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源》全文章节萱雪,岩龙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剑源

小说:玄幻

作者:玄鼎

简介:创造世界的玄幻宝鼎降世,随之诞生的世间十道法则化作了创世十石分散到了世界各个角落。千百万年后,天下间六名奇人亲眼见到了传说中的玄幻宝鼎再次降世!\n浩劫再临!十石再现!谁将搅动风云,阻止灭世任务!双主剧情,从平凡到成长,得到的,失去的,才是这人生真正告诉我们的意义!被读者誉为‘大唐双龙传’后又一精彩故事!诗化仙剑般凄美爱情故事,堪比诛仙笔风!人这东西,到了最后才知道,这一切,不过都是自己选择了的命!

角色:萱雪,岩龙

《剑源》全文章节萱雪,岩龙小说免费阅读

《剑源》第0章 神魔序幕免费阅读

剑术发展至今,已有两千余年,以上古黄帝所铸的第一柄剑器轩辕剑为当之无愧的万剑之源,之后神兵宝剑层出不穷,而炼剑之人亦越来越多。其中便有能人异士参透剑中奥秘,铸造剑源。

剑源,乃剑之魂魄亦是铸剑者之精气。剑源愈强者,其威力愈发强大。强可有开天辟地之功;弱,亦有使风云变幻之效。人类至此掌握天地自然之法术。

而剑源强弱之分,及包括剑的材料,炼制的优劣以及天地之灵力的多少。剑源虽强,但只有少数人才有天赋感觉到剑中魂魄,亦更少有人能够驾御其威力。

剑分好坏,而炼剑之人亦有剑道之分,以剑身龙数为分级。一至三级分别为:瑶嫣、佴怒、飒炎剑道,为一般炼剑人所能达到。而大部分人因天资所限均停滞在了四级思涯剑道,唯有思过,才能越过这天涯之险。所以思涯剑道亦是天资的分水岭。之后,剑术越高,修炼难度越大,修炼时间愈久。五级雾昊境界,便是在雾中已窥到大成之秘诀。六级嫏嬛剑道,境界已至嫏嬛仙府,世人鲜有炼成,唯有几个大派掌门才有此神功。七级麒鲸剑道,威力绝伦,有翻丘倒海之威力,听说曾经在深山老林里有人见过如此高手。而八级魃瀚剑道,九级虹灵剑道,两千余年来未见一人能够炼到如此境界。而至顶级天剑境界,已有毁天灭地之威力,亘古以来只是传说。

而直至二十年前,天下正邪炼剑门派之巨擎:天剑门中,出现了两个惊才绝艳、领袖群伦的绝世人物——杨剑微和龙魌。两人同时入门,十岁开始学剑,二十岁两人均达六级嫏嬛境界,两人自此下山游历。两人参悟天地道法,悟彻剑中精源,加之两人亲同兄弟,经验交流,忽忽十数年,两人竟均不可思议地达到了令人无法相信地九龙虹灵剑道!剑微得名剑神,龙魌得名剑魔。

只是……

东海之边,海潮咆哮,滚滚黑云垒满整个天际。两个人影,暗淡在微微的剑光之中,看不清对方的面容,仿佛世界早已消失。

“我没错!”蓝剑男子对着他怒吼一声。数丈巨大水幕轰然而起,夹杂着愤怒与暴戾铺天盖地的向着金剑男子咆哮而去。一股威力绝伦的力道顷刻间袭向金剑男子,狂风瞬息而至,男子眉间紧锁,任凭衣袖猎猎作响,却无一丝举动。

“轰!”巨浪无情的吞没了金剑男子,乌云翻滚,浪息雷响。蓝剑男子微微握紧了双拳,焦虑的望向浪息之处。

片刻后,一缕金光微微泛起,仿佛世上唯一的光点。金剑男子衣袖未湿,只是缓缓道:“龙魌,你还会担心我……你回头吧……”蓝剑男子深锁眉头,摇头怒吼道:“早就回不了头了。天剑门已经被我灭了!师父也被我杀了!我无路回!剑微,你也明白我只有这样做,她才能活过来!”

金剑男子深深吸气,脸上的愁容仿佛苍穹的乌云般翻滚不息,她的死是他心中唯一的痛。“你以为她愿意你这么做吗?龙魌,你走的太远了,杀的人太多了,只要你回头,师兄一定帮你向世人解释清……”

“别说了!”龙魌怒吼截道:“我不需要他们的理解!那些虚伪的人,要不是萱雪,他们还能活到现在吗?我所做的,都只是为了她,即使她爱的人是你!但是我为她所做的一切,我无怨无悔!”

