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仙尊的小野猫又冷又撩》全文章节季娇,苏夕雨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腹黑仙尊的小野猫又冷又撩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醉雨生花

简介:一场逼婚引发的事故让她穿越到了异世大陆。\n灵堂苏醒,被村里人冠上了妖女的称号。\n俗话说祸不单行。\n无意间救下的神秘腹黑男却再次将她带进了鬼门关……\n她只想过平淡的日子。无非就是想在师尊师娘膝下承承欢,顺便修修仙。\n可为何上天又要让她遇到那个忘恩负义的男人……\n他震惊的眼眸中闪耀着明亮的光辉:“你……没死!”\n她死死盯着眼前这个与众人狼狈为奸的衣冠禽兽。字从齿间一一蹦出。\n“敢伤我师尊者–死”

角色:季娇,苏夕雨

《腹黑仙尊的小野猫又冷又撩》全文章节季娇,苏夕雨小说免费阅读

《腹黑仙尊的小野猫又冷又撩》第1章 灵堂穿越免费阅读

天灰蒙蒙的,一辆婚车在悦湾大桥上飞速行驶着。

虽是大喜之日,可在新娘的脸上却看不出任何喜色。她焦急地望向窗外,双手奋力地挣扎着想要挣脱上面的束缚。

突然,感觉身后的手一松,她心里一喜,快速地甩脱手上的绳子,扔掉口中的白布。顾不上手上被勒出的淤痕,颤抖着下巴,看向了一旁的司机。

“放我下去!”

司机见她挣脱了束缚,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不由得抿紧双唇加大了油门。

车窗外的景色快速的后退,一旦行驶过这座大桥,就到了对方的地盘。到时她恐怕就再也没有逃脱的机会了。

苏夕雨下意识地摸了下手腕上的红绳,心里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紧闭的双唇轻启,从牙缝中蹦出两个字“──停──车!”

见对方依然无动于衷,苏夕雨一把撤过方向盘,拼命的向自己这边转打,起身欲要去踩刹车。虽知危险,可此刻她必须拼力一试。

突然,原本空旷的大桥上,不知从哪儿冲出一辆轿车。只听“嘭──”的一声,车身瞬间不受控制的向右边的护栏冲去。

随着又一声巨响,车子撞破了护栏,直直朝悦江下冲去。

苏夕雨顿时大脑一片空白。海水顺着车窗倒灌进驾驶舱,她飞速地解开缠着的安全带,抓着车框欲要爬出车外。可正当身子要探出水面的一瞬间,一股巨大的吸力,将她拖入海底。

水自鼻腔涌入肺部,火辣辣的刺痛感传来。仿佛有一万只蜜蜂在脑子里嗡嗡乱叫。

窒息……还是窒息。

要死了么!苏夕雨心里苦笑。那么就让死亡来得更快些吧,不要让她再这样痛苦了。

突然一道刺眼的白光闪过,苏夕雨隐约看到水底的深处有一个白色的人影,手拿拂尘抬着头一脸微笑地看着她。

空旷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涌来“小丫头,你该回来了……该回来了!”之后她便彻底失去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苏夕雨感觉四周吵吵闹闹的,时不时地还传来阵阵呜咽声吵得她头疼。

好吵,是谁在哭?

“阿云婶,莫要再哭了。夕雨妹妹已经去了,您要是再哭坏了身子,夕雨妹妹是不会瞑目的。”

这是哪里?阿云婶又是谁?

来不及细想,苏夕雨只觉得呼吸困难,堵在胸腔中的那团空气,不停的涌动着,上不去也下不来。

“做不到很坚强,最起码让自己不再懦弱。”

记忆中的声音在脑中响起,苏夕雨的思想与身体极力抗争着,光洁的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可身体却依然动不了。

几番挣扎过她尝试着渐渐收紧双拳,指甲生生地刺进了肉里。强烈的刺痛感传来。她双眼猛然睁大,猛地坐起。抚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周围的空气。

哭声戛然而止!

等到呼吸顺畅,才缓缓抬头看向周围。

只见在这一眼望到边的房间里,有三个人。此刻都傻了般的被钉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

苏夕雨扫过周围,尽是一片萧然之气。墙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白帐。她低头望去,发现在自己脚下不远处的桌上还摆着香火和几盘贡品。

这是……

还没来得及思考,在地上坐着的妇人率先回过神来,艰难地站起颤颤巍巍地走来。眼泪婆娑的一把抱住了她,张口便嗷嗷嚎大哭,那叫一个惨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夕雨心中疑惑。她记得自己是被舅母强行绑上婚车的,好不容易挣脱了绳子,想要阻止司机停下。却不想方向打偏,连人带车一起冲下虹悦大桥。掉进了海里。

可此时,自己这又是在哪?

