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归来:霍少宠妻无下限》全文章节霍景琛,林喻言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娇妻归来:霍少宠妻无下限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果子甜甜哒

简介:三年前她一声不吭离开,三年后深夜的一个电话,他没了命的去救人。\n重逢后,他将她堵在墙角,满腔恨意最后化为一个温柔的吻。\n人前,他是冷漠的霸道总裁。\n人后,他是一头吃不饱的狼。\n………..\n某女人实在想不通,她千辛万苦的回归,为什么要和他同居呢?不,为什么要和他住在一个屋檐下?

角色:霍景琛,林喻言

《娇妻归来:霍少宠妻无下限》全文章节霍景琛,林喻言小说免费阅读

《娇妻归来:霍少宠妻无下限》第1章 娇妻归来免费阅读

深夜十一点。

M.景集团总裁办公室。

霍景琛放下手中的文件,端着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

随后,沉重的身体陷进皮质的座椅内,伸出手捏了捏鼻梁缓解疲惫。

办公桌上的手机不识趣的响了起来,显示来电是一个座机号码。

他压着疲惫,接通电话:“喂。”

电话另一边传来沙沙的声音,也不说话,他语气有些烦躁:“哪位?”

知道他电话的人少数,而且这个来电还是座机。

电话另一边的人如梦初醒,声音颤抖:“霍,霍景琛,是我,我是林瑜言。”

霍景琛听到这个名字后,瞳孔一瞬间收缩,修长的手攥成了一个拳头。

他没来得及回应,就听到电话那边的林瑜言低声问:“我,我好像杀人了,你,你能,能来帮帮我吗?”

“呵,”霍景琛冷笑。

几年来积蓄的怒火,让他在这一刻发泄,恨意一点一点从牙缝挤出:“我凭什么帮你。”

电话另一边安静后,缓缓传来声音:“对不起,打扰了。”

‘嘟嘟嘟’电话挂断。

霍景琛一拳狠狠捶在办公桌上。

三年了,她居然还知道回来,还知道出了事联系他。

霍景琛拿着西装走出办公室。

匆匆赶到警局的时候,他看到了林瑜言小小一只,可怜兮兮的坐在审讯室。

她此刻穿着睡衣,衣服好像被撕碎,脸颊上一个明显的巴掌印子。

霍景琛走过去:“怎么回事?”

林喻言回神,这才注意到身旁站着霍景琛,多年未见,他还是这么帅气。

那双剑眉下的丹凤眼,依旧让她觉得有安全感。

“我,我杀人了,”林喻言颤抖的开口。

她唇瓣干裂,眼眸内含满了泪水,胳膊和腿上还有摔倒的划痕。

她蜷缩着身子坐在塑料椅子上:“怎么办,我,我不是故意砸死他的?”

霍景琛脱掉西装外套披在她的身上,伸出手按着她的肩膀:“有我在,别害怕。”

到底怎么回事?

林喻言胆子那么小,打雷都吓的哆嗦,居然有胆子砸死人?

“你先在这里休息,我去了解一下事情,”霍景琛转身要走,他的袖口被林喻言拉着。

“我,我,”害怕两个字,她始终说不出口。

三年前她不告而别,此刻又有什么身份,什么理由,让霍景琛留下陪自己。

她的声音很小,“能不能别走,”林喻言说完,低着头掉下了两滴眼泪。

突然怀内被扔进来一小包便携纸巾。

霍景琛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铁石心肠的林喻言也会哭吗?”

当年他求着她不要走,她呢?一句话也不说,直接从他的世界消失,一句告别都没有,狠心的女人。

林喻言咬唇,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霍景琛也有后悔刚才说的话:“你先在这里待着,我去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

许久,林喻言听不到霍景琛的声音,这才敢抬起头,身旁早已没了那男人的身影。

她抱着双腿的膝盖,委屈的落泪。

一个小时前,她睡在出租屋的床上。

白天的工作量太大了,以至于晚上她睡的很沉很沉。

后半夜。

一双粗糙的大手,不知何时摸上她的胳膊,来回捏着,她猛然惊醒。

看到房东大爷一口黄牙,嘴巴乐呵呵的笑。

当时,她恐慌的很,大爷按着她的身子,撕扯着着她的睡衣。

挣扎间,她拿起床头的花瓶砸了过去,‘哐’的一声,大爷满头鲜血倒在床上。

林喻言吓坏了。

她跌跌撞撞的跑出简陋的出租屋,在大街上跑着。

最后与一辆电瓶车相撞,被肇事车主送到了公安局,她顺便自首。

林喻言的睫毛被泪水打湿,她紧紧的抱着膝盖,此刻很是无助。

霍景琛许久后才回来。

林喻言已经趴在自己的膝盖上睡着了,她脸色苍白的如同一张纸,额头出了一层密密的细汗。

霍景琛拿出一张纸巾,弯腰,轻轻的擦着她额头的汗水,动作很是温柔。

可林喻言还是吓醒了,她猛然睁开双眼,许久看清了跟前的人:“霍,霍景琛。”

霍景琛站直了身子:“走吧。”

林喻言:“去哪?”

霍景琛:“我家。”

林喻言:“可我………”

“那大爷没死,只是脑震荡,我和家属商量做了赔偿,这事私了了,”他拉起林喻言就要走,却发现怎么扯,那人就像是黏在了椅子上。

林喻言尴尬的开口:“我腿麻了。”

霍景琛将林喻言抱起,出了公安局,小心的将她放在副驾驶,随后自己上了车。

车子稳稳的行驶在深夜的路上。

林喻言不安的扣着手:“这事赔了不少钱吧?”

霍景琛嗯了一声。

“多少钱?”林喻言问。

霍景琛:“这事既然处理好了,你就不要问了。”

林喻言咬唇:“不想欠你人情。”

车子突然一个急刹车。

霍景琛的双眸怒视前方:“一声不吭的离开,一声不吭的回来,你当我霍景琛召之即来呼之即去吗??”

“对不起,”林喻言说了一声,伸出手要去推开车门。

霍景琛狠狠的拉着女人的手臂:“还想走?还想离开我?林喻言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林喻言不敢看男人的眼眸,她侧过头看着窗外:“我累了想回去休息。”

简陋的出租屋是没办法待了。

霍景琛把林喻言强行带回了自己的单人别墅。

曹管家从未见少爷带女人回来,只是这个女人瞧着面熟,一番思索:“是,是林小姐?”

林喻言微笑着:“曹管家好。”

曹管家看着少爷,兜兜转转还是找到了这个女人:“林小姐,我先带你去休息。”

雨洒下。

林喻言仰着头,温热的洗澡水打湿在她的脸颊上。

胳膊和腿上被电瓶车撞到的地方,有些轻微的划痕和破皮,碰了水,疼的她蹙眉。

‘叩叩’

‘叩叩’

霍景琛连续敲了两下门,都没人开。

他打开门,屋内没人,只有浴室‘哗哗哗’的流水声。

他走到床边坐下。

一双剑眉下是黝黑的双眸,明显带着怒意。

他如墨般黑色的短发和白皙脸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宽松的睡衣露出结实肌肉和白皙的脖颈。

整个人坐在床边很安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