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后爱,陆夫人她持爱行凶》全文章节陆舟衍,刘董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先婚后爱,陆夫人她持爱行凶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何以扶苏

简介:结婚前薄晚是江城的娇矜贵女,风头无两,婚后薄家落魄,她人尽可欺。\n首先不放过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丈夫陆舟衍。\n几年后她耀眼归来,江城的名媛却嘲笑她只不过是个替身。\n“我都知道,我不过就是那个女人的替身,可就算他只是爱着我的脸,那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爱他的……钱。”薄晚擦了擦自己脸上并不存在的泪水。\n这时候传说中因为丧妻而喜怒无常的陆大总裁却冲她温柔一笑,把人拉进了怀里:“晚晚,别闹了,我们回家。”

角色:陆舟衍,刘董

《先婚后爱,陆夫人她持爱行凶》全文章节陆舟衍,刘董小说免费阅读

《先婚后爱,陆夫人她持爱行凶》第1章 可笑,我以为你是来救我的免费阅读

晚上十点,金樽对月

“薄小姐,这杯酒相信你不会拒绝吧。”话还没有说完,一杯酒就已经端在她面前了。

薄晚刚说出半个字,她就后悔了,她已经不是薄家的大小姐了,薄家已经落魄了。

于是她没有拒绝,接过那杯酒,闷头直接喝了下去。

即使薄家已经落魄了一年,她还是没有学会曲意逢迎,也没有学会喝酒。

没有喝到的酒水流过白皙的脖子,洒在薄晚的裙子上,在酒红色的连衣裙上留下一块暗红色的痕迹,隐隐显出底下的曼妙身姿。

一桌的男人都露出了猥琐的目光,相视一笑。

“薄小姐,果然爽快。”坐在薄晚旁边的男人说着赞赏的话,手却一点也不老实,像是马上就要触碰到她的肩膀上。

薄晚往旁边挪了挪,避开了男人的咸猪手。

男人丝毫不介意,要知道面前这位以前可是薄家的大小姐,是他们看一眼都没资格的娇矜贵女。

想到这里,男人不免心里一阵激动,眼睛贪婪的看着薄晚裸露在外的肌肤,雪白的脖颈,像是冬天的第一捧初雪,出尘脱俗。

他们的目光实在是过于明白,薄晚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不免有些害怕,脸上的假笑都快要维持不住。

“不知道《南朝夫人》的女二,薄小姐看不看得起?”对面的男人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薄晚,“我觉得十分适合薄小姐。”

《南朝夫人》是最近的大制作,就算是女二,也有无数的流量小花趋之若鹜,薄晚终于明白今天经纪人把她叫来这里的目的。

她惨然一笑,她终究要沦为以前自己最看不起的那种人了吗?

“刘董看得起,是我的荣幸。”现在她说不出半个不字。

刘董一听薄晚这么说,一双眼睛都要笑没了,目光更加的放肆。

谁都知道如今的薄晚人尽可欺,薄家落魄就不说了,谁都知道她的丈夫——江城最大的权贵陆舟衍,最厌恶的就是她,不但三年前结婚没来,让薄晚沦为江城最大的笑话,而且薄家落魄,就是她那位好丈夫的手柄。没离婚不就是因为薄晚不肯签字吗?

“薄小姐,长得这么漂亮,还怎么懂事,日后定是星途坦荡,前途不可限量。”几个男人笑做一团。

薄晚看着他们丑恶的嘴角,胃里十分的不适,强忍着吐出来的冲动,向他们露出得体的笑容:“刘董,张总,李导过奖。”

“薄小姐真是谦虚。”坐在薄晚的刘董和张总不约而同的向薄晚伸手,一个摸在了薄晚的肩膀上,一个摸在了薄晚的手臂上。

薄晚死死地捏住了高脚杯,身体忍不住颤抖一下,如果他们再有进一步的动作,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把手里的高脚杯砸在他们的脑袋上。

他们的继续动了动,似乎是想要搂住薄晚的腰,她实在忍不住了,手腕翻动,手里的高脚杯正要动作,包厢的门却被推开了。

几个人的动作都顿住了,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陆陆总……您怎么来了?”

“陆总?”

听到这里,薄晚猛地抬头看向包厢门口。

一个丰神俊朗的男人正站在那里,他穿着黑色的西装,衣冠楚楚,身姿挺拔,气度仪表卓然不凡。

那张脸薄晚可再熟悉不过了,眉目俊挺,轮廓明晰漂亮,薄唇微抿,一张脸容俊美绝伦。

这就是全江城的梦中情人,她的丈夫陆舟衍。

薄晚的手腕一松,猩红色的液体洒了她满身,看上去狼狈不堪,她低着头,不敢看陆舟衍。

可是至始至终,陆舟衍的目光都没有落在她的身上。

刘董和李总两个人现在十分慌乱,陆舟衍讨厌薄晚是整个圈子都知道的事情,但是被人动了名义上的老婆,怎么说都不光彩。

只要别人不知道,那就什么事情都没有,可是现在被正主抓了个正着,那就不好说了。

更何况陆舟衍的心思没人敢多做猜测,他在江城只手遮天,没人敢去碰他的霉头,一想到这里,两个人更加的恐惧。

“没想到刘董你们有正事要做,是我冒昧了。”男人的声音很好听,清冷中又偏低沉。

只不过这一句实在听不出阴晴,刘董偷偷瞥了一眼,只见对方面色淡然,没什么别的表情。

“陆总说笑了,我们有什么正事呢?不过是些小事情,不打扰不打扰。”刘董十分谄媚的笑着。

陆舟衍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袖,动作行云流水,一派矜贵清雅的做派。

“刘董此言差矣,是我走错了地方,打扰了三位的雅兴,那不如你们今天晚上的酒水记我账上当做赔罪,你们觉得如何?”

他们战战兢兢等待着陆舟衍的发话,却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说。

“陆总严重了。”

“陆总客气了。”

刘董几个人连忙回话,他们不觉松了口气,陆舟衍根本不在乎薄晚,这让他们更加的兴奋了起来。

听着陆舟衍那么说,薄晚哪里还记得自己自己现下十分狼狈,抬头死死地盯着陆舟衍,她不敢相信这个人当真这么冷血无情。

但是陆舟衍显然比她想的更加绝情,他微抬削尖的下巴,毫不吝啬冲他们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那就祝各位玩的尽兴。”

薄晚瞳孔猛地一缩,他就这么讨厌她吗?

是啊,当年她不择手段逼迫陆舟衍娶她,而陆舟衍最讨厌的就是威胁,怎么可能放过她。

可笑,她居然以为他是来救她的,太可笑了。

包厢的门再次被关上,里面的人更加的肆无忌惮。

陆舟衍转身往外走去,却被身后的人叫住了:“陆总,这边。”

陆舟衍脚步顿住了,冲他点了点头。

他瞬间了然,走在前面为陆舟衍带路。

他是陆舟衍的助理,应该做好自己该做的工作。

许靖安觉得自家总裁有点心不在焉,虽然还是之前那副淡然的表情,可是除了刚开始走错方向,还有就是听其他总经理谈起项目的时候,他就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只是象征性的点点头。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