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号病患》全文章节唐浩,阿浩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十号病患

小说:科幻

作者:全熟牛扒

简介:异常精神病患援助基金会(AMA),是一个致力于研究“斯皮鲁精神幻症”并救助该种精神疾病患者的非公益组织。他们发现,病患们的幻觉,与现实中的某些异常事物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n自基金会成立的一百五十多年来,基金会共发现了九种病患,将其编号为P1至P9,并尝试救治。\n新时代开启,一位患者进入基金会的眼中,但他却不属于已知序列的任一异常病患!

角色:唐浩,阿浩

《十号病患》全文章节唐浩,阿浩小说免费阅读

《十号病患》第1章 极度真实免费阅读

无名小岛,AMA基金会地下站点。

让人惊恐的警笛声响起,无数安保人员手持枪械,在通讯耳机中指挥人员紧张的声音指示下前往地下广场。

广场中央,一个以特殊金属制作的密闭囚笼正被到场的安保人员团团围困。安保人员们都很安静,除了脚步声外,就只听得到他们那掩盖不住的紧张心跳。

哐当!

突然,囚笼像是被内部的东西给攻击了,那足以堪比坦克装甲硬度的囚笼猛然多出一个令人恐惧的凸起。

哐当!哐当!

囚笼在哀嚎,而安保人员的心在狂跳,他们手指扣在扳机上,似乎只要囚笼里面的东西破笼而出,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释放枪械的火力。

哐当!哐当!哐当!

砸击声不断响起,一些熟悉这一幕的安保人员开始忍不住颤抖起来。

忽然,砸击声停了下来。

安保人员们不敢放松警惕,依旧把枪口对准囚笼,冷汗从他们的脖颈处流下。但足足过了半小时,都没有敲击声再响起。

指挥室内,一群穿着白大褂的人都挥了挥头上的汗水。

“主任!您的通话。”

一名通讯人员站了起来,将话筒递给了一个被众星拱月的中年人。

中年人接过,表情从疑惑,逐渐变得呆滞和惊恐。

“我知道了,放心,五号异常还没突破收容。希望特遣队早日到达。”说完,中年人挂断了通话。

“主任,发生了什么?”白大褂们围了过来。

主任面部呆滞,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缓缓说道:

“上面说,就在刚才,除了一号异常和未被我们收容的八号异常,以及我们站点的五号异常以外,其余异常,都突破了收容。基金会正在搜索巡捕中。”

“什么!”白大褂们惊呼。

主任看着屏幕上,那被安保人员团团围住的密闭囚笼,不禁开始颤抖了起来。

……

两个月后。

宁市老城区的东边,这里的建筑还带着上个年代的记忆,但从四周逐渐逼近的高楼大厦来看,这里也即将改头换面了。

此时正是黄昏,一个衣着单薄的年轻男子沿着四层高的老楼房慢慢走过。

男子左手提着一只塑料袋,里面似乎装得是画笔颜料之类的东西,随着他走动发出响声。而他的右手则拿着一只档案袋,上面写着的是宁市第二人民医院。

“阿浩?今天怎么这么早啊?我听我家老韩说你身体有些不舒服,怎么样了?”

一个大妈正在自家窗外边收被子,看到男子经过,不由得问了两句。

“刘大妈,谢谢关心,我刚从医院回来。过几天可能会去省会的医院看看。”

男子抬起头,露出一张略显瘦削的脸,看上去约莫二十多岁,却不知为何,流露出一股沧桑之感。

“哦,那有啥需要的,给大妈讲啊,当年你爸妈那么照顾街坊邻居,你也不要跟大妈客气。没事就来我家吃饭吧!”刘大妈抱着被子说道。

“谢谢刘大妈好意。”男子笑着摇摇头,朝自己家走去。

他刚走,就有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男子从楼梯口下来。

“妈,你刚跟谁说话呢?”年轻男子挠了挠头。

“老唐家的阿浩。”刘大妈把被子丢给了儿子。

“啊?唐浩?那个杀人犯?他放出来了?”年轻人惊讶,他今天才刚从学校放假回家,很多事情不知道。

“什么杀人犯?我告诉你!可别在人家面前提这个!当年那事本来就冤,你给我嘴巴别乱吱啦!”

刘大妈白了他一眼,利索地把挂杆上的衣服袜子什么的都收了进来。

“可他就是个杀人犯啊……”年轻人小声嘟囔着。

“你可闭嘴吧,人家老唐夫妇当年多照顾我们家你不知道?当初你爸受工伤住院的时候,不是你唐叔叔心善,哪来的钱给你小子读书?”刘大妈敲了敲自己儿子。

“当年那事大家伙都明白,就你们这些读了点书的小子们整天拿着这事说!以后不许再提!尤其是在人唐浩面前!听见没!”

