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诸天》全文章节张小纯,柳长安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踏诸天

小说:玄幻

作者:星空下的灯笼鱼

简介:我有一只遮天手,可夺造化拿日月!\n我有一尊九龙鼎,可镇阴阳定乾坤!\n我有一具不灭身,诸天万法皆不侵!\n一个来自蓝色星球的灵魂,一个不一样传奇。\n他的灵魂,占据了一名修仙门派外门弟子的身体,原本憨傻倍受欺凌的他已经成为了过去。他混迹异界,满腔热血,历经千难万险成为了最终强者。\n仙路已断,诸天为牢,不信命运不由天。\n让我力拔山兮气盖世,拳破苍穹战九天,踏碎诸仙杀万佛,打破冰冷枷锁,创造至高无上神话吧!

角色:张小纯,柳长安

《踏诸天》全文章节张小纯,柳长安小说免费阅读

《踏诸天》第1章 张小纯免费阅读

张小纯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只感觉头痛欲裂非常难受,全身也十分酸痛,仿佛是之前喝醉了酒,又做了某项剧烈运动似的。

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正要起身,却发现自己上身赤裸,下身穿着一条亵裤,身旁却躺着一个同样上身赤裸,形体十分肥胖的长发女人。

此刻,张小纯的脸色变得十分难了,看上去就像是便秘了好几天似的。

不用外人解释,张小纯此刻也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有道是,人有失足,马有失蹄,想不到自己纵横花界多年,如今却此刻落得如此下场,难道是遭了报应吗?

他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直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有种难以言表的恶心之意。

“张小纯啊张小纯……你真的很不是个人……”张小纯恨不得立马给自己脸上扇两巴掌,暗骂自己真是太不要脸了,居然连这种姿色也下得了手。

他懊恼的想了想,越来越觉得昨晚的事情很不对劲儿。

他只记得自己在酒吧与一群女人喝酒,迷迷糊糊间,好像看见了王梓韵脸上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意,自己忽然眼前一黑,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张小纯懊悔不已,色字头上一把刀,看来这一次自己是被对方给耍了,下一次一定得长个心眼。

他正要起身,打算小心翼翼的离开,动作有些蹑手蹑脚,却发现身处在一个都十分陌生的地方,周围环境十分古朴,与曾经在一些古装剧中所见到的场景相差不大。

“小师弟,你终于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此刻,忽然一道惺忪之意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一只又白又胖的手伸出,趁张小纯不留神间,一把就从他身后拉住了他亵裤。

就在他亵裤被拉住的一瞬间,他感觉到了万分的尴尬,有种偷东西被抓个现行的感觉,下体似乎有一阵凉风在呼呼刮过。

张小纯不敢回头,生怕被真的恶心到,顿时,额头生出了一根充满了忍耐的黑线。

他嘴角情不自禁的抽搐了着,心想我也不是故意了,这其实是一个难以启齿的“美丽”误会。

他背对着那人声音低沉,露出好似吃了苍蝇般的恶心表情解释道:“小姐,我现在感觉很不好,昨晚的事,你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不好?”

“不行!不行!怎么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既然这种事情都发生了,就要勇敢的面对……”对方摇了摇头,声音虽小也不粗犷,却带着几分憨厚,连忙打断了张小纯的话,不依不挠道。

张小纯有些怒了,敢情是遇到了一个不讲理的,他都吃了这么大亏,你还想怎样?真想一个巴掌抽你丫儿的!

“我……去你……”张小纯火冒三丈,转过身正要给她丫儿的两巴掌,再一来一顿大刑伺候,结果却发现对方是个男的!

他立马头晕目眩了,发出了一阵阵绝望的干呕声。心想,天哪!我昨晚到底干些了什么?他感觉自己的节操已经完全碎了一地。

王梓韵呀王梓韵!你干嘛要这么玩儿我?

