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带着萌宝找爹地》全文章节陆穗穗,妙妙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末世之带着萌宝找爹地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索年

简介:前世,天灾丧尸接连袭来,陆穗穗和儿女惨死丧尸口中.\n一朝重生,萌宝手撕渣男绿茶,脚踹极品亲戚,还捡回大佬爹地.\n大佬:“叫爹地。”\n小公主求抱抱,“爹地,有坏蛋欺负妈咪~”\n大佬一挥手,坏蛋落荒走。\n天才萌宝叉腰,“爹地,你有义务在末世里照顾好妈咪和姐姐。”\n大佬再挥手,豪车,美食,空间,应有尽有。\n妈咪陆穗穗娇滴滴喊:“亲爱的~去你妈的把宝贝们还给老娘!”\n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佬:“来,再生两个。”

角色:陆穗穗,妙妙

《末世之带着萌宝找爹地》全文章节陆穗穗,妙妙小说免费阅读

《末世之带着萌宝找爹地》第1章 重生而来免费阅读

醒来后第三个小时,陆穗穗还坐在地上看着自己的双手,久久回不过神来。

她明明已经死了,在末世后的第三个月,带着一双儿女被队伍里的人推出去抵挡追来的丧尸,死在丧尸嘴里。

一双双腐烂青灰的手撕碎她的身体,她清晰感受到血肉是怎么被撕开,四肢是怎么被扯断的。至死都在保护她的两个宝宝就横尸在离她几米远的地方,幼小瘦弱的身体被无数丧尸踩踏得没了人形,她却连最后一次拥紧两个孩子的机会都没有。

但是现在,她活生生地坐在门口,身体完好无损,只有剧烈的痛楚和撕心裂肺的绝望还残留着,提醒她末世来临的那三个月,并不是太过真切的梦,而是绝对发生过的事实。

呆怔良久,陆穗穗才哆哆嗦嗦地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距离末世爆发,应该还有一年左右,她居然能重生回一年前,还带着无比清晰的记忆?

难道连老天爷都觉得她太可怜,想再给她一次机会?

陆穗穗握紧手机,又哭又笑,跟疯子一样歇斯底里地大吼,将压抑太久的苦闷和恐惧释放出来。过往邻居看到她这副模样,都害怕地逃开,免得她这“精神病”出手伤人。

末世,一个非常可怕的字眼,只有当亲身经历才会知道,那是多恐怖的世界。

陆穗穗清楚记得,末世早有征兆,各种天灾不断袭来,暴雨,地震,海啸,火山喷发,小岛沉没,冰川融化……

之后还出现一种病毒感染者,被人们称为“丧尸”,那种东西没有思想,见人就咬,只有打爆头颅才会“死掉”。

而比丧尸更可怕的,还是人类。陆穗穗自己就间接死于人类手中,被同伴推入丧尸群,还连累一对儿女。

天灾不断,丧尸来袭,人类社会彻底分崩离析,大小战争不断,陆穗穗跟宝宝们在末世里挣扎了三个月,最后还是惨死,尸骨成了丧尸的玩具或食物。

那样可怕的未来,陆穗穗想想都胆寒。

但是她既然已经重生,就必然不能坐以待毙,距离末世还有整整一年,她必须振作起来,不让悲剧重演。

陆穗穗强行打起精神,双腿还在发软,撑着门慢慢站起来。

她刚要回屋整理思绪,就听楼道里传来一声可爱的童音。

“赖姨,妈咪为什么不来接我们,她还是不喜欢我们吗?可是妙妙跟球球已经很努力地不惹妈咪生气了,妈咪要什么时候才会变得像妙妙爱妈咪一样爱着妙妙?”

一听到那天真稚嫩的声音,陆穗穗立即捂住嘴,眼泪无声滑落。

另一道稍微清冷些,却依旧稚嫩的男音说:“妙妙,不许说妈咪坏话,妈咪只是太累了,她很爱我们的,要是被妈咪知道,我们觉得她不爱我们,她一定会难过的。”

先前的女童音立即小声说:“是妙妙错了,妙妙不该怀疑妈咪的爱,赖赖姨也不可以告诉妈咪哦。”

短发女性一左一右牵着两个宝宝的手,爽朗大笑,“妙妙,球球说得对,你们的妈咪只是因为要上班,特别累,没有多少时间照顾你们,其实她比谁都爱着你们的。”

