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开局带着长乐公主造反》全文章节李世民,秦风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大唐:开局带着长乐公主造反

小说:历史

作者:六的亮

简介:秦风穿越到大唐年间,成为了太子府邸一个小书童。\n因为被人陷害,秦风被逼无奈,走上造反这条道路。\n长乐公主:“如果秦郎决心造反,带上我李丽质。”

角色:李世民,秦风

《大唐:开局带着长乐公主造反》全文章节李世民,秦风小说免费阅读

《大唐:开局带着长乐公主造反》第1章 造反者何必为难造反者免费阅读

贞观十二年。

太极殿。

李世民高坐皇位,眼神当中透着无与伦比的威严与霸道,下方的文武百官,一个个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出,整个大殿,氛围压抑的让人窒息。

“辅机,念!”李世民攥紧拳头,怒吼道。

瞬间。

大殿似乎无风自动!

长孙无忌捧着手里的纸张,低头看了眼跪在大殿中央的犯人,语气复杂的读了起来。

“百花发时我不发,我若发时都吓杀。”

“要与西风战一场,遍身穿就黄金甲!”

长孙无忌每读一句,立于大殿两侧的文武百官便浑身一颤!等到长孙无忌将整首诗读完的时候,所有文臣武将额头的冷汗,皆是簌簌而下!内心,已然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是反诗,反诗啊!”

“这首诗的作者,当真不怕砍头,诛九族吗?”

“真是罪大恶极!”

李世民一双如渊似剑的帝目,死死的盯着下方跪在大殿中央的秦风身上,恼怒道:“逆贼秦风,竟做反诗,来人,将此反贼打入死牢,择日斩首示众,朕倒是要看看,世间跳梁小丑,谁敢造反?”

跪在地上的秦风,一脸的懵逼!

昨天。

他才穿越到大唐世界,成为太子李承乾身边的一名伴读小书童,就因为他随便吟诗一首,竟然就被诬告说是谋反!这找谁说理去?

此刻。

李承乾看着自己的伴读小书童,被自己的父皇李世民下旨打入死牢,当下,便是踏前一步,替秦风求情道:“父皇明鉴啊,秦风此人向来对儿臣忠心耿耿,他不可能做此反诗,一定是有人存心陷害,父皇若是将秦风打入死牢,斩首示众的话,他日,秦风沉冤得雪,岂不有损父皇威名?”

秦风是李承乾的伴读小书童,如果秦风被打入死牢,李承乾面子上也过意不去!而且,诸皇子之间,为了太子的位置明争暗斗,李承乾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人被处死,从而,亲痛仇快!

“存心陷害?”

李世民的如渊帝目扫视众人。“满朝文武,要么是饱读诗书,要么是战场名将,谁会吃饱了撑的,去陷害区区一个小书童?”

“父皇英明!”唐楚王李宽从队列中站出来,眼神带着落井下石的意味,深深盯了李承乾一眼,便是与其针锋相对的道:“太子刚说,反贼秦风是被人栽赃陷害,那么请问,反诗是何人所做?”

“本太子如何知道?”

“既然太子也不知道,那就是反贼秦风,早有谋反之意了。”说话间,唐楚王李宽对着李世民请求道:“还请父皇下旨,详查此事,儿臣认为,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很显然。

李宽这是话中有话!

秦风只是区区一个小书童罢了,如何能够做出那种豪迈霸气的反诗呢,说不定,反诗是太子李承乾所做,果真如此的话,李承乾的太子位置,就可能会有所动摇了,因为,李世民自己是因为造反,这才当上皇帝的,所以,他绝对不会容许其他人造反。

“父皇!”李承乾慌了,再次替秦风求情道:“求父皇开恩,给儿臣几天时间,儿臣肯定会将此事的来龙去脉,调查清楚的。”

毕竟是大唐太子,李承乾说的话很有分量。

逐渐的。

李世民心底的怒气,便是稍微减少了些许。

“呼!”深吸一口气,李世民强忍住内心的愤怒,对秦风说道:“如果你承认,反诗不是你写的,朕可以看在太子的面子上,对你从轻处罚!”

此刻。

文武百官的目光,皆是齐齐锁定在秦风的身上。就在这时候,秦风的脑海,突然响起一道冰冷的机械提示音。

【滴。】

【恭喜宿主,成功绑定最强选择系统。】

【滴。】

【检测到宿主遇到危险,请宿主做出选择。1.承认反诗是你写的,奖励一匹‘夜照玉狮子’,获得铁骨铮铮称号。2.在李世民跟前认怂,反诗不是你所做,没有奖励,被系统鄙视一辈子!】

夜照玉狮子?

