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么破!渣男的金主求复合》全文章节许铭轩,慕仲谦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肿么破!渣男的金主求复合

小说:纯爱

作者:黑特

简介:【双男主、破镜重圆、1V1、现实向】\n向一自幼父母双亡,缺钱缺爱缺安全感。\n慕仲谦的出现,让他沦陷。\n他以为他们相互理解,彼此深爱。\n直到发现慕仲谦胸口纹着别人的名字,\n才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他的玩物,\n才明白天生命苦的小人物配不上富家子弟天之骄子。\n才惊觉除了父母双亡,他们根本没有共鸣。\n既然真心捂不热石头,离开换不来挽留,\n索性一别两宽、各生欢喜。\n三年后,再次相遇。\n却依然难逃命运的捉弄……

角色:许铭轩,慕仲谦

《肿么破!渣男的金主求复合》全文章节许铭轩,慕仲谦小说免费阅读

《肿么破!渣男的金主求复合》第1章 我们分手吧免费阅读

【学长,我在你家,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错了,你接电话好么?】

【我会一直等你,求你回来行么?】

一连发出了三条信息,向一坐在漆黑的客厅里,抱着手机发呆,却没有任何回应,明亮的手机屏幕在黑暗中格外刺眼。

窗外的倾盆大雨依旧肆虐咆哮,向一顾不上擦干被雨水打湿的发丝,潮湿的衣服粘在身上异常冰凉,他又拨了一遍熟悉的号码,还是没人接听。

头开始剧烈的疼痛,不知道是因为淋了雨,还是因为喝了酒,抑或是因为酒桌上那几个兄弟无意间提起许铭轩傍了个有钱人……

向一只觉得思绪纷乱,脑袋晕晕乎乎的,但防盗门传来一丝响动的时候,他几乎是从沙发上跳起来冲过去的。

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他扑进来了来人怀里,环住了他的脖子,咬住了他的唇。

去他的羞涩,管什么矜持,此刻他只想做最想做的事情。

熟悉的味道刺激着他的感官,酒精在黑暗中吞噬着他的理智,暧昧的气息在氤氲中被不断放大,激情的火花迸射,将他彻底点燃。

……

向一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口干舌燥。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他身上,他翻了个身,浑身酸痛。

枕边无人,但还有余温。

头有点痛,向一半眯着眼睛,看到窗边的沙发上坐着个人,背着光,看不大清楚脸。

“你怎么起这么早?”他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宿醉总是令人不太舒服。

“不早了。”那人声音有些沙哑。

迟钝了有那么三秒钟,向一猛的睁开了眼睛,顿时睡意全无。

这声音不是许铭轩!

但太过于熟悉,熟悉到心底一阵悸动,然后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

他僵在床上,甚至不敢再抬头去看一眼,去印证心中的疑惑。

凌乱的片段在脑中拼凑着昨夜疯狂的画面,从玄关到客厅,从沙发到床上,他们彼此索要,彼此给予,缠绵了不知道多少次……

向一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看了看坐在几步开外沙发上的人。

这一次,他看清了。

心,像是沉入了万丈深渊。

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盯着他看的男人,叫慕仲谦。

西装革履,衣衫整齐,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盯着他,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卧槽,向一暗骂一声,内心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他一时之间不知所措,在床上继续躺着也不是,翻身下床也不是,恨不得原地火化。

“啪嗒”一声,慕仲谦点燃了一支烟,他似乎极具耐心,就这样在沉默中和向一对峙。

向一觉得尴尬极了,慕仲谦为什么会在许铭轩家里?许铭轩呢?昨晚和他滚床单的是谁?

心中疑惑太多,但他此刻,最关心的是自己的衣服在哪里,他要怎么优雅的下床才合适。

毕竟,自己在三年前以优雅的姿态甩了这个男人,而保持优雅是很重要的事情。

遗憾的是,余光扫遍了整个卧室也没有他的衣服,恐怕昨晚他在客厅里就彻底的解放了自我。

心中哀嚎一声,他裹了条被单去客厅捡衣服。

头有点晕,八成是昨夜淋雨后感冒了。

余光落在一片狼藉的床上,清楚的提醒着他昨夜有多真实。

“你这么矜持的么?和昨晚的奔放还真是差距挺大的。”慕仲谦似笑非笑,吞吐着烟圈。

向一顿时头就大了,看来,昨晚和他在一起的,还真是眼前这位。

老天爷还真会和他开玩笑。

“裹那么严干嘛?”慕仲谦起身,靠在卧室门框上,看着慌乱的向一,一脸玩味:“你身上有哪一寸是我没见过没摸过的么?”

