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甜宠》全文章节周子凡,周老爷子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锦衣甜宠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小林林

简介:窈窈想退掉过世爹娘定的娃娃亲,凌夜教她:“你只说你已与我成婚,便可顺利退亲。”她原以为只是凌夜教予她的权宜之计,却没想到退亲后,竟与凌夜做起了真夫妻\n凌夜:“与我成婚了还想反悔?”

角色:周子凡,周老爷子

《锦衣甜宠》全文章节周子凡,周老爷子小说免费阅读

《锦衣甜宠》第1章 你必须娶免费阅读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棂照入房间,失眠一整晚的窈窈叹了一口气从床上爬起来,呆呆的坐在床上愣着。

阳光照在少女娇好的脸颊上,越发衬得少女明艳动人,可眉心轻锁,仿佛有什么烦心事。

窈窈想起昨天周子凡来找自己时说的话:“窈窈,谁不知道咱俩的娃娃亲是你爹娘在世的时候就定下的,你现在怎能忤逆过世的爹娘,退掉这门亲事呢?”

周子凡是京城周家布庄的少爷,周家的生意做的极大,但只得了这一个儿子,自然从小珍珠宝贝般的养着,从不约束,盼望他能走科举的路子,可这周子凡却养成了一个吃喝嫖赌的纨绔子弟,别说科举了,能不能守住这份家业都不一定。

而窈窈是个孤女,一个人经营着一家偌大的医馆。爹娘在一年前出门办事的时候,意外双双掉下悬崖,这崖深万丈,尸骨早已找不回来了。如今,就剩窈窈一个孤女以及从小定下的一门娃娃亲,就是周家布庄的周子凡。

窈窈想到这里又叹了一口气,大明朝的风气虽然开放,但是她一个孤女就想退掉从小定下的娃娃亲却是有些困难。不说别的,就她现在一个孤女,周家若是退了婚,那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但越是艰难,窈窈却越坚定了退亲的想法。

这门亲事当初是周老爷子提起的,那时周子凡和窈窈都还是襁褓婴儿,窈窈的爹娘刚得爱女还没稀罕够呢,本不想答应,但窈窈的娘与周子凡的娘是手帕交,她听到自己丈夫提起此事,还满心欢喜的想着:她和窈窈的娘就是手帕交,日后两家成为亲家可不就是亲上加亲,她信誓旦旦保证若窈窈嫁到自己家,绝对当亲女儿一般对待,一来二去就定下这样的婚事。

可周老爷子定这婚事,却是冲着窈窈家医馆去的,想的是窈窈嫁过来后,可以方便他霸占医馆,为以后的周家事业铺路。不过,周老爷子这心思却是没有对任何一个人提起,不然周子凡的娘也不会极力促成此事。

但周子凡的娘却在娃娃亲定下的三年后去世了,临去前没有看到亲上加亲,遗憾的走了。

随着时间过去,窈窈出落成楚楚可人的大姑娘,不仅生的摸样好,更在爹娘的呵护下养成了活泼、跳脱的性子,真真是爹娘的贴心小棉袄。

周子凡却从小一副纨绔样子,近来更是喜欢流连青楼,窈窈也十分不喜那周子凡,每每听到他名字都要皱起眉头,窈窈爹娘看到周子凡这样如今这样愈发后悔当初定下来这娃娃亲。

窈窈还记得一年前爹娘郑重地问自己:“窈窈,你可还想嫁给周子凡?”

窈窈说:“若是嫁给此人,我宁愿青灯古佛一辈子。”

还记得自己当时说完这话时,爹娘像是突然下了某种坚定的决心对她说道:“窈窈放心,你若不肯嫁,爹娘是不会让你嫁过去的。”

没多久,爹娘就出门办事了。

窈窈还记得爹娘临走前对她说:“窈窈,你安心在家,爹娘不日就回来了,等爹娘回来,这婚事就作罢,你就不用嫁去周家了。”

可是窈窈却等来爹娘掉下悬崖尸骨不存的消息。刚得知这一消息时,窈窈整个人痛苦不已,但一想到爹娘是为给自己退婚才出的事,心中更加坚定了退婚的想法。若是自己再嫁去周家,岂不是爹娘在天有灵都不得安息。

但眼下,退婚并不是窈窈第一要紧的事,让已经去世的爹娘体体面面的走,才是最要紧的事,她强打起精神,准备一切事宜,打算明天为爹娘送灵。

而当晚这一噩耗传来时,周子凡还在青楼花魁怜儿的床上,怜儿打趣道:“呦,周爷,您的岳父岳母没了,您还不去未婚妻前尽一下心意,如今她最需要的就是您了。”

周子凡摸了一把怜儿的柔软,语调下流道:“她需不需要爷,也不知道,可爷现在需要你。”

可周子凡此刻心里却想着:窈窈的爹娘过世了,她现在就是一个孤女,一个孤女怎么配不上自己周家大少爷。

周子凡在青楼胡闹一晚后,清晨才回家,周老爷子仿佛知道儿子整晚不在家,正站在门口等他,周子凡还好奇今天老爷子怎么在门口等他,周老爷子一言不发目光沉沉的看着他,周子凡被看的心里发毛,强笑道:“父亲今日怎么在门口”。

周老爷子:”跟我来书房。“说着便向书房走去

周子凡乖乖跟在周老爷子身后,半晌书房到了,周老爷子推门而进。周子凡也跟着进去,周老爷子在书房坐定,对着周围的下人说道:”这里不需要你们伺候了,都下去吧,出去把门关上。“下人们依言而行。

等下人们都离开后,周老爷子才开口:”窈窈家的事你知道了?你是怎么想的?“

周子凡不以为然的说:”她?她如今一个孤女,怎能配上我周家大少爷。“

周老爷子听到周子凡这话,猛地一拍桌子:”胡闹,你可知当初为父为你定下这门婚事的初衷?“

周子凡不解道:”不就是我娘和她娘是手帕交为了亲上加亲才定的吗?我对她也没有感情,如今她一个孤女,退婚也就退了,又没人给她撑腰,能怎么样?“

周老爷子指着周子凡怒道:”我聪明一世,怎么生出你这么一个糊涂东西,你可知她家有一个医馆,如今她爹娘没了,我们才更要把这婚事定下来,把人娶过来,爹知道你娶一个孤女委屈了,日后等我们把这医馆捏在手里,随便找个理由就休了她,到时候你想要什么娇妻美妾没有“

周子凡撇了撇嘴:“那这孤女,儿子必须要娶吗?”

周老爷子:“你必须娶!今日窈窈在家治丧,吊唁的东西我备好了,你去之前记得把青楼的脂粉洗干净,人还没到我家呢,你收敛一点!”

周子凡听后不情不愿的去了,窈窈本就想与他退婚,打发下人传话:今日事忙,请周公子自便。

周子凡人没见到,碰了一鼻子灰,想拂袖而走,但想起自己爹的嘱托,还是咬着牙关留了下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