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宠婚秦爷请让让秦乐

《完美宠婚秦爷请让让》小说连载于白马时光中文网小说,作者余浅,秦乐辛悦是这本小说的主角。主要讲述了:辛悦本来第二天就应该开心的结婚了,可是却提前收到了一则匿名视频,视频里面的人正式她的未婚夫梁小天。十分委屈的辛悦被闺蜜陈瑶拉去买醉,后来不知道喝了多少杯,迷迷糊糊的知道闺蜜给她放到房间的床上,义气用事的都不知道跟谁随缘了一回,但哪里想到这一随缘,竟随缘到了前男友秦乐身上。

完美宠婚秦爷请让让

《完美宠婚秦爷请让让》文章节选

张亦在办公桌后落座,指了面前的椅子让我坐下后开口询问:“昨天是怎么回事?”

我咧了下嘴,“学长你别问了,事情就那样。”

张亦是我的学长,当初来公司也是得他推荐,在公司对我一直很关照。他听后蹙起眉,却没有再追问,只道:“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给我开口,中午一起吃饭。”

我想了下,没有拒绝。与其留在公司被同事盘问八卦,不如避开了去外面。

可即使我想避,麻烦也会自动找上门来。

快中午的时候办公室来了不速之客——陈瑶。

其实我和她本就在一个公司上班,但却是不同部门,她在前一幢楼的市场部,我在后一幢楼的企划部。以前几乎每天我们俩人中午都一块吃饭,无话不谈。

本以为昨天她与某人新婚,今天不会来公司上班的。没料十一点左右的时候她出现在了我办公室门口,小周眼尖看见了,扬声而喊:“辛悦,陈瑶来找你了。”

我抬起头,目光与之交汇了一瞬,又垂了眸继续工作。

但过片刻,视线里就多了一双脚,头顶传来陈瑶的小声说话:“阿悦,能和你聊两句吗?”

我面无表情地回:“不能。”

假如不是在办公室,假如身边不是有许多同事,在陈瑶出现的一刻我就可能已经发飙了,还至于默然坐在这?

可陈瑶却不死心,她的手撑在了我的桌面上,语声里透着渴盼:“阿悦,我真的想和你认真谈一下,就给我几分钟行不行?”

我缓缓抬起头,目光凉薄地落在那张熟悉的脸上。陈瑶很漂亮,眉眼间透着温柔浅意,加上妆容细致,走到人前总能给人眼睛一亮的感觉,只是我如今再看她,怎么看都是个心机婊。

敛转过眸,淡淡地说:“十分钟。”

找了一处僻静,我站定了等着看陈瑶能说出什么。

却没料陈瑶第一句话就把我给说愣了:“我怀孕了。”

我惊疑转身,只见她目光垂落在脚上,又加了一句:“是小天的。”

那一瞬我感到特别讽刺,没控制住自己,抬手就挥了上去。清脆的巴掌声在半空扬起,陈瑶被我打歪了脸,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她抽噎着说:“阿悦,我知道你一定恨死我了,可是我没有办法,我爱小天,爱得比你都要早,还有,我不能让宝宝出生的时候没有爸爸。”

“爱?”我冷寒了眸子狠狠盯着她,“陈瑶,你配说这个爱字吗?”

陈瑶似受到打击一般身体晃了晃,“阿悦,你不能否定我对小天的爱。你根本就不爱他,这些年你对他呼来喝去的,他早就厌烦了,所以才会找上我。假若不是你对小天没有付出真心,我没想过要介入你们的。”

“梁小天都要成为我丈夫的人,你说我没有付出真心?陈瑶,第三者就是第三者,贴了金也改变不了你小三的事实,假惺惺地来跟我说这些,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你以为我想当第三者?”

“够了!”我忍无可忍,对她我没有半点容忍度,看见她这种假装可怜的样子就有一股心火直往外冒。我逼近一步,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质问:“我晚上还跟你一起喝酒,早上醒来就躺在了秦乐的床上,你不会告诉我,这事跟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吧?”

陈瑶的眸光闪烁了下,定视了我片刻后忽然道:“是,是我让秦乐带走你的。知道为什么秦乐会帮我吗?因为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亲哥哥!”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她,想过很多种可能都没想过她与秦乐会是亲兄妹。

陈瑶的脸上露出嘲讽:“你口口声声骂我是小三,可知道当年我母亲就是被小三给逼死的?我比你更恨第三者,是我先认识小天的,凭什么你介入我们抢走他?你才是那个真正的第三者!”她扬手而指,只差一点就指到我鼻子了。

而我此时已惊愕地说不出话来,不是因为她倒打一耙骂我介入她跟梁小天,而是她说她母亲是被小三逼死的,那如果秦乐与她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妹,岂不是秦乐的母亲是……

“不可能!”我下意识地喃语出声。

陈瑶听了眸光中露出凶意,她一个箭步到我跟前,狠狠盯着我的眼睛质问:“怎么不可能?你跟小天是哪一天认识的我最清楚,在那之前他的目光原本一直在我身上的,直到你出现,他就变了心。”

无心思听她说跟梁小天有关的事,心头更大的疑惑是——“秦乐是你哥,怎么可能他母亲是小三呢?”这时间顺序上也不对啊。

陈瑶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我指的是这件事,“我爸先娶的我妈,之后婚内出轨搭上了秦家千金,一直哄骗到人家把儿子生下来才要登堂入室,逼我爸与我妈离婚,谁知刚好那时我妈怀了我,生下我没多久就得了产后抑郁症从顶楼跳下去了。”

我唏嘘不已,察觉陈瑶在说起自己母亲死时语气反而没刚才指责我抢走梁小天重。

她觑了眼我,眼神中露出不怀好意:“小悦,有个事不知道当不当告诉你?”

明知她在故意设套,我却没法不跳进去:“什么事?”

“原本我找我哥帮忙他是不愿意的,可第二天居然主动来找我了,你帮我想想看,是什么让我哥改变了主意呢?”

我的脸色一白,因为那个人是我!

秦乐肯定调查过,查到与陈欢即将要结婚的女人是我后,他改变了主意。

陈瑶犹觉不够,凑近到我耳边低语:“你酒里的药是我下的,也是我亲手把你送给我哥的,哦对了,那视频还是我提醒我哥拍的呢,本来我说我先给你拍上一套写真的,但我哥不肯也没法子。不过那晚,我是站在你们门外,确定听到你难耐的声音了才走的。”

我气到浑身发抖,还有人比她更心机婊的吗?我怎么会瞎了眼把她当成闺蜜,结果却亲手把自己送狼入虎口。

到此时我心寒彻底,究竟身处在一个怎样可怕的谎言里?

从梁小天到陈瑶,再从陈瑶到秦乐,他们每一个人都抱有自身的目的,可却将我夹在缝隙中成为牺牲品。本以为被梁小天和闺蜜陈瑶同时欺骗,已经是最坏的局面了,没想到又多一个秦乐!而秦乐为了陈瑶这个妹妹,当真是耍尽心机。

“阿悦,其实你也不亏啊,我哥既有钱人又长得帅,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倒贴上去呢。”

听见陈瑶如是说,我心头那火就控制不住上扬,脱口而出:“谁稀罕谁去贴!”

却在这时,忽然身后传来一道冷哼,我惊转回身,竟见秦乐在身后不远处,长身而倚在墙边,嘴里还叼着烟,扫掠而来的眸光隐含危险。

章节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