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少帅》全文章节冯天赐,陈世尊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至尊少帅

小说:兵王

作者:等一束光

简介:陈家郎儿,当世间称尊,护我泱泱大国万世太平! \n 少小离家,荣光满身而归,未曾想一段鲜血淋淋,惨淡的人生摆在他的面前,家族的破灭,养父的郁郁而终如晴天霹雳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痛。\n 妻子怜悯同情的目光,如刀子般切割着陈世尊那颗怒火冲天的心。\n 生而为王,他不过是想兑现自己的天赋,守家护国罢了!

角色:冯天赐,陈世尊

《至尊少帅》全文章节冯天赐,陈世尊小说免费阅读

《至尊少帅》第1章 少帅:陈世尊免费阅读

大华帝国,江南市。

人来人往的凤凰大道上,天空洒落着断断续续的雨点,刺骨的寒风侵袭着整条街道,一道脚步利索的男子身影提着保温饭盒穿行在街道上。

很快,陈世尊来到凤凰大道十字街路口,冲街边黄金行乞地段一位饱经风霜,失去双腿的中年男子面前喊道:“大哥……”

“离我一米远,背对我说话。”

冯天赐看了眼自己身前一张红色写有行乞字样的纸张冲正要走上前来的陈世尊喝道。

“大哥,我不介意……”

陈世尊一脸难受表情盯着冯天赐。

“我介意!”

冯天赐板着脸训斥道:“因为,我只是社会最底层的乞丐。”

“好……好吧。”

陈世尊如往常一样,不经意间将保温饭盒放下,随后走到一边背对着冯天赐开口道:“大哥,你今天叫我过来,所以我特意将饭菜多做了点。”

“你以后别这样了,萧家人又不傻,被他们发现会不高兴的,不要因为我这种人而惹得萧家不高兴。”

冯天赐看了眼保温饭盒摇头说道。

“对了,大哥你今天喊我来有事吗?”

陈世尊不想再跟大哥讨论这事,他们之前就因为这事而争论过几次。

“你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嘛?”

冯天赐小心翼翼的将手伸到旁边的袋子里面。

“什么日子?”

陈世尊不解的反问。

“你和弟妹结婚一周年的日子啊。”

冯天赐拿出一样用餐巾纸层层包裹住的东西,递交过去:“拿好。”

“什么东西?”

陈世尊转身下意识的接过冯天赐递交过来的东西笑道:“大哥,你不说我还真想不起来,晚上我给美玲多做点好菜……”

“这是大哥攒了很久的钱,为你给弟妹买的钻戒,虽然你是赘婿,但该有的礼数还是要的,父亲走了一年多,家里什么都没能帮到你,长兄如父,只能为你操持这么多了。”

冯天赐满脸沧桑还有疤痕的脸笑了起来解释道:“世尊对不起,大哥没用,帮不了你什么。”

“大哥,这不行,应该很贵吧?你把这钱留着给倩倩上学,给她买点好吃的,我……”

陈世尊双手拿着被餐巾纸包裹了里三层外三层的戒指,连忙摇摇头开口道:“退了吧大哥,回头我自己工作买给美玲……”

“这本就是我们冯家该为你操持的事情,可如今以我的能力只能为你买个很小的钻戒,听大哥的话,让你娶萧家大小姐是父亲的遗愿,你一定要经营和维持好两个人的感情,不然我以后死了没脸去见父亲。”

冯天赐摇摇头眼睛泛红道:“我知道我没用,但你如果还认我这个大哥,还认自己是冯家人,就收下好不好?”

“大哥……”

陈世尊哽咽着,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千言万语堵在嗓子眼,他忘记了过去甚至快记不清父亲的容貌,可他对冯家的认同哪怕他伤痕累累,记忆模糊也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中。

“别哭,你现在成家了,是个男人了。”

冯天赐挥挥手强忍着痛苦笑道:“头还疼嘛?”

“大哥不疼了,可……可就是想不起过去,我都快忘记父亲长什么样了,最近我想去祭拜父亲。”

陈世尊头微微抬起不让眼泪流下来开口道。

“好,过些天咱们带上倩倩去看爸……”

冯天赐点点头,正要再说什么时。

刺啦——

一辆高速行驶的面包车突然冲了过来,停在了他们兄弟所在的路边。

哐当——

面包车的门打开,一伙凶神恶煞,面容阴狠的人从车上拿着铁棍跳了下来。

为首的是一位帽子斜着戴,留着满嘴大胡子的粗犷男人,他一下车冲上前来就是一脚踹向冯天赐喝道:“臭要饭的,你好的大的胆子,残废了你都敢偷九爷的东西,忘记是谁给你一口饭吃了嘛?将东西交出来,不然我今天将你双手也打断!”

“狗哥,你说的是什么东西?”

冯天赐也没反应过来,就这么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脚,本就双脚没了的他,直接原地滚了个圈,满脸吃痛表情,捂着胸口盯着粗犷男人反问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大哥!”

