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996:我要当富翁》全文章节刘江河,刘江山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1996:我要当富翁

小说:都市

作者:惊天的豹文

简介:功成名就的娱乐大亨刘江河意外回到了96年,工作被顶,唯一疼爱他的母亲面临死亡,他也面临被逐!人生重来,他要抓紧一切时间挣钱,救下母亲,让她过上好日子。当然,还有追到上一世被他负了的妻子!

角色:刘江河,刘江山

《重生1996:我要当富翁》全文章节刘江河,刘江山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1996:我要当富翁》第1章 这是1996免费阅读

“刘江河,你这个没出息的废物!”

“老子话都已经说出去了,你却没进轧钢厂,你让老子的脸往哪放?”

“就你这怂样,还敢喝酒,我打死你个扫把星!”

碧水轧钢厂的家属院,一间破旧的屋子里,传出一阵歇斯底里的咒骂。

地上到处都是摔碎的酒瓶、碗、杯子等东西,玻璃碎渣撒的到处都是。

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打着酒嗝,摇摇晃晃,指着一个地上躺着的年轻人骂道。

年轻人同样满身酒气,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刘长发絮絮叨叨骂够了,摇摇晃晃倒在破旧的沙发上,拧开了收音机,不久睡着了。

几分钟后,躺在地上的刘江河似乎醒了,非常艰涩的想要睁开眼睛。

脑袋昏昏沉沉,嗓子里像冒了烟儿,他胃里火辣辣,有种想吐的感觉。

尝试了几次,他终于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入目,又破又旧的屋子,屋子里的墙皮脱落了好多,桌椅板凳又破又烂,地上烂糟糟的一片。

“我不是在楼顶喝酒吗,这是哪儿?”

迷迷糊糊间,墙上的一张半新的海报,吸引了他的注意。

海报上油印着一片向日葵,金黄金黄的,向着太阳,上面有几个粗体的艺术数字:1996。

1996?

刘江河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踉踉跄跄,踩着玻璃渣子,走到海报面前。

海报的版式很古老,比较模糊,印刷比新社会的海报差远了。

这里是老屋!

他好多年没回来过了,咋到这里?

“听众朋友们,今天是7月19日,第二十六届奥运会今天在亚特兰大开幕,我国体育健儿……”

这时,收音机里的一段消息,吸引了他的注意。

第二十六届奥运会,亚特兰大?

刘江河脑海里轰的一下,第二十六届奥运会不是1996年就召开了吗?

循着收音机看去,他看到了沙发上躺着的刘长发!

啊?

老刘不是早就喝酒喝死了吗,怎么还活着,而且变得这么年轻了?

看来心情不好就容易喝醉,竟然会梦到这个酒鬼,真是晦气。

他使劲揉了揉眼睛,再次朝沙发看去。

刘长发还是四十多岁,腿上套着一条蓝色大裆裤,上身是一件红色的背心,胸口还补了一小块!

我靠!

这到底怎么回事?

刘江河一个机灵,酒被吓醒了大半。

踉踉跄跄,他找到了洗脸架上的一块镜子。

镜子的边框是木头做的,红漆早已斑驳,露出了原木的颜色。

镜子里,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年轻人,二十多岁,眼里布满血丝,脸上还有五个鲜红的指头印。

上半身是一件灰布的半袖衬衫,下半身是一条土黄色的的确凉裤子,脚上是一双黄胶鞋。

“这是我?!”

刘江河看着镜子里年轻的自己,瞳孔骤然紧缩。

啪啪——

他扇了自己两个耳刮子,又使劲掐了掐自己的脸颊,但一切都显得这么真实。

卧槽,这是……重生了吗?

他发疯似的,翻找到了墙上的挂历。

7月19日,1996年!

亚特兰大奥运会的开幕式的日子!

他对这一天记忆深刻,因为这一天是他永远的痛。

因为这一天,他的妈妈,刘家对他最好的人——张亚兰出事了!

从这一天之后,他和整个家庭的命运与关系都被改写,最终形同陌路。

“妈,不能出事,不能出事,你千万不能出事!”

他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朝门外冲去。

不管重生是不是真的,哪怕是在梦里,他都绝不能让悲剧再一次重演!

刚冲出门,就和一个人正面相撞在一起,差点把来人撞倒。

“刘江河,你眼睛瞎了,急着赶去投胎啊?”

门口,一个穿着花里胡哨的年轻人,年纪和刘江河相仿,破口大骂起来。

他是刘江河名义上的双胞胎弟弟,刘江山。

因为刘江河太窝囊,平常没少受他欺负。

此时此刻,刘江河也顾不上和他置气,一把揪住了他。

“刘江山,咱妈呢,你知不知道咱妈去哪了?”

可能是被他突然爆发的气势镇住了,这一次刘江山没敢再骂他。

“说是……去找轧钢厂的副厂长王贵民了吧……”

啥?

已经去找王贵民了?

刘江河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慌了神。

他粗暴的推开刘江山,骑上刘江山刚刚停在院子里的永久牌自行车。

却发现自行车链条断了,他撂下自行车,撒开脚丫子就跑。

妈,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你等等我!

看着刘江河的背影远去,刘江山唾了一口,骂骂咧咧的扶起了自行车。

“扫把星!祸害了这么多年,赶紧去投胎吧!”

家属院距离轧钢厂有一段距离,刘江河一路飞奔冲刺,跑得浑身都湿透了。

但他现在必须争分夺秒,和时间赛跑。

在他的记忆里,张亚兰因为他招工被顶替的事情,去找副厂长王贵民求情。

后来张亚兰就喝了农药,不治身亡。

厂里给张亚兰定了工伤,发了一笔赔偿金,还给刘江河一个顶班的名额。

刘江河后来无意间翻找到了一张病历,才知道张亚兰查出了乳腺癌,为此还大哭了一场。

那个顶班名额,刘长发没有拿给刘江河,花钱托关系用在了刘江山身上。

这件事把赔偿金花得七七八八,窝囊的刘江河没得到一分。

然后刘长发又把他赶出了家门,自生自灭。

刘江河发达后,像躲避瘟神一样躲避刘家人,不和他们往来。

刘长发过世时,他才第一次露面,显摆了一回,出了一口恶气。

王贵民住得也是轧钢厂的家属院里,叫领导院,和刘江河他们住的普通家属院是分开的,自成天地。

领导院里,打扫得非常干净,楼下还有修剪得整整齐齐的绿植,和不少锻炼器材。

“去去去,这里是领导院,一边闲逛去!”

领导院门口有保安,看到刘江河跑得气喘吁吁,臭着脸拦住了他。

平常他就负责把守领导院的大门,就是为了防止一些闹事的工人进来。

看到刘江河这幅模样,他把刘江河也当成了闹事的工人。

“我找王副厂长汇报重要事情,这可是大事,你踏马担待得起吗,滚开!”

刘江河心急如焚,一脚踹开了保安,骂骂咧咧的说道。

保安一滞,确实被他的气势给镇住了,真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乖乖的让开了。

刘江河一口气爬上三楼,冲到王贵民的家里,使劲拍打着门。

“王贵民,我是刘江河,你赶紧给我把门打开!”

“妈,你别怕,儿子回来了,以后谁都不能再伤害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