“张师弟,你没事吧?唉,自古多情空余恨,林萱仙子她是不会喜欢你的,你昨天又对人家做出那样的事,被人打也是活该。不过,林萱仙子虽然长得漂亮,说话又悦耳动听,关键是实力又强得离谱,但是我觉得女人打打杀杀也太暴力了点,青荷仙子就不会,人家青荷仙子亭亭玉立,气质又好,身材绝佳,再看看柳师兄我雄壮威武,实力强悍,两人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柳长安刚开始话里充满安慰,到后面像是倒豆子似的,一股脑的越说越离谱,越说越无耻道。

“什么?”张小纯抬起头,露出一副不解之色,他一点儿也没听懂对方的话,只能问道。

“什么什么?”柳长安疑惑不解的问道。

张小纯打量着四周,发现这周围环境颇有古代风格,心中渐渐生出了些许猜测,但又不敢确定,接着问道:“胖子,林萱仙子是谁?我这是在哪里?”

“张师弟……你……你不傻了,连我都不认识了?”柳长安吃惊的指着张小纯问道。

他此刻回过神,就发现张小纯目光清澈,根本就没有了原来憨傻的模样,说话也变得十分利索,简直与之前判若两人。

“你才傻呢?我刚才在问你话,你什么你?”张小纯没好气回怼道。

“哦哦!师弟,这里是宏道宗白云观,林萱仙子是宏道宗紫霞宫内门弟子,不仅人长得好看,而且实力很强,同门里几乎没有人能够匹敌。师弟你的病好了,但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柳长安解释着,又疑惑不解的问道。

“唉,我刚才头痛欲裂,到现在还是很不舒服,不知道怎么回事?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迷迷糊糊看见一个女人露出一个阴谋得逞的笑,然后我就眼前一黑,然后我就醒了,发现我在这里了。”张小纯思考了几个呼吸时间,便想好了说词道。以前撒过很多谎言的他,加上肢体语言,说起慌话来眼不红心不跳。

“张师弟,你虽然是外门弟子,但只要是没有踏入修行门槛,被人打了脑袋,失忆也是很正常的。师弟,你就好好休息,过几天肯定会想起来的。”柳长安安慰道。

“对了,我怎么没穿衣服?”张小纯问道。

“张师弟,你是不知道,昨天你对人家林萱仙子做出那种事,结果被同门的外门师兄弟给群殴了,刚好又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我发现你的时候已经全身焦黑,似乎被雷劈中了,倒在泥泞之中,不过你命真大,还吊着一口气,你师兄我花了大价钱去炼丹阁那里买了一枚气血丹给你服用,那丹药的药效太猛,导致你全身发热,我只能给你把衣服脱掉。”柳长安对张小纯解释道。

“被雷劈……我的头发……我似乎想起来了……”张小纯听到被雷劈这句话,他顿时回忆起了什么似乎,顿时又感觉头痛欲裂,一股记忆顿时如同潮水般涌入脑海,原来身体的主人名字也姓张,不过却叫张小蠢,和张小纯的名字谐音,名符其实的蠢。

他是十年前被观主不知在什么地方捡回来的,收为了外门弟子之后,就没有再关注过他了,也不知道父母是何人,加上没有任何背景,所以经常受人欺辱,不是打骂就是嘲笑。

如今十五岁的他没有修炼过任何功法,除了柳长安和另外几名师兄外,他被其他外门弟子欺负了整整十年。

张小纯无法想象,这个张小蠢是怎么熬过来的。这些记忆,其实并不是很多,除了这十年来印象十分深刻的外,其余很多都十分空白,包括修炼之事等等完全想不起来。

张小纯想想也是,如果记忆里好,大脑没有问题的话,这具身体的主人怎么会这么憨傻?

在张小蠢印象中,记忆最深刻的就是每次他被欺负时的场景,要么是被推到在泥潭里,要么就是被一群外门弟子围着淋尿,要么就是被殴打然后吐口水,然后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偷偷哭泣。

其实,令他最魂牵梦绕的还是一个梦,一个美好没而不能实梦,那是一个美丽的身影,充满了慈性的声音,对着他哼着一首永远都不觉得疲倦的歌儿,他像是躺着一艘无忧无虑的小船里,没有悲伤没有烦恼。

张小纯摇了摇头叹息,那梦中的女子应该是他的母亲,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她。

张小纯此时对这副身体原本的主人感到无比同情,也许他来到这个世界是天意如此,连上天都怜悯张小蠢这个苦命的孩子,让张小纯来改变他的一切。

“既来之,则安之。”这样想着,既然自己占据了张小蠢的身体,那么他就应该不再受人欺负,就必须成为这个世界的强者,至少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因为他比谁都清楚,弱肉强食,是任何世界都遵循的生存规则,尤其是这个强者为尊的修仙世界。

