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探秘》全文章节王柏川,正义女神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致命探秘

小说:悬疑

作者:云也暮

简介:神秘高冷的年轻侦探、智商在线的千金萝莉,暖心靠谱的全能大叔,在一个叫“黑狗”的侦探事务所里挣着撸一只胖猫咪,不,这不是重点。他们伸张正义,不修慈悲,专门调查光怪陆离的案件,探求重重迷雾下的致命真相。\n\n赵老板说:我只是在干活挣钱。\n裘大叔说:我只是在伸张正义。\n鹿助理说:我们是在致命探秘。\n胖喵咪说:喵……

角色:王柏川,正义女神

《致命探秘》全文章节王柏川,正义女神小说免费阅读

《致命探秘》第1章 蒙眼的正义女神免费阅读

西海市立大学,一月十一日晚十一点四十五分。

到了这个点儿,整栋行政办公楼也只剩下优秀讲师王柏川还坚守在工位上,面对着和他一样孤独的电脑屏幕,双手一刻不停地飞速敲击着键盘。

保卫大爷按例进行晚间检查,等人都走了,安心锁上大门,回到保卫室一觉睡到天亮。透过窗户看见王柏川的办公室还亮着灯,这已经是他第四次过来了。

“去他大爷的。”大爷骂骂咧咧地把刚从垃圾桶捯饬来的易拉罐丢到地上,然后毫不留情地一记闷脚,将它狠狠踩扁,还不解气地蹂躏了两下。铝制汽水罐在地板上摩擦发出刺耳的噪音,在空荡荡的楼里回响,恰似深闺怨妇的哀嚎。

王柏川聋了一样置若罔闻。

电脑界面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落,一张电子便利贴显示:距离评选西海市年度杰出青年还剩一天。

王柏川作为法学院的年度优秀讲师,经过学校组织的好几轮筛选,好不容易从十余位优秀同仁中脱颖而出,争取到这次参选的机会。校长私下里也曾向王柏川表示,若是这回他能成功当选本市年度杰出青年,在下半年副教授的评选工作上一定把这项荣誉考虑进去。

这次他必须得评上副教授,王柏川心想。眼下,最紧要的是排除杂念、集中精神完成明天的演讲稿。然而时间悄无声息地流逝,转眼只有不到十分钟就将迎来新的一天,枯坐了一晚上,王柏川脑袋里中仍旧是空白一片,毫无思绪。

事实上,一整晚他压根儿也没写出几行字。

不要去想那封信,不要去在意时间,他今天一整天都在努力克制。今天早上,王柏川收到一封未署名的信,那是一封可怕的信。

“不要去想一只粉色的大象!”王柏川自言自语道。

但在讽刺性反弹的效应下,他不受控制的、甚至开始频繁的关注着时间,仿佛有一台老式的时钟在他脑子里滴答滴答地走针,时刻提醒着他那封信中提到的今晚十二点将会发生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内容。

越想忘记,越发强烈的感受到它的无处不在。

他越来越感觉到心绪不宁,并且自己越想平息慌张、控制情绪,心跳就越来越快,他开始深呼吸,大口喘气。整个过程中,他的脑中不断蹦出一些想法:

万一,如果…去看看吧!

别傻了,不会的,这一定只是个玩笑。

笨蛋,没有人会蠢到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你会吗?

“啪”地一声,划破了悄无声息的办公楼,王柏川厚重的手掌重重拍在电脑键盘上,发出干脆的声响。他腾地一下站起身来,椅子往后迅速滑动撞到铁皮文件柜上,紧接着又发出一声突兀的巨响,这下反倒实实在在把不远处正斜着头张望的保卫大爷给吓了一大跳。

王柏川再也无法沉住气,可怕的联想已经占据了太多脑细胞,无论如何,他必须亲自去看一看。快速套上羽绒服,冲出了办公室。

“走了啊!”擦肩而过时,保卫大爷从惊慌中回过神来,略带兴奋地招呼道。

“不不不,我出去走走,待会儿还要回来。”王柏川把衣服帽子猛地盖上头,挡住大半张脸,低低地应了句,全程不敢直视大爷的眼睛。

大爷:“……”

他百分之百肯定大爷裹着军大衣在背后一边瑟瑟发抖,一边嘟囔着极其难听的词汇。好在他溜地飞快,如风般遁出了行政楼。

三九寒天,刀子般的锋利冷风迎面而来,任凭它们一刀一刀地割着他的脸,王柏川仍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学校里最高的建筑“明德楼”跑去。

学生宿舍早已熄了灯,只剩下几盏昏黄的路灯还在静守,校园恢复了白日里没有的格外的安宁。此刻,一切的喧嚣都在黑暗的夜色中静默了,甚至静得连湖面结冰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楚。

十一点五十九分。

王柏川累得气喘吁吁,额头上渐渐渗出汗水,他有些后悔一路上没有闭紧嘴巴,导致胸腔灌进了冷风,喉管像被钝尺一下一下割着一样干疼,带着丝丝血腥气。

距离十二点还有一分钟。此刻,他站在明德楼正下方,恐惧且忐忑地抬头望向八层高的楼顶,不安地找寻着信中所描绘的身着白袍的“正义女神”。心中默默地祈祷着:一定不要、千万不要!