“知道了知道了。”年轻人抱着被子跑上楼。

“唉,也是老唐夫妇命苦,遇上天灾,不然现在……唉,可怜啊。”刘大妈叹息着,看着早已远去的男子的背影,又叹了口气。

唐浩提着自己的东西上了三楼,掏出钥匙打开门。

空旷的屋子里还维持着几年前的装修,尽管已经打扫过了,但有些地方还是带着灰尘。

唐浩捂着头,晃了晃,让自己从孤寂的情绪中恢复过来。

出来已经有三个多月了,他也已经接受了现实。

都不在了。

“昨天才出现过一次幻觉,今天应该不会有了,先把那幅画画完吧。”唐浩喃喃自语。

他叹了口气,走入客厅。

刚走入客厅,他敏锐地发觉了不对劲的地方。

自己走前明明收起了窗帘,可现在,窗帘是放开的。

借助灯光,唐浩清楚地看到了窗帘下面露出的鞋子。

“谁?”

唐浩眼神一变,眯起眼睛,轻轻放下手中的袋子,一边靠近窗户边,一边下意识地朝兜里摸去。

等摸了个空,唐浩才记起自己早就不随身带着家伙了。

恍惚间,窗帘猛然被拨开,一个穿着黑衣的人朝着唐浩扑了过来!

面前闪烁着寒光,这个黑衣人拿着刀!

唐浩一惊,下意识地抬手一挡,肘部抵住了对方的小臂,冲击力却将他压倒在地上,刀尖就悬在离他下巴不到两厘米的位置。

该死!

对方越来越用力,显然是想把刀尖直接刺入他的脖子,致他于死地!

肘部猛然发力,唐浩一个翻滚,从黑衣人的身下溜出。

黑衣人发出恼怒的声音,迅速爬起,再度朝唐浩扑来。

刚翻出去的唐浩没来得及起身,他翻到了墙边,看黑衣人扑来,右腿一收,然后猛然踹出去。

嘭!

这一脚结结实实地踹到了黑衣人的腹部,将他踹飞。

被踹出去的黑衣人居然只是一个踉跄,就又要扑向唐浩。

而唐浩,因为刚刚踢开黑衣人的时候看到的景象,此刻脑子正陷入了空白,居然没能做出反应。

不过,就在黑衣人的动作还没做出前,他忽然浑身颤抖,多次抬起刀,想要朝唐浩移动,却不知为何无法做到,浑身颤抖,仿佛被电击了一般。

终于,黑衣人倒在了地上。

“呼哈……哈……哈……”

略显昏暗的灯光下,唐浩靠着墙缓慢站起,他捂住自己的脖子,大口大口地喘息。胸腔随着喘息一上一下地起伏。

“这,这他妈是什么鬼?”

他震惊地发现,在阴影遮盖下,那个袭击他的黑衣人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融化。

是的,融化。

黑衣人的衣服在融化,手中的匕首也在融化,包括他的肉体都在融化,融化成一滩同样灰暗的液体,正在地板上逐渐流动开来。

唐浩看着这一幕,显得有些惊魂未定。

但这并不是因为一回家就有人拿刀朝他扑来。

若是以前的仇家找到他、要杀他,他都不会是如此反应。

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不仅仅是黑衣人此时正在融化,还有刚刚一脚踹开这个拿刀的黑衣人时,看到的帽檐下的那张脸。

想到这里,唐浩立刻醒转过来,这里是他家,他立刻从简陋的桌子上拿起那把削铅笔的小刀,谨慎地靠近那个已经融化了半边身子的黑衣人。

掀开帽檐,唐浩的脸部抽搐,握着小刀的手微微颤抖。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唐浩还是忍不住震惊。这个人,虽然脸部已经融化了近一半,但另外一半,分明就是唐浩自己!

这个袭击者,长得和他一模一样!

“该死,这难道又是幻觉吗?”

这一切都太诡异了!

唐浩忽然感觉到自己头部炸裂一般的疼痛。他另一只手捂着脑袋,眼中的世界开始变得扭曲,开始变得有各种各样的光交织在一起。

他的耳边,仿佛还响起了让人发狂的呓语。

在疼痛下,唐浩不由自主地半跪在了地上。

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了起来,以至于他都分不清那个正着融化的黑衣人究竟是不是幻觉了。

“药,药!”

他捂着脑袋,从自己的裤兜里摸出药瓶。

赶紧打开,倒了几粒在嘴里,又用刀子狠狠地在自己的大腿上扎了下去。

不知是药产生了作用,还是唐浩的自虐行为让他清醒了许多,总之,没过多久,那让人脑袋炸裂的感觉和那些折磨人的幻觉、声音也消失了。

同时消失的,还有本应该在唐浩面前躺着的那个黑衣人。

地板上干干净净,也没有黑衣人融化后的液体,这不禁让唐浩又惊又惧,摸了摸地板,却没有任何异常。

“真是幻觉吗?这也太真实了……”

唐浩坐在了凳子上,从怀里拿出一个烟盒,打开后,犹豫一番,又放了回去。

幻觉发作的越来越频繁了。

如果不吃药的话,自己估计真的会在幻觉中沉沦下去吧。

对了!