听见三个最重要的人都还活着,陆穗穗的背死死抵着墙,无论如何都止不住哭腔。

妙妙跟球球是一对粉雕玉琢的双胞胎姐弟,今年才三岁,又机灵又懂事,谁看见了都要真心夸一句可爱。

可作为他们的母亲,陆穗穗却对他们又爱又恨。她在二十岁的年纪,被家人送到一个陌生男人的床,春风一度后怀上这对宝宝,又为了保奶奶的命,不得已将宝宝们生下来,为此背上各种骂名,还被迫退学,挺着肚子四处找工作,过着十分艰难的日子。

这三年来,她从没对姐弟俩有什么好脸色,明知道不是他们的错,却依旧把账算到他们身上,恶劣地认为是他们毁了她原本的大好前程。

可孩子爱父母是天性,在末世最后那段时光里,即便再被她厌弃,姐弟俩都始终爱着她,甚至在她被人推进丧尸堆后,还不管不顾地来救她,拼了命想把那些腐烂的死尸推开。

明明是这么可爱的宝贝们,是她太自私,太懦弱,不敢去找真正的罪魁祸首,只能让孩子来承受她的所有委屈和不甘。

她错得实在太离谱,但所幸,还有挽回的机会。

她背抵着门,外面的人始终推不开,疑惑地说,“里头卡住了?穗穗,你在吗,快开门,我热死了!”

周小莱的声音将失神的陆穗穗唤回,她赶紧擦掉眼泪,努力平复心情,而后将门打开。

门后,一大两小三张脸都惊讶地看着她。

周小莱率先问,“你怎么哭了,你那更年期领导又欺负你了?干,要不要老娘拿刀削了她?”

陆穗穗好气又好笑,“你能不能文明点,在孩子们面前说什么脏话呢?”

说话间她竭力忍住不让眼泪决堤,而后低头去看两个宝宝。

孩子们长得极其可爱,五官之间跟她有些相似,因为刚从外面回来,脸红彤彤的,非常健康,跟陆穗穗记忆最后,那面黄肌瘦,骨瘦如柴的模样判若两人。

陆穗穗一想起那段颠沛流离,很可能一整天都滴水不进的日子就心慌,更觉得愧对宝宝们。要是她能再厉害一点,不那么软弱可欺,两个宝宝也不至于受那么多苦。

陆穗穗吸了吸鼻子,蹲下身张开双臂,面向两个孩子,“来,让妈咪抱抱。”

妙妙跟球球都吃惊地对视一眼,摸不准陆穗穗想做什么。

妈咪虽然不会虐待他们,可是平时根本也不会主动拥抱他们,难道是今天天气太热,把脑子烧坏了?

人小鬼大的球球忧郁地看着陆穗穗,心想妈咪也傻了,他又还没长大,以后不但要保护傻姐姐,还要保护傻妈咪,这可怎么办才好?

面对陆穗穗的盛情,妙妙犹豫再三,终究还是抵不过对妈咪的怀抱的渴望,扑进陆穗穗怀里。

抱着柔软的小身体,陆穗穗鼻子一酸,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球球见状也不再躲闪,扑进陆穗穗怀里给她擦眼泪,小小的胸口微微起伏。

妈咪一定是受委屈了,所以才会这么难过地哭泣的,他一定要尽快长大,只有长得比门还高了,就没人敢欺负妈咪了!

周小莱看了半天,实在也搞不懂陆穗穗怎么就转了性子,突然上演母子情深的一幕,不过她跟陆穗穗是发小,感情不是一般的深厚,见状索性先回自家去,等她们母子三人哭够了再过来。

陆穗穗一哭,妙妙跟球球就跟着哭,又担心会被陆穗穗嫌吵,就小声地抽泣,一边帮妈咪擦眼泪,眼睛都哭肿了。

等终于哭够了,陆穗穗又领两个孩子去洗脸,时时刻刻眼睛都无法从孩子们身上移开,怎么都看不腻。

前世,最后的那三个月里,不管再艰难,她都不舍得放开孩子们一点,一边呵斥,一边紧紧地拽着,生怕他们会走丢。如今能够回来,她更是担心孩子们会从自己眼前突然消失,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妙妙,你跟球球洗完了手就去玩玩具,妈咪今晚上给你们做好吃的好不好?”给女儿擦完了脸,陆穗穗想起孩子们最后瘦骨嶙峋的模样,无比强烈地渴望能立马去给孩子们做顿饭。

“好的妈咪,妙妙会监督球球洗白白的。”妙妙举起短胖白嫩的小手,像发誓一样对陆穗穗郑重地做出保证。

球球也跟着点头,有些担心地看着陆穗穗。

妈咪果然是傻了,居然这么积极主动地要做好吃的给他们,他身上的担子实在太重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