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农女之被赶上嫁》全文章节洛雨,林云娘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农女之被赶上嫁

小说:种田

作者:香芋要加冰

简介:洛雨6岁被穆家收养后改名穆安,在她14岁遇到风光霁月一身书生气的顾萧的时候,她以为自己此生除了顾萧,不会再爱上别人,也以为自己会和顾萧走到最后。但她错漏了自己6岁前的人生,16岁被亲生父母以养父母生命为要挟,强迫回到京城,此刻的她并不知道所谓的亲生父母的算计。而她向来厌恶的乔煜枫却为了她与家族决裂,一路追到了京城,求得赐婚强娶了她彻底打乱了洛家的计划。

角色:洛雨,林云娘

《穿越农女之被赶上嫁》全文章节洛雨,林云娘小说免费阅读

《穿越农女之被赶上嫁》第1章 这是哪里?免费阅读

洛雨一睁眼,看到的就是铺着筒瓦的屋顶,再转头看了看屋内略旧的陈设,还有四周的土墙,心里只觉十分奇怪。她不知道这里是哪里,除了脑袋有点疼也没有感觉到身体其他部位有任何不适感,按理说她应该是死了的。可眼前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呢?

这屋内的摆设和穿透窗户缝隙照进来的阳光,也不像是地府。

她抬手想挡一挡刺眼的眼光,却看到了一双约莫五六岁孩童大小的手,莫非,她重生了?

以前她也没少看重生穿越类的小说,但她从未想过这一切会发生在她身上,她并不希望有来生,更不想要带着记忆重生的来生。

但,老天既然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既来之,则安之吧,上一世她的人生是失败的,这一世或许会不一样呢。洛雨这样想着便干脆起身走出了房门,恰好被正在院子里喂鸡的年轻小妇人看到。妇人正是这家的女主人,叫林云娘,24岁。

“咦,孩子,你醒了啊。”林云娘走近面带关切地问道,又倒了一大碗水,“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洛雨略有些好奇地看着眼前穿着粗布短衫的妇人,现在哪里有这样的衣服?她这是穿越到古代了?洛雨摇了摇头没说话。

“来,乖孩子,先喝口水,我去给你热粥。”林云娘小心地拿着碗给洛雨喂了水就走进了堂屋边的厨房。

洛雨忙说了声谢谢,看林云娘进了厨房,她就走到院子里看了看四周的环境,一座座低矮的泥土房,几乎家家都用篱笆围起来充作围墙,这里的环境还有妇人的穿着,应该是古代吧。

洛雨正思索着,林云娘就端了一碗粥出来,招呼洛雨喝粥。洛雨想上前接过碗来自己喝,林云娘急道:“别动,烫着呢,你乖乖坐着哈,婶子喂你吃。”洛雨觉得眼眶有点发酸,强忍住才没让眼眶发红。

林云娘边给洛雨喂粥边询问她的姓名等信息。

“孩子,你叫啥名啊?”

“家住哪里?”

“怎么会一个人在山上呢?”

“家里人去哪里了?”

洛雨听着有点懵,她原以为这具身体的主人是这妇女的女儿呢。她脑子里并没有任何原主人的记忆,也不清楚这具身体到底叫什么名多少岁数了。

林云娘看她呆坐着不说话,又问道:“你是哪个村的知道吗?我送你回家。”

洛雨听她说要送自己回家,略沉默了一下,就犹豫着说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林云娘看她这副疑惑的样子,心想,难道是伤着脑袋失忆了?之前请村里李大夫过来给她看伤说是伤着脑袋了才会昏迷不醒,如果真是这样……

林云娘觉得有些为难,但她也没什么办法,打算等丈夫穆长庆回来再说。

林云娘素来是个喜欢孩子的,因此更加心疼洛雨,就轻抚着洛雨的头安慰道:“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肚子还饿吗?还饿的话我再给你盛碗粥来。”

洛雨赶紧一脸不好意思地摆手:“不了,谢谢……嗯,婶子,我已经饱了。”叫出这声婶子,她还觉得怪尴尬的,毕竟眼前这妇人看上去也就20多岁,她重生之前年龄可是比她还大几岁呢,但出于礼貌她还是叫了声婶子,就当投胎前没喝孟婆汤吧。

