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棋局》全文章节洪启,顾长卿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众生棋局

小说:玄幻

作者:我如影随形

简介:诸天万界,每一位强者都想做那执子的棋手,将人玩弄于股掌之间。\n然而殊不知自己却成了别人的棋子。\n以天地为棋盘,众生为棋子,撩弄风云,执掌生死!\n“抱歉,我对棋手不感兴趣!我只想做那个永远听话的棋子。”\n“虚伪!你要做的是制定规则的人!”

角色:洪启,顾长卿

《众生棋局》全文章节洪启,顾长卿小说免费阅读

《众生棋局》第1章 诡异的铜镜免费阅读

午后的阳光最让人着迷,迷着迷着就就睡着了,摇椅上的男人就是这样。原本有些英俊的脸上此刻却荡漾着猥琐的笑容,也不知这厮做了个什么样的梦。

洪启,是洪记当铺的少东家,在这个十八线小县城里也算是个富二代了,不过对于洪记当铺的伙计们,这个少东家却很陌生,因为他是一年前才从总店过来的。掌柜的一眼就认出洪记少东家,激动地哇哇大哭,伙计们也就接受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洪启的生活简单而枯燥,吃完饭了就逛逛街,和涂家酒楼门口的老酒鬼聊聊天打打屁,之后就回家躺在树下晒太阳,最后就是睡觉。尽管如此,洪启却甚是惬意。

一个穿着土黄色粗布的老者走进洪记当铺,“呦,老爷子,您午安。”

“嗯,伙计,来,我这有个老物件,你给看看值几个钱。”

说着老者从怀里拿出一面镜子,这是一面铜镜,锈迹斑斑的镜圈仿佛诉说着沧桑的历史变迁,铜镜的背面刻着一只从来没见过的怪鸟,小小的一只鸟儿却有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感觉,洪三儿感觉有些滑稽。

突然怪鸟看了他一眼,这可把洪三儿吓了一跳,险些将铜镜脱手“我的妈呀,真够邪门的。”洪三儿暗道。

“老爷子,您这个铜镜可是有年头了,我不太懂,说的不对,您提点。”洪三儿接着说道,“我看啊,按这镜子的材质和做工来看,至少得有五百年了,放今儿个无论是咱们祁连国,还是周边这些国家,都不用这种工艺。而圈边上的这种花应该是换锦,前朝的物件上有过类似的修饰,至于这背后的鸟儿,”说道这里却是说不下去了。

“那是一只凤,好了,你说的和我知道的差不多,你给个价吧。”

“这个,这样老人家你说个数,我要能做主就给您办了,要是做不了主就去找掌柜的。”

“嗯,我不死当,急用钱,你给五万通宝吧”

洪三儿一听才五万通宝立刻满口答应,“成交,我这就给您取钱。”

老者走后,洪三儿暗自欣喜,看着老者的样子哪里像是会赎回的,最后又便宜了自家,等赎期一过,自己那份少不了了。

一乘小轿停在泽城外一座高山之上,四名轿夫面无表情的垂手而立,“东西他们收了?”沙哑的声音从轿中传来。

“是的,先生,按照您的吩咐,没出现任何意外。”老者欲言又止,他很想知道轿中人的意图,不过他很清楚不该知道的事最好不知道。

“顾长卿,你做的很好,不该知道的就不要去问,对大家都好。你留在这里几天,等这里乱成一锅粥的时候就可以离开了,看在你还算听话的份上,记住,千万别打当铺的主意,想都不能想!我们走吧。”

顾长卿注视着小轿的离去,又转过头望向山下那座小城,可惜了,如此祥和的小城,真不失为一个养老的好地方。这个铜镜究竟是什么,顾长卿也不知道,唯一让他肯定的是,它绝对是一个煞物,这无关修为,是顾长卿保命的本能感应。顾长卿收拾心情,原地坐下,屏气凝神进入聚脉周天之境。

泽城远离边关,也不是交通枢纽,更没有商用资源,很难想象这里会建立一座城镇。金乌西坠,玉兔东升,原本就不吵闹的小镇更加安静,洪记当铺的仓库西架上,盛放着一面古朴的铜镜,而此时原本有些斑驳的镜面却变得格外光滑。铜镜外圈上的雕花在颤动,仿佛活过来一样,紧接着镜背上的鸟儿张开了嘴,发出一声鸣叫。这声音之大直冲霄汉,却不具任何杀伤力,最为诡异的是无论多远,听到的声音都是那么大,有的人听到的是喜悦,有的人听到的是愤怒,有的人听到的是不甘,有的人听到的是悔恨。

“快,去看看,声音是从仓库那边传来的!”洪记当铺的大掌柜洪四海喊道,几个伙计训练有素的冲进了仓库。

“这是什么,洪三儿,这是今天你收的?”

“回掌柜的,是小的收的,5万通宝就给收了,我看那老头不像是要赎的人。”

话音未落,回应他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放屁,洪三儿啊洪三儿,你看人是真准啊,这东西他当然不会赎,唉。”说到这,大掌柜说不下去了,顿了顿又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二弟,你带着大家赶紧去收拾,清理账目,带些细软,一个时辰之后在这集-合。”

二掌柜没说什么废话,带着一众伙计赶紧下去忙活,大掌柜对着账房先生道:“正行老弟,你快去后宅,务必要保护好少爷。”

“不必了。”洪启已经来到仓库门口,“四叔爷,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如此诡异。”

眼见众人忙碌,洪四海声音苦涩的对洪启道:“少爷,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这铜镜外圈是一圈的彼岸花,背后锈迹斑斑,正面却异常的平滑光泽,我怀疑这是一件冥器,而且还不是一件普通的冥器,那声鸣叫又那么诡异,唉,真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既然这样,丢掉不行么”

账房先生洪正行接过话,“没那么简单,干我们这行的,遇到些怪事很正常,但是冥器这种东西是坚决不可以接触的,招惹了它,甩是甩不掉的。”

正说着,突然发现洪启走到桌前,拿起这妖邪的青铜古镜,腰一扭,胳膊一伸,然后和谐的来了个大转身,“走你!”也不知洪启有多大的力气,只见那青铜古镜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消失在夜空之中。

大掌柜和账房先生突然感觉一阵麻痹,脑子好像不好使了,传说的恐怖这么就给摆平了?而且是这么一个简单的“走你”?

洪启很享受二人的这种表情,屁大点事,还亘古相传。正当他想嘲笑二人几句的时候,他发现二人的表情变了,变得很纠结,先是欣慰随后变成了恐惧,然后就听大掌柜喊道:“少爷,小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