唐浩拿起了药瓶,药瓶的底部有一串签字笔写上去的数字。他的脑中不禁想起了那个医生的话。

“如果有之前没有发生过的情况,那就打我电话。”

……

三个小时前。

宁市中心医院,是宁市唯一的一家有精神科室的医院。

当然了,在09年这个时间段,即使是省里也没有多少精神科专业的医生,更不用说宁市一个小小的五线城市了。

“医生,这药我已经吃了不少了。”

唐浩将挂号单递给主治医师后,就急不可耐地说道。

“额,我知道。”

“医生,药也吃了,该做的检查我前前后后也都做了,可情况没有一点缓解,反而越来越严重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浩的表情显然是对这大腹便便的主治医师失去了信任。

出狱没多久,也就是大约两个月前,他忽然出现了幻觉。

每次,伴随着一阵让人头颅欲裂的痛感,唐浩眼中的一切会混杂在一起。

建筑会扭曲,颜色会混合,世界会变成一张好似随意泼洒颜料的画作,还有那些让人发狂的呓语在他耳边响起,以致于他根本无法思考。

本来因为入狱经历就不好找工作,出了这档子事情,以幻觉平均每两天发作一次的状况,唐浩根本不可能从事任何工作,这也是他急于解决自己病症的原因。

看了一眼挂号单,胖医师嘴角抽搐,摇了摇头。

“唉,你去对面二科室,那里前些天新来了一位省里的医生,你这病找他看看。”

胖医师不耐烦地挥挥手,唐浩的状况他确实无从下手。

他做了他能做的一切。

检查结果显示唐浩一切正常,甚至脑部光片都照了,但依然没有任何异常,这让胖医师都怀疑这小子是故意来寻他开心。

正好,对面科室前些天调来了一位省里的精神科医生,胖医生干脆就把这个烫手山芋甩给他。

“谢谢医生。”

唐浩也明白,对方确实无能为力。

顺着胖医师的指示,唐浩重新去往另外一个科室。

“笃笃!”

“门没锁,进来就是。”门内传来一个懒洋洋地声音。

唐浩皱眉,这声音听着不算太大,应该是个年轻医生。

果然,推门后,唐浩看见诊桌后一位比自己大不了两岁的年轻医生翘着二郎腿,手里拿着一本全是英文的书斜躺着,看上去一点也没有正在工作的样子。

这个医生有一个很显眼的特征,他额头前有一撮灰白色的头发,侧搭在他那副黑框眼镜上。

“医生,龚医生让我来这里。”

唐浩把挂号单递给了年轻医生,一眼瞥见年轻医生的褂子,上面写着医生的名字,莫慈。

这名字真怪。唐浩心里道。

“嗯……”莫医生翻身坐起,伸了个懒腰。拿起一旁的纸笔,倒是有几分正经医生的感觉了。

“叫什么?”

“唐浩。”

“多大了?”

“25。”

“检查过几次了吧?检查结果带了吗?”莫医生上下打量了唐浩几眼。

“带了。”唐浩赶紧把自己的检查结果递给了莫医生。

莫医生接过,一张一张地迅速扫过去,很快,把这些材料丢在桌上。

“你没病。”

唐浩暗叹,又是这样。

“不是,医生,我的情况是这样的……”

好歹是省会里下来的医生,唐浩也不想轻易放弃,当即把自己的症状描述了一遍。

莫医生刚开始听得很随意,但听到唐浩每次出现幻觉的时候还会听到让人发狂的呓语,他明显来了兴趣。

“听得清楚那些声音吗?”莫医生问道。

“不能。”

唐浩摇摇头,看莫医生的样子,他似乎对这个病症有些了解?

莫医生站起,反复踱了几步,面露思考之色。

“你运气很好,这个病,我在米国留学的时候就研究过。”良久,莫医生才讲道。

“那太好了!医生,我……”

唐浩大喜,没有经历过这些幻觉幻声,就难以想象它们到底有多么折磨人。

“你先别激动。”莫医生止住了他的话。

“暂时还不能确定,需要观察一段时间。我明确告诉你,如果真是我知道的那种病,这里治不了,省会里也没条件治。”

唐浩心里一沉,父母去世时给他留下了一大笔遗产,但他不确定这些钱能否支持他把病治好。

“我先给你开点药,再次发病的时候就吃两粒,应该能在十五分钟内对你的病起到抑制作用。”

莫医生在柜子里翻找着,然后拿出一瓶包装上全是英文的药。

唐浩并不知道莫医生的开药方式不符合正常流程,他接过药,发现瓶子后面有一串数字。

“如果有之前没有发生过的情况,那就打我电话,你有手机吧?”

诊断台后,年轻的医生露出微笑。不知为何,这笑容让唐浩有些不太舒服。

就像是一只黄鼠狼,看着来拜年的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