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摄政王师尊的怀里撒个娇》全文章节沈绰,都化成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在摄政王师尊的怀里撒个娇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九方千阙

简介:【师徒+爽文+重生+甜宠】作天作地的大国师,被她的摄政王师尊强制宠成小可爱。\n  重活一世,沈绰一舞惊天下,吊打茶婊渣,脚踩白莲花。\n  在她眼中,世间一切,皆为蝼蚁,唯有前世那从未见过真容的师尊,是心中白月光。\n  沈绰摸回师父当年的别院,抱着他的被子打滚,想rua他的银发,抱着他撒娇,看他对她又爱又恨的模样,可师父却找不到了。\n  天下第一摄政白凤宸看得火大,“徒儿既然心里这么多妄想,为师就该好好教你如何‘做’人!”

角色:沈绰,都化成

在摄政王师尊的怀里撒个娇

《在摄政王师尊的怀里撒个娇》第1章 人间绝色,世之公敌免费阅读

“国师沈绰,惑乱江山,十恶不赦!今皇恩浩荡,念及拥立之功,赐予全尸!”门外传来宦官尖细的声音。

天启宫,孤灯如豆,遍地横尸。

沈绰一人独坐妆台,痴痴望向花纹繁复的铜镜。

精致而浓烈的妆容,掩盖了花信之年的娟好。

镜中的影子浑浊,也在望着她,似是嘲笑。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扶暴君,乱江山,如今众叛亲离,到了再也无力回天之时,才后悔当初没有听那人的话?

师父……

墨重雪……

这个名字,一辈子都没敢唤出口。

如今她不惜以身做饵,以命相抵,就是想为这片被自己祸害得一片狼藉的江山,再最后做点事。

“此生余烬,且作烟花一场,请您不要嫌弃。”

沈绰喃喃轻念,一侧的眉梢,倔强扬起,抄起妆台上奢华精致的黄金面具,遮了容颜。

这张面具,就是她的脸。

大国师,就是她的名。

白帝洲天下第一摄政!

耀目的金蓝大氅,以银线绣满奢华繁复的花纹,长且旖旎地拖曳于丝绒红毯之上,这曾是世间最令人顶礼膜拜,最令人望而生畏的色调,也曾是多少人的梦魇。

她起身,第一次亲自动手披衣,衣摆掠地,拂过脚下死去宫人的脸。

赴死,不过是人间最后一场盛宴,何惧之有!

殿门推开,风雪滚滚涌入,扑面而来。

她一袭金蓝鼓动,逆风踏入浩瀚银白之中。

……

丹陛之下,翡翠杯落地,玉碎的声音,浓绿掺杂着毒酒的殷红,妖艳而诡异。

南明御,被沈绰亲手扶起的白帝洲新主,唯恐她不能立时死绝,提剑穿身而过,直末剑柄!

他握着剑的手,染满了血,在她耳边,恨毒了的低语。

“朕忍辱负重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这一日!此后, 皇位,朕会稳稳坐好,千古骂名,国师就放心带着,下地狱去吧!”

“哈哈,可惜啊,南明御,”沈绰下颌抵在南明御肩头,大口大口溢出鲜血的嘴角,笑得诡谲,“在白帝洲,只有本座说谁是皇帝,谁才是皇帝!”

嗤!

话音未落,冷不防,一支金簪,直扎南明御脖颈大脉!

奇准无比,一击必杀!

南明御还来不及多说一个字,便捂着脖颈,向后退了两步,之后,以一种无比震惊的表情,直挺挺倒地。

沈绰身上的金蓝大氅,半截已被鲜血染透,俾睨俯视南明御的尸体,口中沁血,傲然惨笑。

“谁说女人手无缚鸡之力就不能杀人?普天之下,皆为蝼蚁!南明御,在白帝洲,只有本座说谁是皇帝,谁才是皇帝!”

远方,箭雨声呼啸而起,铁蹄撼得整座皇宫摇动。

宫禁失守了!

堕龙黑旗,遮天蔽日,如有神兵天降。

沈绰已耗尽了最后的力气,颓然转身。

是师父吗?

是他来了吗?

墨重雪……!

她踉跄一步,两手握着剑刃,将鲜血淋漓的长剑,一寸一寸从腹中拔出,再拼尽最后力量,深深扎进地面青砖缝中。

之后,挪转身子,将后腰倚在那剑上,面向宫门的方向,明媚婉转的嘴角,微笑上扬。

师父从来都是最疼她的。

他从来都没有弃了她!

可是,皇宫那么大,宫门那么远,她这不孝徒儿,此生不能再拜见了……

人间绝色,世之公敌,瞪着空茫的双眼,望着墨重雪的方向,死不瞑目。

沈绰,孤绝屹立在原地,如被风雪凝固的金蓝色蝴蝶,任凭那人由远处不顾一切地飞奔而来,疯了一般的将她抱住,嘶声竭力地唤她的名字。

强撑了十年的飞扬跋扈,桀骜不驯,最后都化成了漫天飞舞的柔弱细雪,落在他银白的发间,一触即化。

如果有来世,一定要做个好人,不给他丢脸。

如果有来世,一定乖乖听话,不惹他生气。

如果有来世,一定要偷偷摸摸他冰川样的银发,不管那面具下,到底生得是什么模样……

——

作者有话说:

女主:沈绰,风姿绰约的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