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寒士》全文章节赵老汉,七郎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一品寒士

小说:历史

作者:山的那边

简介:在这个上品士族敢瞧不起皇室的时代,生在农家的赵全肩负着父母和六个哥哥的希望走进学堂。种田是不可能种田的,村长家都没有余粮……也只好科举当官了。

角色:赵老汉,七郎

《一品寒士》全文章节赵老汉,七郎小说免费阅读

《一品寒士》第1章 葫芦娃兄弟免费阅读

明观十年九月,剑南道益州华阳县,天明村。

秋收结束,看着一袋袋的黍米搬进粮仓,赵继祖心满意足。

这些日子可把人累惨了,老赵家破天荒地煮了一大锅香喷喷的麦饭,还炖了一锅猪头肉。

城里贵人都说猪肉是贱肉,可穷人有肉吃就不错了,还管什么贵贱!

猪肉的咸香飘满院子,六岁的赵七郎带着两个侄子、两个侄女在厨房门口探头探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不一会儿,赵大郎的媳妇张氏和赵二郎的媳妇孙氏抬了一个大瓦罐出来,里面满满一罐的饭。

家里人多,不用大瓦罐不行啊!

趁着落日余晖,一家人抬着桌子、板凳到院子里用晚食,老天爷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赵老汉的老妻周氏是掌勺的,给每个儿孙分了一碗饭,一人一勺肉。

孩子们立刻夹了肉塞进嘴里,吃得满嘴流油,幸福得小脑袋摇摇晃晃。

赵老汉看儿孙们吃得香,满足地喟叹:“就是皇帝老爷,也就这样的日子了。”

赵七郎抬起头,嘴巴里咬着肉,含糊不清地说:“皇后娘娘做的猪头肉,也没有娘做的好吃。”

周氏喜得夹了一大块肉给幺儿,这孩子说话就是实诚!

吃饱喝足,一家人坐在院子里揉着肚皮打嗝,赵老汉把全家最聪明的赵七郎招到身边,问他今年要交多少粮税。

秋收结束,该到县城交税了啊!

本朝新建不过几十年,经历过南北朝和前朝的动荡,人口大量减少,许多地方的田地都丢荒了。

唐《田令》规定“十八岁以上的中男和丁男,每人受口分田八十亩,永业田二十亩。”

“贵族官僚的永业田和赐田,可以自由出卖。百姓迁移和无力丧葬的,准许出卖永业田。口分田在死亡后收归官府再行分配。”

这些田地看起来多,但农具简陋、赵家又没有牛,根本说不上精耕细作,收成就看老天爷的意思。

老赵家没有分家,从赵老汉往下,成丁有赵老汉、大郎、二郎、三郎、四郎,未成丁的有五郎、六郎和七郎。

分到田地的就有赵老汉和四个成丁的儿子。

与“均田制”相对应的是“租庸调制”,“租”指的是男丁需纳粮税;“调”指的是女眷需纳布税;“庸”则是成丁需服徭役。

“我们家成丁有五人,要纳粮十石。”七郎脱口而出。

赵五郎和赵六郎目瞪口呆,他们比七郎大了近十岁,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呢,七郎就把结果算出来了,难道老赵家的脑子都长在七郎头上了?

八岁的大毛问:“幺叔,你是怎么算的?我手指都不够用。”

七郎眨巴着眼睛,一本正经地说:“手指不够用,就把脚趾用上,再不够就把你爷爷和爹、叔叔们的都借一借吧!”

大毛一听,立刻跑到赵老汉跟前,要问爷爷借脚趾。

赵老汉挥手赶开大孙子,拿根木棍在地上划拉半天,结果还真是七郎算的那样,不由得感叹:“我早说我幺儿聪明,不是我自夸,只怕刘翁家的大郎君算得也没这么快。”

“刘翁”名叫刘诚,是村里的大户人家。

周氏也感叹:“那可真是!我幺儿八个月就会喊娘,三岁就会数数,别说刘大郎,我看就是城里贵人的孩子都比不上。”

老夫妻一人一句,把七郎从全村最聪明的孩子说成全益州最聪明的孩子。

三个儿媳抿着嘴笑了起来……笑归笑,但她们也承认,幺叔就是聪明,长大了怕是能到城里做账房~~

算清楚了要交的税,赵老汉就把进城纳粮的任务交给赵大郎和赵二郎。

孩子们一听进城,都嚷着要一起去。

“爹,我要进城长见识。”七郎找到了一个理由。

赵老汉还没说话,一旁的赵大郎哄道:“七郎,你一点点大,要长什么见识?下回再去,听话啊!”

他们兄弟要推那么多粮食,路又不好走,才不要再带上三个小娃。

七郎坚持:“就是年纪小才要长见识,不然长大了就跟大哥你一样了。”

啥叫和他一样?赵大郎摸了摸后脑勺,总觉得幺弟这话不是好话。

七郎又去缠周氏:“娘,你让我去吧,我进城挣钱给你买肉吃。”

“你怎么挣钱?”周氏点了点赵七郎的鼻子,笑道:“你可别把自己给卖了。”

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很受用,幺儿就是孝顺!周氏大手一挥:“去吧!都去!”

赵五郎和赵六郎见状,也凑过来说:“娘,让我们也去?”

周氏还没说话,赵老汉已经瞪了过来:“去什么去?明天给我下地去!天天惦记着玩,七郎还小你们也小吗?”

赵五郎和赵六郎灰溜溜地跑了,看着兴高采烈的幺弟和两个侄子,垂头丧气……做小孩子真好,他们为什么要长大呢!

几个小孩儿在院子里嘻嘻哈哈的你追我赶,直到月亮爬上树梢,这个农家小院才渐渐安静下来。

第二天公鸡刚打鸣,赵家一家人就醒了,今天轮到三嫂林氏做早食,其他人各有安排,待早食做好,周氏走进房里,把幺儿挖起来。

七郎昨晚惦记着进城,进城后怎么挣钱,一下子想得太多思虑过重,很晚才睡着,今天就起不来。

听到周氏的声音,他翻了一个身,撅着小屁股往被子里缩去。

周氏一把捞起七郎,拍了拍他圆圆的小屁股:“又是你念叨着要进城又起不来,等下不带你去,又该哭了。”

整个穿衣服的过程,七郎都闭着眼睛,半睡半醒的任由周氏摆布。

周氏拧了条湿帕子,往他脸上擦了擦。

冷水一激,七郎醒了过来,握着小拳头揉了揉眼睛:“怎么要那么早起。”

“纳粮要排队呢,不早些去,日头升了起来就晒人了。”周氏说着,把赵七郎赶了出去。

三嫂林氏厨艺好,熬得糜子粥也比别家的香,七郎两只小手捧着大碗,像只小猪一样“呼噜噜”地吃。

因他们要出门,三嫂给烙了薄薄的荷叶饼,里头夹了素菜。虽是素菜饼,但在老赵家,能吃到干粮就很不错了。

大毛和二毛盯着荷叶饼:“爹,你不许偷吃啊!”

赵大郎和赵二郎瞪了一眼:“我们又不是小孩子。”

赵七郎还待说什么,赵二郎已经一把抱起他塞进空箩筐里。三个小孩子团团挤在大箩筐里,筐里垫着秸秆,周围是一筐筐的黍米。

赵二郎推起板车,大声道:“卖孩子咯!”

箩筐里的大毛和二毛乐呵呵地跟着喊:“卖孩子咯!”

赵七郎:……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