《抱紧病弱反派夫君的大腿》全文章节姜清雅,姜姜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抱紧病弱反派夫君的大腿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朴实的干饭人

简介:穿书这么潮的事情居然也轮到了自己,姜姜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得罪了哪路神仙!!!她成了代嫁的替身,却在出嫁的路上也逃婚,间接导致病秧子反派家破人亡,最后被黑化后的病秧子直接灭了全家,自己也惨死,只剩女主和他纠缠不休。\n为了活下去,姜姜觉得必须先抱紧反派的大腿,然后帮助反派完成心愿,坚决夺回女主,冲呀~\n唉~唉~唉~这反派这么不去缠着女主呀,老腻歪女配怎么回事呀!!!

角色:姜清雅,姜姜

《抱紧病弱反派夫君的大腿》全文章节姜清雅,姜姜小说免费阅读

《抱紧病弱反派夫君的大腿》第1章 穿书,嫁人免费阅读

“小姐,小姐,快醒醒!”耳边传来一阵慌乱的叫喊声。压低的声音很急切!

姜姜被她急切的语气惊醒,猛然坐正。

“谁?!”姜姜被吓了一跳,她睡得好好的,怎么忽然听见有人在喊?发生什么事了?哪里着火了吗?

谁知睁眼就是一片刺目的红,也不知道眼前是什么东西,她抬手想掀起来。

“别!”一只手连忙抓住她的手腕儿,阻止她接下来的动作。

“小姐你可想好了,若是真的要逃婚,再把盖头揭下来。”青丘忧心忡忡,她并不希望小姐逃婚,女子孤身在外太艰难了。若是回去了,大小姐倒是能免受责罚,可她家小姐恐怕不死也要脱层皮。

“逃婚?小姐?”姜姜听着两个陌生的词,觉得有些不对劲。

“什么情况,这是在拍戏吗?我一定还在做梦!!!”姜姜嘀嘀咕咕的自言自语着,

她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可是头上的东西好像就是红盖头!这真实的触感,好像有些不对!!

看着眼前晃动的流苏,有些惊疑不定。心一狠,使劲地掐了自己一把,差点痛得猛叫出声。

应该在家睡觉的她,怎么忽然来到了这个奇奇怪怪的地方。

“小姐你可要想清楚,表少爷并非良人,他不愿接纳你,你就是走了又能依靠谁?你若真是逃了婚,以后可怎么办?”青丘有些不平:“小姐,你若回去,夫人容不下你啊!”

姜姜脑袋极速运转,快速衡量了一下,现在这个状况太超乎她的想象,为今之计,只有按计划往前走了,不然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真不知该怎么办。

外面的骚动还在继续。

“快,一定要保护好新娘子!”

“他娘的,平日里护送的新娘子也不少,怎么就偏偏今儿遭殃了……”

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

他们该庆幸体弱的新郎没有来吗?不然要保护两个柔柔弱弱的人更麻烦!

“外面发生了何事?”姜姜询问道。

“没事,大小姐找过来抢亲的人,不会伤害到小姐。小姐,你……真的要逃婚吗?”青丘欲言又止。

“这个婚,不逃了。”姜姜实在有些头痛,也不知道现在究竟是什么状况。但是听了她的话,知道逃婚不是明智之举。

“好!”青丘兴高采烈的应道。

不过她也不想看见小姐不高兴,低低的道:“小姐可以再考虑考虑,若是真的……想逃婚……大小姐还会派人来,咱们就等下次。”

虽然青丘不想小姐在外颠沛流离,但是更不想看到小姐不开心。要恨就恨表少爷吧!小姐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没有担当的东西?!

“嗯。”姜姜头疼的越来越厉害,才发觉自己刚刚不是错觉。她无力的靠在车厢上,等着这阵疼痛的感觉过去。姜姜一动,就有一个瓷白的瓶子掉落在车内,不过无人注意。

过了片刻,姜姜发现自己的脑子里忽然多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姐姐姜清雅,母亲姜华氏,父亲……

豁~,这些都是什么?

她仔仔细细的把这些记忆扒拉了一遍,却发现这些记忆残缺不全,只是零零碎碎的一点点儿。

“小姐,其实如果嫁给南公子也没什么不好,他虽然身体差了些,但是名动溧阳,听传闻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儿郎。”青丘天真的道。

“南公子?”

“对呀,南司镜南公子,要知道所有人都称赞南公子翩翩公子,朗朗如月,貌胜潘安……”

翩翩公子,朗朗如月!

如果美貌有罪的话,他定是无期徒刑加死刑一万年!

姜姜猛得想起这句话,立马就坐直了。神经都绷紧了。

她刚刚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儿,现在总算明白了。

姜清雅,南司镜!!!

这不是前几天她看的那本小说里的人吗?难怪觉得有些奇怪,当初看完那本小说,就是因为那里面的炮灰女配和她的名字一模一样。当时她还吐槽了一阵。

在那本书里女主姜清雅从小受尽宠爱,不满南司镜体弱多病,但又碍于婚约,就找妹妹替嫁,然后在中途又帮助妹妹逃走。

最后新娘没了,这桩婚事直接导致南司镜的父母抑郁而亡,最后被得势的南司镜几乎灭了满门!

