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医战神绣春刀》全文章节梅姨,江清山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妙医战神绣春刀

小说:兵王

作者:笑谈红尘

简介:”打了就打了,再多说一句,小爷打不死你!“\n\n八年光阴,稚嫩少年变成热血青年。\n\n生世之迷、鉴宝行医、股市争夺、沙场血战、铁血柔情就此展开……

角色:梅姨,江清山

《妙医战神绣春刀》全文章节梅姨,江清山小说免费阅读

《妙医战神绣春刀》第1章 小道下山免费阅读

青山城,大楚西部最美丽、最繁华的都市。

山清水秀、人杰地灵不足形容她的灵秀。

只有那一句:“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道尽了她璀璨辉煌的历史。

初夏的青山城,还没有那么炎热,光亮整洁的马路上车水马龙。

靠边的人行道上,一个行色匆匆的小道士,显得与这座现代都市不那么融洽。

身高大约一米七、八的样子,小平头,一双眼睛格外有神,最主要是他穿着一身粗布道袍。

小道士叫楠山,小名三儿,三岁时就被青山城名门望族江家所收养。

到了十五岁那年,又随江家老祖宗江别鹤江老神医,去了青城山习武学医。

一去八年,当初的少年变成了青年。

脱去了脸上的稚气,俨然成了青春阳光的帅小伙。

此刻,楠山非常激动。

提着大包小包土特产,急匆匆往记忆中的家赶去。

转过熟悉的街角,蓝山呆呆地望着不远处幽静的小院。

“我回来了,我终于回来了呀!”

深山老林习武、学医一晃八年,青春萌动的楠山感觉自己都快疯了。

此刻,看到久别家,心中呐喊着就往小院跑去。

还是老院子、还是老槐树……

不同的是曾经在老槐树下晃荡秋千的楠山。

站在小院门口,楠山又好一阵发呆。

突然,熟悉的声音不远处的堂屋传来。

“大伯,远山他关在里面都三天了,你就行行好,把他保释出来吧。”

“弟妹,不是我不想保他出来,保出来了没钱还给王家,真是浪费呀。”

“大伯,远山出来了,我们可以再想想办法……”

是梅姨和大伯江清山的声音。

接着又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

“二婶,王家说了,只要若梅跟他家儿子订婚,欠的债好商量。”

“不行,我不同意,你二叔也不会同意。”

梅姨回答得很坚决,声音马上又急促起来。

“婷婷,你做什么,说话就说话,你推我做什么?”

楠山几个大步就踏进了堂屋。

看到眼前的景象,顿时心头火起。

只见大伯家的小女儿江婷婷正推搡着坐在轮椅上的女人。

大伯江清山站在一旁却无动于衷。

楠山一眼就认出轮椅上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从小抚养他长大的二婶梅姨。

二话都没有说,扔下了手中的大包小包。

一把抓住江婷婷的胳膊,直接甩了出去。

也不管她跌倒没跌倒,蹲下身子就问:“梅姨,您这是怎么了,您的腿怎么了呀?”

楠山声音有些颤抖,甚至还带着哭腔。

“三儿,你回来了?”

梅姨仔细看了看楠山,不敢相信地问。

这时,大伯却吼了起来。

“楠山,你发什么疯,一回来就打你妹妹。”

楠山扭头瞪着江清山。

“谁让你不把她管教好,她欺负梅姨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吭声?”

楠山之所以对江清山一点都不客气,是有原因的。

当初,爷爷把他捡回来时,本来是交给江清山在抚养。

但是江清山一家对他非常刻薄,不是打就是骂,还经常不给他饭吃,生活比起小乞丐都不如。

后来,二叔和二婶实在看不下去,才把小楠山带到自家抚养。

每每想起大伯江清山一家,楠山牙齿都咬得咯吱响。

此时,楠山狠狠地说道:“我打她是轻的,惹急了小爷连你都打。”

“你敢!”大伯怒吼,“搞邪完了,你敢动手试试。”

“动手就动手,你看小爷敢不敢!”

楠山站起来就要冲过去。

梅姨一把拉住了他。

“三儿,别冲动,我正和你大伯商量事情呢。”

“没什么好商量的了,弟妹。”大伯气冲冲地说道:“如果你家若梅不与王家二公子订婚的话,这事情没法解决。”

“若梅,订婚?”

楠山好奇地问:“梅姨,这是怎么回事,订婚还用上逼迫了吗?”

“谁逼她了,楠山你刚回来什么都不知道,别乱扣帽子。”

江清山板着脸说:“谁叫老二不争气上了别人的当。”

楠山越听越不明白,订婚跟二叔上了别人的当有什么关系。

“梅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楠山急忙问。

梅姨眼泪“刷”地一下就下来了。

“你二叔被别人做了套,公司欠了王家一大笔债,王家同意暂时不催我们还,但是又提了条件。”

楠山试探着问:“条件就是让若梅妹妹嫁入他家吗?”

“嗯!”

梅姨点了点头。

“可是,王家那小儿子是青山城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吃喝嫖赌五毒俱全,我不能把若梅往火坑里推呀!”

楠山总算明白了怎么回事,冷冷地瞟了瞟江清山。

接着又问梅姨:“爷爷和若梅呢,怎么没在家里?”

梅姨抽泣起来。

“三儿,你爷爷病了,若梅在医院照顾老爷子……”

楠山心头一沉,扭头质问江清山。

“二叔怎么会被关起来,经济纠纷还不至于这样吧?”

“再就是爷爷的病到底怎么样了,你当老大的不管吗?”

江清山气得脸色铁青。

大声吼道:“混账,有你这样跟长辈说话的吗?”

楠山狠狠地瞪着他,声音也大了起来。

“长辈,你配这两个字吗?回答问题,不然小爷今天打死你。”

“反了,反了,还有王法吗?”江清山大声怒吼。

“王法,我师傅是江家的老祖宗,他说拳头就是王法。”

说着,楠山又提起了拳头,江清山吓得连退两步。

梅姨赶紧又拉了拉楠山,生怕他真的去打江清山。

“三儿,可不能胡来。你二叔还被关着,爷爷还在医院里,千万别再闹出事来。”

楠山不甘地点了点头又问道:“爷爷的病到底怎么样?要不要紧?”

梅姨面露苦涩地摇了摇头。

“老爷子已经病了很长时间,钱花了不少,医生也没检查出具体的结果。”

“这些日子更是时不时地就昏睡,真怕他老人家就这样走了。”

“三儿,要不你联系一下你师父,老祖宗号称不死神医,一定可以救活你爷爷。”

楠山摇了摇头。

“不用了,爷爷的病我来治,二叔的钱我来还。”

听到楠山的话,江清山不屑地摇着头。

“呵呵,就凭你一个刚下山的穷小子?还钱?2000多万,怕是你做梦都没有见吧,哈哈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