看着周围这古香古色的摆饰陈设,和衣着古朴的众人。神色凝重。

难不成,自己没有死?还穿越了?怎么可能?

老妇强忍下哭意,万般不舍的摸着她的脸抽泣着“我的儿啊,娘对不起你,要不是娘无能,你又怎会想不开去投井。”

投井?

苏夕雨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两个字。

“阿雨!”

这内容还未消化。一声轻唤传来,她抬头望去。只见这少年身型高挑。虽相貌平平,却气度不凡。一脸亲和儒雅之态。让人不禁生出了几分好感。

那少年虽极力压制,可那眼底闪烁的光辉却骗不了人。“我就知道,那马老头是骗人的。我救你救得及时,你怎么可能会死?”

“妖……妖,妖女!。”

少年话刚说完,站在堂中的另一个中年女人也缓过神来。瞪着浑圆的双眼,颤抖着下巴,正指向这边大叫着。

苏夕雨打量着眼前这个小巧精干的中年女人,头发一丝不苟的挽在脑后。又惊又恐地看着她。

妖女?

这两个字要是现代,那自然不会有人把她当回事。可在这古代,若被定义为妖女,有几个是好下场?

正欲开口,却被一阵清朗的声音给打断了。

“季娇嫂!”

只见那少年大喝一声,皱着眉不满地瞪着那中年女人“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这青天白日的哪来的妖灵?”

眼看二人起了冲突,身边的老妇抹了一把眼泪脸连忙劝慰“云生,别这样,夕雨醒来这是好事,千万别为此伤了和气。”

“娘……”

强撑着身子的手一软,老妇见状赶紧将她扶住。这家一看就知富裕,几乎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连一副像样的棺材都没有,也只能由一块木板来代替。这才没一会儿,手就硌得生疼。

苏夕雨轻喘几口气,缓缓开口“我没有死。我一直是有感觉的。我能感觉到你们都在叫我,救我,可是我就是醒不过来。”

说完看向门口,望着那边一脸厉色的女人,声音又缓了几分继续道:“季娇嫂,我真的不是妖女。”

没几句话,却让她出了一身冷汗。这原主的身子实在是太虚弱了。老妇忙帮她摩挲着后背“娘知道了,你别说了,你别说了!”

一旁的少年见状,眼神闪了闪,原本担忧的眸子染上了一丝怒火,重喘了一口气转身正色道:“此山有灵,我等便是有仙尊庇佑才扎根在此。云生年幼无知,可你怎能糊涂!现在又是会之期,各派仙首接汇聚天清观,又有哪个妖灵敢来造次。”

那季娇被怼得哑口无言。自知理亏又不愿意承认。只觉众人都在针对自己。咬着牙一脸不甘。

苏夕雨听的疑惑,原本以为是这古人愚昧迷信。可听到仙尊,仙首……她又迷茫了,难不成在这世界里真有妖?

“她都死了整整两天了,马老头当时查过是断了气的,我怎么知道她是真的没死。”揪着手里的帕子装腔作势的地边擦泪边说着,眼睛还有意无意地往这边偷看。

看着委屈的季娇,老妇有些举足无措“好了!季娇你也别哭了,咱这邻里几十年了,这事不怪你。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是啊,我还不是为了你们好!万一真是妖灵作祟,夕雨刚走,你又一个人,伤害到你可怎么办。好心当做驴肝肺,哼。”说完还不忘白一眼一旁的云生哭得更凶了。

“是是是!!!”

少年还欲开口,却被苏夕雨的轻咳打断了。这季娇绝非善茬,常言道宁君子勿小人,说的就是这个理。

而刚才这一切她都看在眼里,苏夕雨抚着额头垂下了眼眸,让人看不出情绪。这醒来的几分钟,所接受到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

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冒牌货,对于这里的一切她一无所知。

人情世故方面她要比一般人要敏锐得多。说来也是讽刺。从小寄人篱下。让她看尽了这世间冷暖。练就了一手察言观色的本事。

季娇的不善,她能看得出来。绝不是表面看那么简单。或恨或妒,没有人会凭空对一个人不满。

内心不由感叹。看来这以后的日子要不得太平了。

原主为何会投井,那个叫季娇的又为何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敌意,仙尊又是何人?

她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太阳穴,好看的秀眉微皱。现在她只想好好休息,养足精神还要考虑一下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少年看出了苏夕雨的困倦,憋了一眼还在假装哽咽的季娇。冲着这边柔声说道:“夕雨妹妹好生休息,王富的事情我会帮着想办法,可切莫再冲动了。”说完又冲着老妇点了点头,转身冲着一旁的季娇冷哼一声。甩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