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虐渣总:纪夫人今天又跑啦!》全文章节纪骁南,佟念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爽虐渣总:纪夫人今天又跑啦!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初笙向荣

简介:【虐渣总文+火葬场】\n  佟念爱了纪骁南十年,承载着她年少的欢喜。只不过最后却被纪骁南碾碎了一身的傲骨,烂在了泥泞里面。\n  纪骁南:“你就算是烂了,碎了,也只能够在那里就这样下去……”\n  最后纪骁南看着佟念对另外一个人笑了,那样的璀璨,一如当初那个爱着他的她。他才明白原来那个满心满眼都是他的她不在了。\n  风过无痕,情落无根。

角色:纪骁南,佟念

《爽虐渣总:纪夫人今天又跑啦!》全文章节纪骁南,佟念小说免费阅读

《爽虐渣总:纪夫人今天又跑啦!》第1章 不要这个孩子免费阅读

“我不是,我不是,精神病,我,没有,精神病,没有啊――”

佟念脸色煞白,目眦欲裂,眼尾赤红泛着泪光,瓷白的皮肤下冒着冷汗,绝望的挣扎着,因为大脑一片空白,断断续续的解释着。

她纤细的手臂被两个看护紧紧扣着,强制性的带她上去往精神病院的车。

佟念裂目,挣扎着扭曲的身体,侧头想要对身后的纪骁南再说点什么,可是却看到纪骁南转身离去的冷漠背影。

她的心伴随着一种失重感坠入了深渊,血液刷刷的窜到脚底,解释的话到了嘴边却难以启齿,半响爆发:“骁南,不是我,我没有做,真的不是我啊――”

可是纪骁南却没有回头,走的那么的决绝,没有一丝的心软,只有一个冷漠的背影消失在她的眼底,让佟念解释的声音瞬间如鲠在喉潸然泪下。

他……

不相信她……

他们那么多年的感情,他还不知道她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佟念眸光看到了一旁看着好戏的云雅,怨恨的看着云雅。

这一切都是她陷害她的,根本就不是她做的。

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这样做,为什么?!

可是没有机会了,佟念被强硬的塞进了车里面。

佟念透过车窗,只看到云雅嘴角笑意盈盈,得意至极的样子。

佟念铺上了车窗,对着云雅的方向激动想要问:“你……”为什么这么对我,我们不是好姐妹吗?

“老实点!”护工把佟念的身体按了坐在椅子上。

佟念的眼神还是看向了刚刚纪骁南离去的方向,她多么希望纪骁南能够回头看一看她,心软一下。

只不过那背影实在是灼烧她的眼睛,牵掣扯痛着她的心。

车上很安静,安静到空气凝固压在了她的心口,佟念眸光涣散,肌肉紧绷着,喉咙如异物的卡涨感,她知道一旦被送进精神病院,她这一辈子就可能就出不去了。

她不能够坐以待毙,她不能够听天由命!

佟念双手紧握着,想要按下那紧颤抖的手,可是却抖得越发厉害了。

佟念不断交替搓握着手,细细密密的寒从骨缝深处溢出。

佟念眼中闪过坚定,看护打开了车门,佟念看准了时间,趁着看护毫无防备的时候,用尽力气推开了看护,急忙的就往前面跑。

看护没有想到刚刚在车上一动不动沉默不语,仿佛认命了一般的人瞬间会爆发这么大的力量。

“快!快!快!!人跑了!!”一个看护看着这一幕急忙叫唤。

佟念漫无目的的跑着,可是这个精神病医院很大,她根本没有来过,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跑,只能够慌乱的里身后的人越来越远,她才能够感受到心安。

佟念突然之间停下了脚步,脸色煞白身体惊恐的后倾。

佟念紧绷的扭动脖子往周围看了看,竟然都是这个医院的护工,心里面生出一抹无力绝望。

被包围了。

佟念脚底仿佛被钉在了地上,沉重到抬不起脚,力气被抽离。

一群人朝着她走了。

“你这个贱-人,跑什么跑?”说着刚刚被佟念推倒的男人就给了佟念一巴掌。

佟念被打倒在地,眼冒金星,世界仿佛都旋转。

两个护工解气的对着佟念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佟念硬生生的挨了几脚,沉痛的闷哼了好几声,随后脆弱的蜷缩着抱头自我保护。

好疼……

此刻她的的感受只有疼,没有其它,倏的肚子一阵刀绞般的下坠感,她感觉有什么从她的腹部留下。

“她流血了,快住手。”

一旁的护工惊惧,敢忙的说。

两个护工回过了神,看着滚烫的鲜血从她的腿流出,血染白裙。

一时间看护眼底的暴戾消失殆尽,变成了害怕。

纪骁南此时在书房,李秘书接到了通知,脸色急切的快速禀告:“总裁,精神病院那边传来了消息,佟小姐怀孕两个月了,昨天她逃跑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动了胎气。”

纪骁南脸色阴凉,拧眉,沉默了片刻,薄唇残忍的轻启,语气带着平稳到冷漠无情:“吩咐下去,打掉。”

他和佟念发生关系,还是被她算计的。

没有想到就那么的一次,竟然就让她怀孕了,她不是说自己吃过了避孕药了吗?

那么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她竟然欺骗自己。

果然是满嘴谎言的骗子!

纪骁南的眼尾微眯泛起了愠怒的猩红。

佟念梦到纪骁南来救她了,还说相信她,要带她离开,这一切都是假的,刚刚她经历的都是假的,都是噩梦。

佟念嘴角带着笑意,跟着纪骁南,慢慢的眼前一切都明了了起来。

“你有一个月的身孕了。”医生和蔼的道。

佟念下意识的身手覆上了自己的肚子,眼底满是激动开心,忐忑的呢喃:“我有孩子了?!”