“你怎么也没有穿衣服?”张小纯回过神后,有些疑惑不解道。

“这……这是我的房间,我平时睡觉也不喜欢穿衣服。师弟,你不会把我想歪了吧?”柳长安有些气愤的说道。

“不会!不会!我只是有些事情想不起来了。对了,柳师兄,你现在可不可以给我讲讲关于宗门的事情?因为我现在想起了一些,但是有很多事情却暂时想不起来了,我怕如果我这几天记忆恢复不过来的话,万一又过于莽撞得罪了人那就麻烦了。”张小纯尴尬的笑了笑,也许是灵魂融合的缘故,虽然拥有了一些记忆,但是还有很多都是空白的,所以他又连忙问道。

“唉,王梓韵你告诉我,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到底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张小纯的节操虽然保住了,但是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心中始终是沉甸甸的暗叹道。

柳长安憨厚的点了点头,觉得张小纯说的在理,然后就给张小纯讲起于宗门的事情,以及最近发生的事情,连一起围殴他的那几个人也分别的介绍了一番,并且叮嘱了张小纯千万不要去惹对方。

经过柳长安如倒豆子一般的解释,又将关于宗门的事介绍了一番,张小纯这才了解了很多事情。

至于,这副身体的主人之前为什么会被人群殴?原来,昨日张小纯遇到林萱仙子,见对方长相绝美,说是要娶对方为妻,见林萱仙子不从,企图调戏,却被一群外门弟子逮个正着,并且将他给狠狠教训了一顿,接着推进了泥泞之中,并在他的身上撒了好几泡尿,说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就在他嚎啕大哭之际,天空突然风起云涌,电闪雷鸣,一道紫色闪电劈了下来将他劈了个正着。

他听柳长安这么说,之前发生的事也开始有了一些印象,不过他感觉有些不像是那么回事,但又马上说不出所以然来。

“师兄,我怎么感觉不对劲儿,你亲眼看到我亵渎林萱仙子了?”张小纯疑惑不解道。

“没有,我是听从其他师兄那里打听到的,我见到你的时候,已经是被雷劈了。”柳长安想了想摇头叹息道。

“事情绝对不是这样的,一个傻子能懂什么叫调戏?这群王八蛋!敢在老子的头上撒尿,这仇不报就不是个纯爷们儿!”张小纯听了柳长安的话,觉得不对劲儿,马上就有了就断定,立刻怒骂道。

“嘿嘿!小师弟,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千万不要跟别人说。紫霞宫附近的一座山上有一个小水潭,那里面经常有师妹在洗澡。我昨天已经和王师兄约好了,刚好师弟你现在也不会拖后腿了,今晚师兄就带你去一睹风采。”柳长安露出一副猥琐的模样嘿嘿笑道。

张小纯眼睛一亮,没想到刚来到这个世界,居然就遇到了同道中人。不过,对于他这种纵横花界的高手来说,偷窥这种事并没有什么好稀奇的,也想去见识一下,但是她现在觉得提升自己的实力比任何都要重要,尤其是已经下定决心要报仇雪恨。他知道在任何时候拳头大才是硬道理,前世的时候只要有钱,什么样的美女得不到?现在这个世界,只要你够强大,同样还有什么得不到的呢?更何况,他刚刚接受了这副身体,心中感觉有些沉甸甸的。

“师兄,我不懂你在说什么,那个有什么好看的呢?我不去,我觉得我现在应该努力的修炼,报仇雪恨。不知道师兄你有没有修炼的功法?”张小纯装作一副清纯的模样,心中却暗暗笑了笑,哥们儿前世有什么世面没见过?他摇了摇头,又一副正经的模样问道。

“师弟,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以后早晚会有和师姐师妹过招的机会,若不去先打探一番,到时候岂不是会败得丢盔弃甲?修炼是好事,但是也不能太着急。”柳长安摇了摇头,对张小纯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叹道。

“……”张小纯听了很是无语,心里觉得这胖子好不要脸,他直接用一副鄙视的眼神瞟了柳长安一眼,然后坚决的摇了摇头。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