对于这匹坐骑,秦风可是知道。在长坂坡上,夜照玉狮子让赵云七进七出,在赵云陷入绝境的时候,夜照玉狮子腾空而起,救赵云脱离险境!

根据系统说明。

系统奖励秦风的夜照玉狮子,乃加强版!这匹坐骑的马头至尾,足有两丈二,蹄至背一仗一,大蹄腕,可日行三千里,奔跑起来,霸气无双,气势十足!

“不反未必真豪杰,造反如何不丈夫?”

轰!

秦风身上的气势陡然攀升,一双虎目扫视整个大殿!挺直腰板,铿锵有力的道:“百花发时我不发,我若发时都吓杀,要与西风战一场,遍身穿就黄金甲!这首诗,的的确确是我秦风所做,如何?”最后两字如何,秦风额头青筋暴起,直接吼了出来。

秦风一言一语,尽显霸道豪迈。

甚至。

一个眼神,都像是要席卷八荒似的!

挺直腰板站在太极殿,铁骨铮铮。

李世民如渊似剑般的帝目瞬间瞪圆,李承乾瞳孔一缩,文武百官,一个个嘴巴长得大大的,无比难以置信的盯着秦风!

……

……

立政殿。

长乐公主李丽质手捧纸张,满脸甜蜜幸福的,给长孙无垢读秦风所做的诗句。

“母后,儿臣将来,一定要嫁给秦风!”

“你听听秦风所做的诗句,太霸气了。百花发时我不发,多么的特立独行,多么的与众不同,我若发时都吓杀,多么的霸气侧漏,多么的铁骨铮铮,要与西风战一场,遍身穿就黄金甲!”

“母后,秦风他人不但长得帅,而且,还能做出这么霸道豪迈的诗句,真的是太厉害了,咱们整个大唐,都找不出来任何一个人,可以比得上秦风的。”

长孙无垢撇撇嘴,吐槽道:“听说,秦风是乾儿身边一个伴读小书童?”

长乐公主李丽质嘟着嘴,不服气的道:“伴读小书童怎么了,英雄不问出处!儿臣相信,秦风将来,肯定能有一番经天纬地的作为!”

见到长乐公主李丽质对于秦风如此痴迷,长孙无垢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长乐,你父皇已经将你许配给宗正少卿长孙冲了,母后觉得,你不应该痴迷秦风,有时间的话,多想想你未来夫君长孙冲的好!”

“哼!”

长乐公主李丽质皱着琼鼻,没好气的道:“长孙冲就是一个书呆子,一点意思都没有,儿臣还是觉得,秦风哥哥最帅!儿臣将来,一定要嫁给秦风哥哥!”

“一口一个秦风哥哥,如果这话让你父皇,舅舅,或是你未来夫君长孙冲听到,还不得气死啊!”长孙无垢真是拿长乐公主没辙!

从小。

李世民跟长孙无垢就非常的宠溺李丽质,这就导致,李丽质做事情,向来都是凭着自己的喜好,压根不考虑,这件事情会带来什么后果!

“听到就听到了,反正,我心里喜欢的是秦风哥哥,如果这辈子不能嫁给秦风哥哥,我宁愿做尼姑!”长乐公主李丽质噘着嘴说道。

“别胡说,堂堂皇室公主,怎么能做尼姑呢?岂不被天下人耻笑?”

就在这时候,伺候长乐公主李丽质的丫鬟跑来了。“公主公主不好了,秦风公子被陛下抓起来了,现在,正在太极殿受审呢?”

“什么?”

听到丫鬟这话,长乐公主瞬间炸了!

“谁敢欺负我秦风哥哥?来人,取我佩剑,直冲太极殿!”

……

……

太极殿。

在这个皇权至上的大唐王朝,即便是位高权重如长孙无忌这样的人,在皇帝李世民跟前说话,那也是点头哈腰,战战兢兢。

因为,伴君如伴虎,稍不留心,就有可能一命呜呼,甚至,满门抄斩。

而,秦风呢?

非但对帝王不敬,而且,竟然口出造反言论?

这首诗,的的确确是我秦风所做,如何?