陈世尊看到大哥被人一脚踢飞,整个人大脑一阵短路,担忧不已的就要冲上前去。

“给老子一边呆着。”

那个叫狗哥的粗犷男人一把拽住陈世尊,他身后下来的两个小弟双手擒住陈世尊,不让他动弹。

“冯天赐,还不肯说实话?很多人都说你去了九爷的房间,拿走了钱和那件东西,而我查了下你的流水,竟然还有钱去买钻戒,你是真的忘记自己什么身份了嘛?一个臭乞丐也配买钻戒?”

叫狗哥的男人走上前,抬腿重重的踩在冯天赐的身上冷然喝道:“将东西交出来,再老老实实跟我去见九爷。”

“是九爷打电话让我去领工资的,我每个月靠行乞帮你们赚了那么多钱,他说要给我一些奖励。”

冯天赐被脚踢得有点胸口气喘不上来,但他还是据理力争道:“而且,我只拿了桌上的钱,没有拿其他任何东西……”

“还在这嘴硬是吧?每个月能给你那点生活费已经是对你最大的仁慈,你这种废物还配奖励?”

狗哥一脸冷酷表情点点头:“给我先打一顿,再不说把她女儿卖去做鸡!”

“狗哥,我没有偷东西,真的是九爷打电话让我去……”

随即,冯天赐便遭受着拳打脚踢。

领工资?

九爷?

原来大哥一直以来乞讨背后都是有个组织,可他怎么会去给九爷办事呢?而现在又怎么会去偷钱给他买钻戒,似乎还拿了什么不该拿的东西。

“滚开!”

来不及多想,陈世尊无法忍受本就失去双腿的大哥还遭受如此伤害,挣脱那两人的手后直接扑倒在冯天赐的身上,任由拳打脚踢招呼在自己身上。

“狗哥……”

正打着陈世尊的小弟连忙皱眉看向狗哥询问。

“可以,冯天赐更在意这个弟弟。”

狗哥点了根烟,深吸一口后扭了扭脖子,从身边一人手中夺过铁棍走上前冷然开口道:“冯天赐,最后一次机会,再不说我就让你弟弟爆头。”

“世尊、世尊听哥的话,你快走,回家去……”

冯天赐看到狗哥举起铁棍对准陈世尊的头,脸色唰的骤变,推搡着陈世尊带着哭求的语气道:“你快走,大哥能应付。”

“大哥,到底是为什么?!”

这一切的变故,令陈世尊措手不及。

“不交出东西来是吗?”

狗哥深吸一口烟后,眼中露出狠厉之色,抬起铁棍就朝陈世尊头上打了过去。

“哐——”

嗡——

这一棍子下来,一股强烈的刺痛感席卷全身,并伴随着头晕目眩,仿佛此刻眼前的场景天旋地转般,陈世尊整个人一下子完全懵了。

“世尊、世尊……”

阵阵撕心裂肺的冯天赐呼喊声回荡在他的耳边,可结结实实挨了一铁棍的陈世尊根本没回过神来。

“嗯?”

此刻,在陈世尊脑海中突然闪过一段段狼烟四起,战火遍地的画面,跟电视剧里面的战争场景一样,可这一切好像又跟他息息相关,似乎是他过往的记忆。

画面中。

青春年少的他背上行囊从冯家出走,坐上了绿皮火车,来到一处军营报到。

参军入伍,为国效力!

从一个新兵蛋子开始训练,渐渐的战争爆发,才两年新兵的他就被迫上了战场……

在一场大型战役中,他们战败了。

但他活了下来,并且救下一位中年人,返回军营才得知那位他救下的中年人是他们这支军团的大帅,北境最大军阀。

从此,他得到了特殊的照顾,大帅也是非常看重他,加上他往后在战场上骁勇善战,一路高升。

最后,在诸国联军展开全面入侵战争前的一段时间,大帅突然宣布重大决定,让他担任军团最高领袖,那年他才28,便被委以重任,不仅他没反应过来,就连军团的战士也没明白究竟为何。

但重大决定宣布之后,大帅离奇消失,他自然而然接过重任,率领军团与诸国联军于黄河地段展开了大华帝国最为瞩目的一场名为‘黄河之战’的经典战役。

那一场战役在他与军团战士殊死搏斗的状态下大败敌军,而他也被全军战士冠以‘少帅’的美称,但万万没想到的是,明明大胜诸国联军,元老院那边在谈判中失败,命令他撤军。

正是因为那次莫名其妙的撤军,导致他们遭遇了诸国联军的伏击,他身负重伤,后有幸被人所救,但头部遭受重创失去了记忆,浑浑噩噩之下,凭借着本能的记忆。

他回家了!

“回家!”

陈世尊突然抱住脑袋痛苦不已的大喊一声,眼角不自觉的落下眼泪。

他想起来了,全都想起来了!

可惜的是,他承诺过全军战士,要带他们平安回家,可如今只有他回家了!!!

——

作者有话说:

新书首发,跪求支持,热血精彩的男人文正在缓缓展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