“龙魌!”

“好了!你别说了!你满嘴的天下苍生,却从来没有为萱雪想过!你这懦夫!你不敢救她,我敢!你休想阻止我!我,才是真正爱她的人!”龙魌神色激动地怒吼道。“龙魌!为了天下苍生,即使失去萱雪,我也必需这么做!你给天下带来了太多的血雨,我必需,必需……”

“杀了你!”

海潮汹涌,雷声隆隆,窜动的电芒在乌云中剧烈闪动,照亮了当今天下正邪第一高手的身影。

“出剑吧!”龙魌右手一祭,一柄泛着幽蓝色的奇剑凭空浮现,剑身上的纹路崎岖纵横,狰狞恐怖,剑柄下九条微型蓝色妖龙盘旋吐雾,盘绕剑身。剑微神色凝重,右手一引,一柄金色仙剑横空而出,剑柄下亦有九条微型金龙昂首咆哮!

没有言语,两人对视一眼,仿佛曾经并肩作战一般即刻出剑。只是这一刻,剑刃所向,却是往昔自己最为珍视的兄弟……

剑微剑诀一引,直指龙魌。龙魌嘴角微扬,双眼渐渐放出红芒,对着剑微倒飞而去。剑至半招,两人飞离海岸已远。龙魌双目大张,剑诀向下,瞬间没入海中。剑微小心谨慎的放出剑气护住全身,而后倒转剑诀,引剑向天,口中念颂口诀。

顷刻间,风云交汇,苍穹的黑幕之中透出一缕金光,电闪雷鸣刹那停止,海浪也渐息渐止,金光如破茧之蛹越放越盛!“嗡!”一声巨响,一道巨大金光,把天地照亮了起来。

“九天一剑!”剑微大吼一声,一柄数十丈的巨大金色气剑从金光中显现而出,朝着龙魌消失的海面直斩而下!

天际中,雷电再起,似神佛漫天,低低梵唱。

巨大金剑夹杂的气流将海面压出了一个巨坑,之后竟在海面之上停了下来!更有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道以剑为媒向剑微传了过来。剑微心下镇定,双手崔力,巨大的剑身周围,九条巨龙如拔地而起般从巨剑剑柄出咆哮而出,龙吟不止。

两股巨力对冲在海面之上,以剑尖为源,一股强大的气流向四周激荡开去。海水不断翻滚,竟似沸腾一般!突然间,巨剑四周喷起数十丈高的水柱,声势惊人。

龙魌不抵剑微力道,缓缓沉了下去,剑微乘胜追击,衣袖一挥,巨剑散去,布起剑气直入海中。

剑微御剑疾飞,四处观察,却因为光线昏暗,始终无法看清海中情景。突然一股巨大的水流迎面扑来,海浪的力道将他撼得在剑上站立不稳,当下气剑挡在胸前,只听“哐啷”一声巨响,一块巨石狠狠的击在了剑身之上,力道之大,绝非人力之所为。

剑微借着水中阻力,只倒退了数步之远,而后才看清了对方。龙魌站于一条巨大岩龙的巨首之上,这条巨龙乃是众多巨大岩石所组成,它的眼珠就足有十人环抱起来之大。

神兽乃是五级剑道以上方可招出的神兽护法,而神龙为神兽护法中的王者!神兽因召唤者属性不同而不同,龙魌剑属阴,九级虹灵岩龙在水中自然是如鱼得水,势如破竹。而剑微剑属阳,护法神兽乃属至刚至阳,此刻在水中对他自是极为不利。

龙魌自是对此了然于胸,此刻看着剑微,双眼放出的红芒比之岩龙更甚:“剑微,我绝不会手下留情的!”水中虽难传音,但龙魌功力过人,这番话语却也说的声动四野。

剑微眉头深锁轻声道:“龙魌,我们之中真的只能活一个吗?”话语虽轻但龙魌听的一清二楚。龙魌深深吸气,厉声道:“这是对敌毫不留情的剑神吗?今天怎么此婆婆妈妈。”剑微只是不语。突

然间龙魌朗声大笑:“‘天剑双子,纵横天下。神魔一体,万古成枯’天下之人总在议论,剑神和剑魔谁更强些,今天就让我们给他们一个答复吧!”话音刚落,龙魌催动岩龙,加之凌厉剑气直冲向剑微。

顷刻间乱流从四面八方向剑微袭来,容不的他半点思考,剑微把心一横,脚踏七星步,剑诀变换,金光刹那间印亮整个深海。“万剑朝阳!”剑微怒吼一声,剑诀平铺,瞬间,万千把巨大的九龙虹灵气剑布满整个深海,剑刃所向,便是龙魌!

