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很闹,王爷求休妻》全文章节宣正卿,薛姝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王妃很闹,王爷求休妻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南城旧人

简介:江茗茗一朝穿越成晋王妃,闹得王府鸡飞狗跳、不得安宁,砸雪、吵架、逛街、每天玩得不亦乐乎,宣正卿苦恼却无可奈何,这是要逼他休妻的节凑啊?\n好不容易王妃出门玩去,宣正卿恨不得摆宴席、放鞭炮庆贺。\n然而,几日过去,宣正卿朝不想上,奏折不想批,门不想出……\n宣正卿这才意识到,江茗茗已经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无可代替。

角色:宣正卿,薛姝

《王妃很闹,王爷求休妻》全文章节宣正卿,薛姝小说免费阅读

《王妃很闹,王爷求休妻》第1章 穿越免费阅读

一个安静的早晨,几个丫鬟懒懒散散地清扫地上的积雪,满脸的不情愿。

“你们听说了吗?昨晚王府闹鬼了!”一个丫鬟边扫地边问着。

一个丫鬟神秘兮兮地说:“听说了,说是前王妃的冤魂,前王妃以前就住这个院子。”

“真的?好可怕。”

“可不是吗。王爷和前王妃青梅竹马,刚刚成亲,王爷就领命上战场,前王妃独守空房被人侮辱,没脸见人就悬梁自尽了,真是可怜。”

“真的?你怎么这么清楚?”

“我有个姐姐早年就在王府当值,自然是知道的。”其中一个丫鬟很骄傲的说着。

“嘿!王妃都是可怜人,如今的王妃照样还不是独守空房,王爷就没有进过潇湘阁的院子。”

……

江茗茗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房间里古色古香,窗外传来几个丫鬟低声议论着什么,脑子里涌现着不属于自己的回忆,身体的主人和自己同名同姓同龄,当朝丞相江以琮的嫡女,父亲为了家族利益,将她嫁给晋王宣正卿。

江茗茗没想到世上真有穿越这种事,而且还发生在自己身上,简直不可思议;自己原本是一名高三学生,和同学逃课出来打游戏,打得入神中就莫名穿越了,这应该是史上最离奇的穿越了吧。

江茗茗挺佩服身体的主人,嫁给宣正卿三年,除了新婚那夜,就没有见过自己的丈夫,府里的奴婢渐渐的都不把她放在眼里,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王妃头衔,府里的一切事物都由侧妃薛姝打理,奴婢们心里明亮得很,只听侧妃的调遣,在府里,侧妃比她这个正牌王妃还威风。

江茗茗说不上高兴还是难过,只是被这突如其来的穿越弄得有点不知所措。江茗茗翻身下床,层层叠叠的裙子让江茗茗有点不适应,外面的冬月听见了动静就推门进来。

“王妃,冬日地上凉,快把鞋穿上,奴婢伺候你更衣。”冬月进来就看见江茗茗张牙舞爪的样子,冬月是陪嫁丫鬟,从小和原江茗茗一起长大,是一个可爱活泼的小姑娘。

江茗茗提着裙,捂住冬月的嘴巴“小声点。”

冬月都被眼前的江茗茗吓傻了,她何时看见这样的王妃,行为举止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冬月伸手摸了摸江茗茗的额头,自言自语道:“也没发烧呀!”

江茗茗被眼前这个可爱的小姑娘萌化了,肉嘟嘟的脸,也就十五十六般的年纪,和林小可一样,傻萌傻萌的。和江茗茗一起陪嫁过来的还有夏河、代瓷,夏河是江茗茗两年前在河边救下的,但具体夏河是什么来历,原江茗茗没有过问太多,只是看夏河无依无靠,就收养了她;而代瓷是她的乳娘,原江茗茗的娘生下江茗茗就离世了,后来父亲另娶,代瓷就成原江茗茗最亲近的人。

江茗茗拉着冬月到镜子前,看了镜子中的自己,没有什么变化,就是长长的头发让她看起来比较温婉。江茗茗有点失望,别人穿越过来都是倾国倾城的美人,自己怎么什么都没有变化呢?

“王妃,怎么了?”冬月一脸疑惑。

“好看吗?”江茗茗看着自己那张略显稚嫩的脸,没想到古代这么早就要嫁为人妻。

“王妃可是京城数一数二的美人!”

“那为什么王爷不喜欢?”江茗茗看着镜中的自己,标准的鹅蛋脸,一双美丽的桃花眼,笑起来有浅浅的酒窝,带着十八岁少女的稚嫩与青涩。

江茗茗的记忆中,宣正卿和前王妃薛凌青梅竹马,但刚成亲宣正卿就远赴沙场,前王妃独守空房被歹徒凌辱而悬梁自尽,宣正卿愧疚却不知道怎么的就娶了前王妃的妹妹薛姝,但当时皇上也将江茗茗指婚给宣正卿,所以,薛姝最后才成为侧妃。

“王妃别灰心,王爷只是还没有看到王妃的好。”冬月急忙解释,就怕江茗茗有什么想不开。

“对,八成那王爷是瞎了眼。”江茗茗无法理解,冷落端庄贤淑的王妃这么久,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好歹都是自己的妻子。

冬月还在风中凌乱,跟不上王妃的脑回路,代瓷端着水盆进来,看见江茗茗有种认识又不认识的感觉,像脱胎换骨了一样。以前的王妃哪里会有这种坐姿,还有那袖子都撸到手臂上了,脚上鞋都没有穿……简直没眼看。

“王妃,奴婢伺候你梳洗。”代瓷淡定的走过去,给傻傻的冬月使了个眼色。

“不用,我自己来。”

“还是奴婢来。”

“我自己来。”江茗茗对代瓷瞪了一个眼神,抓着脸巾就自己洗起来,愣是不给代瓷反驳的机会。

“王妃,你别动呀!马上就好了。”江茗茗身子扭来扭去,脸上红红的,没有内衣穿让她很不习惯,就一件简单的肚兜,关键代瓷在她身上摸来摸去,刚刚要不是自己强烈反抗,自己就要光着身子被人服侍洗澡,简直忍无可忍。

江茗茗活了这么久,还没有经历这种事情,怎么也没有想到古代这么开放呀!

代瓷服侍江茗茗穿衣服,但衣服有点繁琐,江茗茗受不了这里里外外要穿好几层的衣服,一副视死如归的和代瓷抗拒。

“这裙子太长了!换!”

“看,叫你们给我带这么多,掉了没有?”

江茗茗生气的指着掉在地上的簪子,由于她动作太大,几缕头发已经掉下来。

代瓷满脑疑惑又没有办法,不得已又帮江茗茗梳了一次头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