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剑炉余孽》全文章节呵呵呵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原来我是剑炉余孽

小说:玄幻

作者:引聿禾火

简介:他是三河镇的小铁匠,青梅竹马的姑娘叫胖丫。\n他被送入仙门深造。\n他练功练成了秃头。\n无良道士诓他回家,附赠一名纯良小道童。\n但没成想,回乡之后,诡事连连。\n正牌师傅离家出走,小镇上全都是活死人。\n妖物,阴谋,诅咒,接踵而来。\n当如何破之?\n用带火的拳!\n当笼罩光阴长河之上的迷雾终于消散,他蓦然回首,才发现这个世界是多么的壮阔、宏大,以及残忍。\n——“我叫王景,剑炉余孽!”

角色:呵呵呵

《原来我是剑炉余孽》全文章节呵呵呵小说免费阅读

《原来我是剑炉余孽》第1章 河岸遭遇免费阅读

古堰山是南北走势的,山高峰险。打高处看去,这山就如同一条蛰伏的卧龙,硬生生地横亘在庆州与滁州之间。

西为庆州,东为滁州。

庆州境内古堰山脉脚下,一条长河蜿蜒而踞,在庆州东南流淌数百里后,再向东南施施然过滁州,汇入青龙江。

此河人称曰追龙河。

星夜当空,追龙河西岸,忽的一道嘶哑蝉鸣之声断断续续响起。

一道佝偻身影落在岸边,喘着粗气,面对壮阔汹涌的河水,沉吟不语。

嗖嗖嗖!

三声破空之声在他身后传来。

佝偻身影转过身来,但见三名黑衣人影与夜色融在一起,唯独各自一双招子闪烁精光。

黑衣三人呈犄角之势力,合围上来。

佝偻身影见状,似乎弯下了腰,显得更加矮小,双手一前一后竖在身前,摆出防御架势,脚下动步,缓缓后退。

中间那名黑衣人忽的嗤笑一声,说道:“蝉道人呐蝉道人,你身为蝉妖,不是会飞么,怎不飞过河去?”

右边那名黑衣人接口道:“劝你赶紧把镇守大人的东西交出来,我等或许可以考虑给你来个痛快!”

被称作“蝉道人”的佝偻身影沉默数息,忽的低沉开口:

“我要活。”

“一言为定。”中间那人抚掌同意,“拿来罢!”

显然中间那黑衣人是主事之人。

蝉道人在怀中摸索数下,抛出一个拳头大小之物。

这时对面三人中最左边那人脚下跨出大步,伸手出手去接:

“我来!当心有诈……”

其余二人如临大敌,各自退后一步,身形躬起,全身气机紧紧锁定在蝉道人身上。

“预想中的”意外没有发生。

左边那人稳当当接住了蝉道人抛出之物,掂掂重量,然后迅速打开。

一截干枯的木头,散逸出来气息有些凌乱。

接物那人在那截木头上快速触摸两下,朝同伴二人点头。

下一瞬,中间和右边两名黑衣人疾速暴起,一个运出双掌,另一人起身飞踢,向蝉道人扑去!

蝉道人咬牙怒喝:“你们!言而无信!”

只见蝉道人快速挪身,闪过右边那人致命的飞踢,又暴跳而起,伸长双手,用力迎上了中间那人的双掌。

砰!

双掌相接瞬间,蝉道人身体像是失去支撑,被巨力打飞,倒着向河中坠落。

出掌的那人却脸色剧变!

在掌力交接的瞬间,他分明感受到,对方并未使出全力,而是以借力为主。

他大喝道:“不对!快——”

轰!

话未落音,人已被爆炸出来的强烈气浪掀翻在地!

噗——

他艰难地直起身来,口中吐出几片脏器,咬着血沫道:

“妖丹!”

万万没想到,蝉道人给出的东西竟伪装得如此绝妙,里面还藏了一颗妖丹,出手就直接引爆!

当真是诡诈无比!