其实乡下妇人因为常年在田间劳作,年龄看上去通常比实际年龄要大上好几岁,若不是这几年日子好过多了,林云娘丈夫又时不时地从镇上买回些脸油给她,她也不可能像现在这般年轻。

林云娘看她这着急忙慌的表情,再配上一张又圆又肉的小脸蛋,还有那跟葡萄似的大眼睛,只觉得的娇憨的紧,“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用哄孩子似的语气道:“那你乖乖在这坐着哦,要不再去床上躺会,我去做晚饭,不要乱跑知道吗。”说完便起身去了厨房。

洛雨跟在身后,想去给她帮忙。

林云娘看洛雨乖巧懂事的样子,越看越是喜欢的紧,怕她在厨房烫着自己,又怕不让她帮忙会让她伤心,只好说鸡还没喂完让她去帮着喂鸡。

洛雨拿着鸡饲料这边撒一把那边撒一把无聊地看着鸡抢食。

一无聊,就容易思绪翻涌,又想起了以前。

她自嘲地笑了笑,又使劲晃了晃脑袋,想把这些思绪给赶出去。

穆长庆一进院就看见他从山上捡回来的小女娃正坐在门槛上晃着脑袋,以为她是脑袋疼了,忙丢下手上的猪肉,满脸关切地上前问道:“咋滴了,是不是脑袋疼了,你赶紧回屋去躺着,我去给你请大夫来。”

洛雨忙上前拉住他的手,这应该是那妇人的丈夫吧,她说道:“不疼,谢谢叔,我不疼,不用请大夫。”

穆长庆手被洛雨拉着,只好蹲下身仔细查看了一下洛雨的头上的大包,反复地问:“真不疼?疼的话一定更要跟叔叔说知道吗?”

洛雨眼眶再次发酸。

这次眼泪没忍住,如洪水决堤般汹涌而出却又悄无声息。

也许是憋得久了,所以只是一个小小的关怀都能让心理防线破开吧。

她明明并不想哭,更不自知自己眼泪流的有多汹涌。

穆长庆从来不知道,原来小孩子的眼泪能有这样多,就像是梅雨时节被打湿了的树枝,滴答滴答的,一滴接着一滴往下落,落到泥地上不出一刻钟就能形成一个小水坑。他也没见过哭的这样凶却不出声的孩子。

林云娘从厨房出来就看见蹲着的手足无措的男人和泪珠子不停掉的洛雨,以为是自己男人吓着孩子了,忙拉过洛雨搂进怀里嘴里乖孩子小宝贝地叫着问她怎么了,她也没哄孩子的经验,但她看村子里都么哄孩子的,也就这样做了。

洛雨觉得有点难为情,都30岁的人了还这样爱哭。拿手背去擦,却好像怎么都擦不干,只能尴尬地笑着。

林云娘看这孩子瞪着两个圆溜溜的眼珠子,眼泪却一直掉不停,更加心疼了,就把洛雨紧紧搂在了怀里,赶了穆长庆去端水来给孩子洗脸净面。

洛雨洗了脸才终于控制住,低着头瓮声瓮气地道谢:“谢谢,我没事了。”

林云娘和丈夫面面相觑,她隐隐觉得洛雨心里是藏了事,一个什么都不记得的小孩子怎么可能会因为几句关心的话就哭上了。何况他男人长得也并不凶相,年轻的时候甚至是村里出了名的俊俏后生,虽说年龄大了晒黑了些,但也只是让他变得更加阳刚有男人味,并不改英俊外表。而且她男人也没有蓄须的习惯,怎么可能吓着孩子呢。

吃了晚饭,林云娘烧了热水要给洛雨洗澡,洛雨可不是真的6岁,让别人给她洗澡哪怕也是个女人,但她还是觉得接受不能,好说歹说才让林云娘歇了亲自给她洗的念头。结果到了睡觉的时候,林云娘却要哄她睡觉,还给她唱起了摇篮曲。唱的什么她也听不懂,但这个场景让她觉得特别温馨。

如果她真是六岁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就好了。

第二天,穆长庆没去上工,整整一天都在附近几个村子还有镇上四处打听有没有人家丢了孩子的。还托了相熟的人帮他留意着,只是始终无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