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命后,她只想当咸鱼却成白切黑》全文章节岳筝生,林佩兰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改命后,她只想当咸鱼却成白切黑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徐徽星

简介:借尸还魂后,言枣只想长命百岁。\n毕竟经历了五道轮回,却回回活不过及笄,次次死于非命,已没有比活着更难的事了。\n她本多疑谨慎,凡事先考虑自身安全。\n她骨子里的冷漠,靠的不够近是看不见的。\n借尸还魂后,代价百倍讨回,她注定死后难逃魂飞魄散,永无来世。\n言枣本想当个凡夫俗子。\n如今她却知晓,爱与恨,有时比生命更重要。\n\n(家长里短,江湖恩怨,国恨家仇为主)\n(感情线为辅)

角色:岳筝生,林佩兰

《改命后,她只想当咸鱼却成白切黑》全文章节岳筝生,林佩兰小说免费阅读

《改命后,她只想当咸鱼却成白切黑》第1章 借尸还魂免费阅读

“你是谁?”

奈何桥上坐着一位女子。

她正盯着引渡使,柳眉微蹙,示意他表明身份。

“小的是这地府里的引渡使,来引你进轮回。”

引渡使微不可察地轻叹口气,回回都要闹这一出,怎么还没完吗?

“你是引渡使,那,我是谁?”

女子移开目光,往桥下的忘川河看去,隐约瞧见一张惨白的脸,唇边还晕染大片血迹。

她心生不快,缓缓从袖中抽出帕子,以水面为镜,姿态优雅地将血渍一点点擦去,边听引渡使说道——

“你有五个名字,你想知道哪一个?”

女子的纤纤玉手在空中停了停,好似陷入了回忆里。

不多时,她忽露出疑惑的神情,仍是望着忘川河的水面问道:“你说五个名字,我便想到前不久遇见一个人,许是鬼差,他问我,怎么入了五次轮回,还活不过十五岁?正巧你方才提起了,不如一并说给我听。”

引渡使面无波澜,听她如此吩咐,无奈闭闭眼,板正地站她身后,像念书似的死气沉沉着开口。

“那鬼差说的不错,第一世你名为言尔若,虽是个武林世家小姐,但与武绝缘,在及笄当日被敌家推入池塘溺毙。”

“第二世你名为张榆,十二岁时因在朝为官的父亲被诬陷意图谋反,落了个满门抄斩的下场。”

“第三世你名为林佩兰,是富商最宠爱的独女,十三岁那年因贪吃了一颗山楂而被生生噎死。”

“错了。”女子支着下巴认真听,亦认真纠正他,“并非山楂,而是一颗难得一见的大枣。”

“的确是大枣。”引渡使扫了那女子背影一眼,继续说:“第四世你叫岳筝,生于享有盛誉的书香世家,可惜自幼身染奇疾,于十岁时病发,不治身亡。”

“第五世……”

“第五世,我贵为公主,既无恶疾,也无仇敌。”

女子倏然打断引渡使,从他口中接过话头。

“这一世,我行事格外小心谨慎,日日提心吊胆,这才好不容易又盼来了及笄,可天要亡我,竟令我被一棵枯死的古树砸中。”

女子嗤的一声笑了,只是笑意仅仅浮于嘴边。

她身上的华服已陈旧了,破了几处,裂开的料子坠着似断不断,已看不出原先是何颜色,整个蒙上了一层铁锈般的暗红,也不知是血还是什么。

她黑黝黝的眼眸轻轻一转,看向引渡使,问他亦自问:“你说,我未曾种下恶因,为何却要世世忍这苦果?”

引渡使不言,只摇摇头。

这世间万物的因果,向来由不得自己左右,又哪里会有答案给她。

“罢了。”女子早料到引渡使的反应,她平静一笑,“五次轮回了,每一回我都会喝下忘尘,可那些前世旧忆偏偏忘不掉,皆会随我年岁的渐长通通想起,身为引渡使,这,你总能给我一个解释吧?”

引渡使简单答她:“给不了。”

这样的回答仿佛令女子失望了,她心有感伤的垂下眼帘,绞着手帕,模样好不可怜。

“演完了?”

引渡使却不配合,淡淡开口:“每回都要演一次,小的真不想演了,你怎么还不说该如何称呼你,这称呼又是如何来的?”