这个疏忽造成的后果是,手持妖丹处于爆炸中心的同伴直接被炸成碎肉,另一名同伴来不及躲闪,被爆炸波及瘫倒在地,眼看也是活不成了,自己则是气海和全身筋脉都被震碎,修为全失。

他心中已然一片冰凉,只能瘫倒在地喘着粗气。

片刻后,追龙河中响起哗啦的水声,蝉道人凌空跃起,带出一大片浪花。

轻飘飘落在地上,抖了抖身上水珠。

“说罢,想怎么死?”他居高临下,眼神残忍,脸上露出笑容。

然而就在这一个笑容之间,蝉道人脸上的皮肤却开始寸寸皲裂,一块一块往下掉。

瘫倒在地那黑衣人颤抖起来,艰难抬起手指,惊惧道:“你,你,你……不是……蝉道人!”

“蝉道人”点头,道:“蝉道人已被本仙吃了。”

边说边用手在脸上用力揉搓,露出一张皱巴巴的脸:没有鼻子,仅有两孔,嘴巴极大,中间撅起两边往下撇,嘴角各有一根粗大肉须。

地上的黑衣人忍不住惨嚎起来,似带着无尽恐惧之意,“啊……呵呵呵,吞形鱼妖!”

吞形鱼妖,诡诈,善水,可化形为吞噬之物。

黑衣人明白,接下来自己命运,就是被吞掉!

吞形鱼妖似乎极为享受这只“猎物”散发出来的恐惧之意,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本仙,百变道人,现在要吃你了,人。”

随后两只手勾住嘴角,使劲往后一扯,脸部瞬间变形,嘴巴被越撕越大,露出上下各两排凹凸不平的牙齿。

黑衣人抖如筛糠,艰难的运用脚后跟蹬地,双手支撑身体后退。

吞形鱼妖缓缓走向黑衣人,腹中“叽咕”作响,随后变作人声:“不要怕……本仙吃了你……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不好吗?咕噜噜……”

挣扎是徒劳的,黑衣人没能倒退几步,便被吞形鱼妖追上,血盆大口一张,直接将那人的头颅全部包裹住!

却并不咬断或者咀嚼。

吞形鱼妖身体向一前躬,然后头颈后甩,把口中之人倒举过来,仰头……生吞。

一时间,除了低沉流淌的水流作响,这追龙河边只剩下吞形鱼妖腹中满足的“叽咕”声。

忽然,一道由近及远的破空之声传入耳来!

然后又是一道由远及近的破空之声响起。

吞形鱼妖下意识地注意到了开始响起的声音,心念一动,已然判断出来,那是有人射向远处的一颗石子发出之响动。

念头尚未落下,第二道破空之声让他亡魂皆冒!

很简单的声东击西之策,第二道声响才是杀招!

吞形鱼妖心中警铃大作,又不得不暗自叫苦,因为敌人袭来的这一刻,正是自己口中吞噬之人的肩膀刚好进入喉下“卡骨”位置的一刻。

显然对方是知道,自己这时正是上下两难!

加之对袭来敌人位置的误判,吞形鱼妖的反应就自然而然慢了一拍。

余光所见,一道人影横着冲出,竟是以头作锤,径直顶向自己腹部!

电光火石之间,吞形鱼妖“鱼头”之下的人形躯干,像是在水中摆尾的游鱼般,呈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向一旁弯曲!

袭来的人影直挺挺的撞过来,如同一发高速掠过的炮弹。一闪而过。

气息灼热。

躲开了!

吞形鱼妖心中暗喜,足下发力,就要反身跃入河中。

他心知肚明,此刻自己衔着一具尸体,上下两难,行动迟缓,唯有逃跑。

得入水中,即可无忧!

谁知就在错身的刹那,两根白皙修长的手指诡异出现,轻轻的点向吞形鱼妖的腹部!

温柔得就像闺中少女对着铜镜,轻抹妆红。

——噗!

如绵帛被利刃捅穿。

原来以头为攻也是佯攻,手指才是杀招!

吞形鱼妖心中冰凉,剧痛传来,登时失了全身力量,直挺挺倒下。

想要哀嚎,可大嘴被堵住,一时也叫不出声来。

当真是痛苦无比。

他艰难侧身过来,却看到是一个头顶光秃秃的人类。

佛门高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