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太极殿众人,一个个头皮炸裂,心中如同翻江倒海!而李世民,则是直接被气炸了!他李世民自从晋阳起兵以来,单骑闯敌营,虎牢纵神兵,一路征伐,获封天策上将,及至登基称帝,谁敢对他李世民大呼小叫,谁敢对他李世民以这般态度说话?

“呼!”

“呼!”

“呼!”

李世民肺都气炸了,大口喘气!

赵国公长孙无忌拱手道:“秦风逆贼口出谋反言论,当诛灭九族!”

莱国公杜如晦义愤填膺。

“臣附议!”

郑国公魏征也是没想到,在大唐,竟然还有人比他魏征生猛?自从做了李世民的谏议大夫,魏征屡次跟李世民对着干!有时候,魏征也是将李世民气的暴跳如雷,扬言要杀了魏征这个老匹夫。

可。

即便是他魏征,大唐第一喷子,也不敢以这个态度,对皇帝陛下如此说话啊?秦风,当真是大逆不道?

想到这里,魏征踏前一步,气势凛然的道:“陛下,臣魏征请旨,诛灭秦风逆贼九族!”

梁国公房玄龄,鄂国公尉迟敬德,陈国公侯君集,卢国公程咬金,胡国公秦琼,纷纷向李世民请旨,诛灭秦风逆贼的九族!

太子李承乾红着眼眶,压低声音,对着秦风咆哮道:“秦风,你是不是疯了?赶紧跪下来跟父皇认罪!说不定,父皇看在本太子的面子上,还能赦免你的死罪!

否则。

你就会被诛灭九族的,你明白吗?”

秦风惨然一笑。

“太子殿下好意,在下心领了!

只是。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在下只是区区一个伴读小书童,在京师皇宫人微言轻,任何人,想要取在下小命,也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今日,在下既然做了那反诗,便不怕被砍头!”

听到秦风这话,唐楚王李宽,李恪,李泰,李佑等人,嘴角皆是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秦风是太子李承乾的人,如果秦风被证实,确实有谋反之意的话,那么,李承乾岂能脱得了干系?

说不定。

李承乾的太子之位,还会因此动摇呢?

“造反逆贼,罪不可赦,来人,将秦风拉出去,即刻斩首示众!”李世民嘴唇哆嗦着,歇斯底里的咆哮。

“陛下!”

秦风突然大吼一声,整个太极殿瞬间鸦雀无声。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李承乾每走一步,便说一句话。“大家皆言秦某造反,岂不闻,李唐皇室,就是靠着造反发家的?李渊造反,李世民造反,太子李承乾也会造反,李泰李恪李佑,以后统统都会造反!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李世民。

大家都是造反的,造反的何必为难造反的?”

长孙无忌人傻了。

程咬金,房玄龄,杜如晦等人,齐刷刷的目瞪口呆!

李世民目呲欲裂,李承乾,李泰,李佑,李恪,一个个恨意滔天!该死的逆贼秦风,死到临头,竟然还在血口喷人?

“杀了他,给朕杀了他,杀,杀,杀!”

李世民暴跳如雷,冲下台阶,唰的一下从旁边拔出长剑,就朝着秦风刺了过来,秦风眯了眯眼睛,突然对着殿外大喊了一声:“夜照!”

下一刻……

咚。

殿外传来巨响,一个浑身雪白,如同狮子的骏马从天而降!浑身,散发着一团白芒!

哒哒!

哒哒!

哒哒!

夜照玉狮子直接冲进大殿,吓得文武百官慌作一团!

“保护陛下!”

“护驾!”

“来人!”

程咬金,尉迟敬德等武将,纷纷护在李世民跟前,生怕夜照玉狮子伤了李世民,杜如晦,房玄龄,长孙无忌等文臣,一个个吓得噤若寒蝉,脸色惨白!

夜照玉狮子狂奔至秦风跟前,仰天嘶鸣一声,便是两只前蹄下跪!

秦风翻身上马,深深盯了李世民一眼,便是猛地拍了把马背!

“夜照兄,走!”

夜照玉狮子载着秦风,很快就消失在太极殿!

李世民以及文武百官,无不是头皮炸裂,就在众人还未回过神来的时候,就见长乐公主李丽质发型凌乱,手持长剑,咋咋呼呼的跑来,大喊道:“谁敢动我秦风哥哥一根毛?先问我李丽质答不答应?”

见李世民,以及群臣皆是呆若木鸡的样子,李丽质下意识的看了眼大殿,眨了眨大眼睛,满脸疑惑的道:“秦风哥哥他人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