被戳穿了心思,女子怨念地瞪他一眼,急急道:“那五个名字与我何时有过缘分,你就唤我言枣吧,言是我第一世的姓,而这枣字嘛,你既知我第三世是如何死的,那就知为何取这个字了。”

说罢又想起什么,朝引渡使讽一句:“你方才还说我是吃山楂噎死的,若非我回回故作想不起,你怕是早都忘干净了。”

五道轮回,于她而言何其的短,又何其的漫长。

活在人世不过匆匆十几年,死在地府等待轮回却已有几十年那么久,若不为自己寻些事情苦中作乐,言枣怕是会疯。

安静地,由里到外,完全的疯掉。

引渡使也知晓她心里苦,虽嘴上这般说,每回还是陪着演完了再送她上路。

这一次却急着做什么似的,催她:“好了,时辰不早了,快和小的一起走吧。”

言枣察觉出不对劲,她瞟一眼引渡使的面无表情,暗地猜测这其中会有何缘由。

但思虑了片刻,还是选择不多问,起身随他一起走了。

引渡使这一路无言,脚步极快。

言枣跟的颇有些吃力,直走到轮回台才停下来。

轮回台这个地方言枣可熟的很,闭着眼都能走到。

此刻却见这里莫说等着进轮回的鬼了,连一向寸步不离,严加看守的鬼差也不见踪影。

言枣正疑惑不解,一旁引渡使却迈开步伐,将腰间的斩鬼剑利落抽出,脚下一蹬,攥着剑柄向正前方猛然刺去。

动作又快又狠,刺在空中,好似周遭有一堵看不见的墙。

剑锋上飘着淡淡黑雾,倒像是在流动的,正极缓地向周围蔓延。

引渡使随即松开剑柄,剑身稳稳悬在半空,他对言枣点点头:“结界维持不了多久,我们要尽快。”

“你……”言枣眨眨眼,惊讶望向引渡使,不知他费如此大的功夫到底要做什么。

只见引渡使一甩衣摆盘腿坐于地,伸出两指极快的于空中画了一字,再以掌向轮回台作法。

言枣顺着望去,起初她怔住了,简直不敢相信,直至走到跟前看了个仔细,才明白这结界是为何布下。

“你从哪里弄来的女尸?”

言枣伸出手,隔空一点点抚过那女尸的灰白面容。

引渡使起身站于言枣身侧,同她一起打量这具女尸:“时间紧迫不容小的一五一十说与你听,小的只能粗略说个大概,这女尸是小的和一位已亡神女做的交易。”

言枣难以置信:“神女?这女尸……是交易?”

“对。”引渡使继续解释道:“她本阳寿未尽,但犯下的罪孽太重,背的人命太多,当得知神女需要献祭她的魂来逆转时间重返人世时,许是悔过吧,她答应了。不过要取活人的魂献祭,仅凭一位已亡神女的力量是很难做到的,小的便要来了这副肉身,答应助神女一臂之力。”

言枣盯着女尸的面孔,见她眉目清秀如碧玉,虽面如死灰,却不难想像她生前的灵动可人。

这样的女子,竟会欠下累累血债,却又为了赎罪自愿献出魂魄,当真是奇也。

“那,你要这女尸是做什么用的?”言枣隐约有了答案,且预感越来越强烈。

果不其然,引渡使道:“小的会将你的魂引入她的肉身,然后在神女献祭完成时,送你们回到五年前这女尸及笄那天,据神女所说,那天正是一切孽债的起点,若能把握机会,或可扭转乾坤。”

“但……这毕竟不是我的身体,我亦没有她的记忆,若我进了她的身,却无半点像她,如此真的没问题吗?”

言枣放心不下,此事听起来过于危险,这可是要她接手一个陌生人的人生啊。

她是谁,她是如何长大的,她身处的那一世又是怎样,言枣一概不知。

引渡使当然也考虑到了这些困难,他挥一挥衣袖,打开了轮回台的入口:“你若不愿,亦可如从前一样进轮回,但倘若你选择这女尸,这一世,将是你最后一世,无论你活了多久,终归难逃魂飞魄散的下场,定是会与这女尸一般,永无来世。”

“永无来世?”

言枣一愣,眼神里分明有些慌张。

她未曾想过,借尸还魂的代价竟会如此深重,让人难以偿还。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