向一没理会他,只想穿好衣服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不过说真的,三年不见,你的技术还是差劲啊,许铭轩把你教育的不行。”语气中满是鄙视。

“滚蛋。”向一心烦意乱,胡乱的套上衣服,找到手机,没有任何消息。

“你打算怎么跟你的学长交代呢?”慕仲谦靠在门框上,双手环于胸前,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看起来又贱又痞。

“我们之间的事……你不要跟他乱说。”向一这个要求提的很没底气。

“我们之间……风流一夜的事情?还是三年前你给我做情人的事情?”慕仲谦一副玩味的表情。

“到底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许铭轩的公寓里?”向一咬牙切齿,有点恼怒。

“嗯?他告诉你这是他的公寓,却没有跟你说是我给他的么?”慕仲谦唇角闪过一丝讥笑。

昨晚酒桌上别人说的话回荡在向一脑中,原来,许铭轩攀了个金主的事情,是真的。

只不过这个金主,竟然是慕仲谦,生活,也太戏剧化了吧。

原来如此,苦笑一声,向一拾起外套,搭在肩上,朝外走去,他只想赶紧离开这个令他窒息的地方。

他不是没有幻想过与慕仲谦的重逢,有千帆过尽的沧桑,有繁华褪去的真实,也有沧海桑田的释然,但没有一种是眼下的尴尬与不堪……

眼下这种情况,他真的不知该如何应对。

屋漏偏逢连夜雨——

门忽然被推开,许铭轩看着站在屋子里的两个人,愣在了原地。

向一看向许铭轩,他期待一个解释。

“慕哥,你怎么来了?”许铭轩却像没看见他一样,一脸慌张的走向慕仲谦。

慕仲谦嗤笑一声,“我不来,怎么知道你金屋藏娇呢?”他说着眼神瞟向向一这边,向一避开他的眼神。

“哥,不是,你听我解释,”许铭轩急了,“他就是我一普通同学,我学弟,昨天喝多了不敢回家来我这凑合一晚上,我们没别的关系,你别想多了。”

生怕慕仲谦不相信,许铭轩转向向一使眼色,“学弟,是吧?”

如果不是站在这里亲耳听到,向一根本不能相信这话出自许铭轩之口,一个月以前,许铭轩信誓旦旦请求和他在一起时的那份真挚还浮现在脑海,此刻想起来,还真是讽刺,真是笑话。

“原来就是个普通同学而已……”慕仲谦说着看了看向一,表情耐人寻味。

向一只觉得很累,宿醉后的头痛,以及被折腾了一夜的快要散架的身子,就连站着都觉得困难,他不想解释争辩什么了,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

他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家,好在这个时候大哥不在家,否则他还真不知道如何解释他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

他想好好冲个澡,但当刺骨的冰水浇在身上激起一身鸡皮疙瘩时才发现热水器不知何时坏了。

也罢,就让冷水浇熄他的昏沉,让自己清醒冷静一下吧。

向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身上遍布吻痕,他内心五味杂陈。

昨夜的缠绵,种种画面,不断浮现在他脑中,他不愿去想,可记忆偏偏像粘在鞋底的口香糖,怎么都甩不掉……

在洗手间里呆滞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直到肚子叫唤他才出来。

冰箱里除了啤酒,没什么能吃的,他懒得出门,拆开一包挂面,打算煮点面条。

脑袋里一片空白,打开燃气灶,往锅里添水,下面条,他的动作机械而生硬。

等待水烧开的空闲,他拿起手机,许铭轩给他发了两条信息:

【一一,昨夜我和朋友在一起,喝多了,没看到你的电话,我在别人面前说你只是普通同学,是不想暴露我们的关系,你知道的,关系一旦暴露,身边的人会怎么看我们,请你谅解,别生气呀。】

【还有,慕仲谦,就是早晨那个男人,他什么时候去的?你跟他都说了什么?】

向一冷笑,没有回复,扔下了手机。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他没有一点准备,毫无招架之力。

面条煮好了,他依然很饿,可吃了两口后却怎么也吃不下去了,没有食欲,甚至有点恶心的感觉。

生活真TM操蛋,他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接受了许铭轩的表白,结果来这一出,如果昨晚换了是别人也就算了,他顶多当作来了场一夜情,过了就过了,可偏偏……

思绪被突如其来的电话声打断。

许铭轩打来的。

“向一,你跟慕仲谦到底说了什么?你不觉得你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么?”许铭轩开门见山,语气不善。

向一哑然。

“你哑巴了?我问你话呢?”许铭轩很不耐烦。

“他是你什么人?难道不应该是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么?”向一语气冰冷。

电话那端沉默了有三秒钟,“我以后跟你解释行么?你先告诉我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慕仲谦什么时候去的,你们到底聊了什么?”

许铭轩的语气软了下来,近似哀求。

“没聊什么,他就跟我说,那房子是他给你的。”

“然后呢?”许铭轩心急火燎。

“然后,他说你技术不行,有待加强锻炼。”

“……”

“还有……”向一顿了顿,一字一字的强调,“我们分手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