此刻,龙魌眼中充满了嫉妒与惊惧的狂热:“师父竟然把天剑之最强招式传给了你!哈哈哈哈!师父啊,师父,你死的应该!就让你看看我是如何破了你引以为傲的最强!”

天地间一片萧然,黑云越盖越浓,黑白充斥着整个世界,而时间唯一的色彩就只剩下了海面上闪烁的金蓝光芒……

次日,正道巨擎,萱雪师门,蓝羽山上。

落桃缤纷,缀满了整座蓝羽山,远远望去,一座桃红色的山峰在飘动的花瓣下,仿佛一支连接于天地之间的羽毛般,飘忽间散放出动人心魄的惊艳。

“哇,哇……”

“剑微,你这是……”一位身着深蓝轻衣的白发老太双眉紧皱问道。剑微脸色苍白,俊秀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清玄掌门。这是我和萱雪的女儿,我想托你将她抚养成人。”

清玄冷哼,长袖一挥,桃树振动,落花纷飞,颇为美丽。

清玄转身道:“堂堂一代剑神和天下三绝的女儿,我小小蓝剑阁怎么敢妄想收其为徒呢?”

“掌门!”剑微突然跪在清玄面前。一代剑神,双膝只跪过师父,未曾求过任何人,今日却宁跪下求人!清玄大惊,失色道:“你,你这是为何?”

“掌门,我知道你恨我带走了你最为得意的弟子——萱雪。但是,让您收依若为徒拭萱雪最大的心愿!而且……而且剑微在世间的日子已经不多了,我只希望……”

清玄先是皱眉,而后倒吸一口凉气。当世正道第一高手,在击败魔道第一高手龙魌后,竟说自己时日不多,怎能不让她瞠目!清玄愣了许久,最后说道:“你,你说什么!”

“为击败龙魌,我已用了禁术,以天剑剑道才将其击败。禁术所致,剑微此刻仅有一日可活。如今剑微唯一的心愿……”剑微怜惜地看着怀中的婴孩,缓缓道:“就是希望掌门能收下依若,之后剑微便可了无牵挂地去陪萱雪了。”剑微猛地磕头道:“望掌门成全!”

世事无常,又有谁能想到,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如今却已行将就木。

清玄注视剑微良久,心绪难平。虽然她恨剑微带走了萱雪,但她心中早已默认了唯一能配,才,貌,剑三绝的萱雪的人,放眼时间,也唯有面前这个人了。

清玄连忙扶起剑微,深情地望着啼哭的婴孩,小心翼翼地接过,轻轻将她摇睡了。清玄微倦的脸上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容:“你看她,多像萱雪啊!”

剑微明白掌门已答应了收依若为徒,此刻也露出一丝笑意。剑微忽然神色肃然,双拳一抱道:“掌门,十八年后,天下将再有浩劫,剑微请求掌门将毕生所学授予依若。十八年后,这场浩劫与依若有着莫大的关系。”

清玄正色道:“依若乃萱雪之女,我将萱雪抚养成人,亦将视之为孙。再者,你夫妻二人为天下的牺牲已经太多了……依若,我自会传我毕生所学!”清玄凝视着剑微,深邃的双眼透出些许不安:“只是,十八年后的浩劫?你指的是?”

剑微苦笑,脸色显得更加惨白,轻声道:“一念之仁,贻害世间。”清玄还待再问,剑微截道:“掌门,这是我天剑门镇门之宝:灿龙剑及天剑决所藏之地图和一封关于十八年后浩劫的书信,望掌门收好,及早寻得天资奇高的男子,将地图交予,以对十八年后之浩劫。天剑门之武学,乃至刚之功,非男子不可。在我死后,世间唯有一人能够得此神功,望掌门慎重择选!若人选一错,浩劫必败!”,剑微扭过头,不再看着依若,“掌门,依若就全拜托你了。”话毕,他望向天际,化作了一道金色剑芒。

“剑微!”清玄急忙喊道,可他早已远去,消失于苍穹之中,只留下纷纷扬扬的桃花飞旋空中,悄悄地落在了依若的额头……

天际,一缕清泪滑过。“萱雪,你会怪我吗?”

清玄回头,正走向大门。刹那间,天际中散开不息的传响,几如当年,悠悠岁月,不曾改变:“萱雪,我爱你!”

那一刻,是谁湿润了眼角将蓝羽山上的桃花尽数凋零,花葬了这一句永恒的誓言,只留下整座蓝羽山来为她而筑的一冢桃花巨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