喜悦让佟念一时间大脑混乱。

“嗯,你要小心一点,不要再急急忙忙的,要不然这个孩子就保不……”

砰――

佟念病床的门被打开了。

“她的家属要求打掉这个孩子。”

佟念嘴角的笑意还没有消去,就这样僵硬在了嘴边。

“你们说什么,假的吧!怎么可能!不可能的!!”

佟念扯着笑,脸色煞白,大声的的告诉着别人,也告诉着自己。

佟念的手被一股大力扯住,佟念瞬间惊醒,一只手护住了肚子尖锐的咆哮道:“你们是谁,故意伤害他人是犯法的!是犯法的!!是犯法的啊!!!”

没有人听她说话,直接过来架着她,生拖硬拉。

佟念见说不听,眼中划过惊惧,人在危险的时候爆发力是出乎意料的,一时间他们几个男人还带不走一个女人,扯拉的过程中,她眼尖的看到了一旁的医用推车上面有着一个手柄小,柄身细长锋利的医用剪刀。

佟念拼尽全力一口咬在了拉着她的男人的耳朵上面的,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她的唇,在她苍白的脸上越发的明显。

“啊啊啊――”

男人松开了对佟念的禁锢,佟念趁机对着另外一个男人的下半身一踢。

佟念学过一点散打,力道不大,但是胜在用的巧妙的,男人疼痛的弯下了腰。

佟念扑了过去,转眼之间拿着了一旁的剪刀,抵住了自己的脖颈,决然,嘴角红色的鲜血泛着妖冶。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

“你冷静一点。”

带头的人一看,不得了了,出了认命就不好交代了,急忙劝说。

“家属?!怎么可能?!我的家属不会要求我打掉自己的孩子。”佟念不愿意相信,试图和面前的人交谈:“谁派你们来的,我可以给你了双倍的钱,不!三倍,只要你们不要动我的孩子,我可以给钱,给很多很多的钱的……”

带头人眼中闪过不忍:“是纪总吩咐我们来的。”

空气凝固了下来。

“哈哈哈……”

佟念发出了大笑,笑着笑着泪水却流了下来。

“你们在逗我吧,怎么可能,那是我老公,我老公啊!他怎么可能会……”

带头的看着佟念一副癫狂不肯相信的样子,把事情跟李秘书说了一声。

李秘书恭敬的道:“总裁,佟小姐拿刀抵着自己的脖颈威胁不能打了她的孩子。”

“那就开一个视频过去,我倒是想要看看她又玩什么花招。”

李秘书开了一个视频过去。

“把视频给佟念看。”

男人照做。

佟念看着手机里面的纪骁南,涣散的瞳孔慢慢的焦距,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瞬间眼眶就红了,委屈至极。

“骁南,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怀孕了,我怀了宝宝了,我们两个人的宝宝,我们的宝宝……”

“所以?”佟念紧绷着神经防备的看着周围,背紧贴着墙,没有注意到纪骁南话语之中的凉意。

“所以你带我回家好不好?这里好冷,这里的人都好凶,我不喜欢这里,我真的不喜欢,你带我回家,你带我回家!带我们的孩子回家,好不好,好不好啊?!”佟念眼底满是期盼和渴望。

“这个孩子是你算计来的,我不要,我已经安排好了手术,你自己去,省的自己难堪。”

纪骁南阴鸷凉薄的声音一字一顿带着厌烦的道。

佟念眼中的光瞬间湮灭,泪如雨下,紧抿苍白的唇颤抖的轻启,颤抖道:“不!!骁南哥哥,你不要这样对我,好不好?我可以离婚的,对,我可以离婚的,我可以不要一切,我可以不缠着你了,求求你,求求你了,不要打掉我的孩子,他是无辜的,你怎么对我都可以,我只想要这一个孩子啊!!”

纪骁南看着被泪水糊了脸的佟念,细长浓厚的眉宇微向下蹙着,难以忍受般道:“够了,我的孩子,你想要带走,你凭什么带走!你有什么资格带走!”

把我的生活搞得一团乱,拍拍屁股就想要走人,他脸上写着我很好玩弄吗?!

纪骁南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激动,捏了捏太阳穴。

“不用管她,她有本事就把剪刀插进去,死了再跟我说。”

不给佟念说话的机会,纪骁南就烦躁的挂断了视频。

佟念呆呆的无措的愣站在原地,没有想到纪骁南就这样挂了电话,就这样挂了。

他让我死,他想要我死了……

佟念的心口被插进了一把无形的刀,脸色苍白如纸,唇无血色,眼睛翻滚着炙热的泪水。

拿着见到的手骨越发泛白,颤抖。

佟念的心口绞痛,眼前阵阵的发黑,带头人趁机一把夺过了佟念手中的剪刀。

佟念手心一空,瞳孔惊惧,仿佛是被按到了什么按钮,蹦的一下就挣扎着去把抢回剪刀。

佟念被人捏住了手腕,从深渊泛着寒凉手,猛然抓住了她,一把推她坠入了无边的黑暗。

“看好她。”带头人冷冷的吩咐一声。

“要是在让她闹出什么幺蛾子了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

作者有话说:

本书是虐文,小可爱们会疑惑书名,但是需要虐其渣,必先虐其妻(来自亲妈的笑,你们懂的啦~)本文背景架空,请勿深究,不喜勿喷,人物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