姜姜赶紧拍了拍受到惊吓的小心脏。我的妈呀,幸好刚刚没有逃婚。不然过不了多久,她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如果说刚刚还有点小心思,现在就安静的像只鹌鹑,一点儿都不想逃婚了。

两家本是世交,但无奈南家远在锦城,而姜家着因为生意在江南发展,姜姜有了半月有余才到南家。

耳畔是蜡烛噼里啪啦的燃烧声,姜姜不知是该激动还是该叹气。老天爷可真是待她也太好了吧,在现实世界连异性的手都没牵过,到书里直接送了一个便宜夫君。

真有点欲哭无泪!

心里正乱着,忽然传来一阵推门声:“少爷……”

“你下去吧。”南司镜轻轻的咳了两声,随手将房门关上了。

他这具身体有些不中用,折腾了今天一天,就有点体力不支了。还要靠下人扶着,真是颜面尽失。

南司镜苦笑,幸好她看不见,唉~,也苦了她,要嫁给他这么一个废人。

南司镜费力地走到姜姜面前,顿了顿,最后还是伸手将她的盖头掀了。

不知她是有些害羞还是为何一直没有抬起头,南司镜只看到一个乌黑的发顶。

“咳咳……”南司镜忍不住又咳了两声,慢慢在她的身旁坐下。

他和姜清雅是三年前定下的婚约,那个时候他还不像现在这么体弱,只是比旁人稍弱一些罢了。不像现在,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

父母听了住持的话,要他和姜清雅定亲,那年姜清雅十二,他十四。

他那个时候有些不太愿意,那么小的年纪就定下婚约,着实有些荒唐。可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里有他置喙的余地?

现在看来倒是他拖累了她。

南司镜轻叹一声,事已至此,唯有以后多补偿她了。

“舟车劳顿,辛苦你了,我听随亲的队伍说途中好像有些不太平,你没事吧?”南司镜温声道:“我这几天身体有些不适,所以未能迎亲,你不会怪我吧?”

他这次成亲着实有些匆忙。说句不好听的,就是为了冲喜。看着他不太好了,爹娘才舍下颜面让姜家尽快履行婚约。

他原本不想拖累姜清雅,可是又不忍爹娘伤心。他想着等姜家主动解除婚姻,就算他来背骂名也没关系。

可是等着等着两个人就成亲了。

姜姜心一跳,他上来就说那些事,是不是他察觉到了什么?

姜姜简直吓傻了好吗?

面前这个可是超级大反派,书上怎么说的来着?

美若谪仙,性情温良!坑了别人,别人还要对他千恩万谢。

你不惹他,他就是一只优雅高贵的布偶猫,你一动他,他就变成了一只老虎。

只要他想知道的事情,从来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南司镜看着一动不动的新娘,微微勾唇,美如冠玉的脸上漾起一抹柔光,眉间一点朱砂在烛光映照下,美的不似凡人。

“嗯?”南司镜见她不回答,脸上的笑意收了收。

他的耐心不多,说话从来不喜欢重复第二遍。

“我没事~”姜姜听出他不高兴,小声回答。一抬头就撞进了一双幽深的凤眸中。

南司镜瞳孔一缩,不敢置信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姜姜,脸上的笑意彻底消失了。

“姜……”南司镜抿了抿嘴,脸色有些苍白。

姜姜沉迷美色,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神色。心里在不停的土拨鼠尖叫。

啊啊啊——

啊——

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人长得这么好看!

他脸色苍白,病态羸弱,因常年不见太阳,肤色极白。

狭长的凤眼波光流转,长眉间一点朱砂,美若谪仙。

现在她总算体会到了什么是人间绝色,要放现代,有哪些小鲜肉什么事。

姜姜是个资深颜控,最喜欢看那些漂亮的小哥哥,可是现在想起来,那些人和他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咳咳……咳……”南司镜一激动,压抑的咳嗽声再也忍不住了。

姜姜小心翼翼帮他拍了几下后背,担心的道:“你没事吧!我去帮你倒杯水。”

南司镜看她慌乱的样子,眉头轻动,沉吟了一下,道:“该饮合卺酒了。”

姜姜关心道:“你先喝点水吧,合卺酒不急,现在暮春时节,容易……咳嗽。”

南司镜垂眸,手不自觉地握了起来,朝她浅浅一笑:“我不止暮春容易咳嗽,常年都是如此,怎么,你家没人告诉你?姜、清、雅。”

“那又怎么样?又不是你想这样,好好保重身体,总有一天你会好的,相信我,不会太远。”姜姜信誓旦旦的道。南司镜生病本来就很痛苦了,不能再给他压力。

当然,她说的都是实话。

在书中,一年后南司镜会遇到一位神医,就因为有了他,南司镜才能活下来。

南司镜有一挚友,在南家家破人亡之后,一直细心照料,派人在外寻访许久,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遇到了一个可以救治南司镜的神医!

经过很长时间的努力,神医也的确治好了南司镜。

南司镜静静地看了她一眼,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的道:“就算好了,也是你的功劳。爹娘很相信住持的批语,说你八字好,我若是真的好了,肯定是夫人旺我。”

姜姜直接呆了。

难怪书中逃婚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古人迷信不只是说说而已。南家相信姜清雅是南司镜的救命稻草,可忽然有一天这根草没了……

但是她不是姜清雅呀,没有这种神奇的命格。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