突然,像是被远处楼顶埋伏着的狙击手用红外线瞄准眉心般的,王柏川霎时僵在原地,再也无法动弹。

凛冽的寒风肆无忌惮地往他布满血丝的瞳孔里钻,他的眼睛被一团白色刺得生疼,这个年轻的讲师只呆呆地站在原地。本想大声喊什么,喉咙却怎么也发不出声,用尽了全力,只干巴巴挤出一个字:“不……”

一切都无济于事了!

身穿白色袍子的女孩左手持天平、右手持宝剑,用白色丝巾蒙住双眼,在夜里十二点整纵身跃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那正是蒙眼的正义女神肖像,而这一切,全部和匿名信中所言一模一样。

王柏川眼睁睁地见证着这一切发生,真真切切地发生,他甚至感受到血液溅到脸上的温度,那是比夜半寒风还要锋利千倍万倍的刃才能带来的彻骨寒。第一次感到死亡近在咫尺,甚至来不及思考下一步动作,瞬间整个人被卷进了冰冷的恐惧中。

前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王柏川的灵魂如同在地狱的油锅里滚了一遍,随后缓缓堕入幽暗刺骨的深渊。

哑然失声的他久久静立在寒风中,从震惊颤栗中缓过神来时,十指早已被冻僵。哆哆嗦嗦地从裤兜拿出手机,正准备报警,他突然感觉到,黑暗无声的空气里混着一丝奇异。

有人在悄无声息地靠近!

刚反应过来,还没来得及转身看,王柏川只觉后脑勺裂开一样的疼痛,两眼一黑,霎时没了知觉。

王柏川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六点。

卷翘的眼睫毛微动,迷迷糊糊地半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逐渐变得清晰,紧接着皆是熟悉的场景映入眼帘。

他正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身上还盖着从家里带来的羊毛毯,即便不用眼睛看,仅仅用鼻子闻,这味道他也能第一时间辨认出。

王柏川天生有着异于常人敏锐的嗅觉,同事们经常打趣说他的“狗鼻子”灵得很,该改行去做刑侦。

“哎哟。”王柏川龇牙咧嘴地叫着,后脑勺疼得厉害,用手轻轻一摸,竟鼓了个山丘般大小的包。

等等,昨晚上发生的事情……

像是触发了某个神秘的按钮,被阻断思绪的王柏川猛地回到了现实,机械地从沙发上弹起来,立刻拨通了报警电话。

随后的一小时里,王柏川枯坐在办公室,焦急的等待着警察勘察结果,早没了心思完成竞选演讲稿。他不安地等着被询问,被恐惧和疑惑紧紧包围,电话铃声响起的瞬间,他几乎是同一秒钟按下了接通键。

“喂,王柏川是吗?请你下午到所里走一趟。”

“好的,没问题。同志,请问身份核实了吗?是不是我校的学生?”

“咳…你知不知道报假警是犯法的行为,我们认为有必要对你进行一场当面教育批评。”

“什么?报假警”

“根据我们派去现场勘察的人员反馈,你所反映的情况根本不存在。你是不是昨晚喝醉酒了……”

挂断了电话,王柏川依旧不敢相信,立刻打开手机,登录学校论坛,从顺利地一秒登录的那一刻起,他便隐约觉得事情有些蹊跷。论坛里帖子的无聊程度一如往常,根本不像有大事发生的样子。

他带着疑虑又去了趟明德楼,上课的学生三三两两,没有丝毫异样的痕迹。

“难道昨晚是我产生了幻觉?”王柏川自我怀疑道,顺手挠了挠后脑勺:“嘶!”只轻轻一碰,就疼得他原地起跳。

他越来越不解,一边往回走,一边掏手机查看时间,却从裤兜里摸出一张折叠得整整齐齐的纸条,展开一看,上面字迹清秀地写着:“明媚白昼已消逝,你我惟向黑暗行。——黑狗”

——

作者有话说:

各位可爱的书友们,求书架!求催更!求礼物!码字不易,还望多多支持,随喜功德。谢谢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