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灾变:我的异能是没有异能》全文章节李伍,凌晨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全球灾变:我的异能是没有异能

小说:科幻

作者:昊祺

简介:人为病毒席卷世界,全球人类与动物都在变异,有的向好,而有的…….\n核电站爆炸,地下生物倾巢而出,全球氧气上涨,天灾不断!\n末世中前路茫茫,人类将何去何从?\n李伍,异能者中的奇葩,华夏裁决者之一,有人说他是神,也有人说他的是魔!

角色:李伍,凌晨

《全球灾变:我的异能是没有异能》全文章节李伍,凌晨小说免费阅读

《全球灾变:我的异能是没有异能》第1章 死磕海盗免费阅读

揉了揉发胀的眼睛,合上书,李伍转向还在喝酒的老汉发起了牢骚。

“大爷,您说那么一个屁大的地,建四座核电厂干嘛?”

“连累自己不说还连累别人,正常运个货都要多走两千海里”

老汉闻言笑了笑,“你是第一次走海运?”

“是啊”,李伍斜靠在床背懒散道。

“昨天夜里,公司突然来电话,告诉我原本跟船的同事病了,让我临时顶一下”

“我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居然同意了”

李伍摊了摊手,一脸郁闷。

老汉听完嘴咧的更大了,伸手拍了拍旁边的空椅。

“来,过来喝两口,在海上看书很毁眼睛的”

李伍也不客气,起身坐在椅子上,倒了一杯酒,跟大爷碰了一下。

这间客舱是他俩的休息室,他们分别来自不同公司,凌晨上船前,并不认识。

老汉喝了一口酒,看着李伍。

“谁跟你说咱们要绕道走的?我告诉你,一会肯定还走死亡之海”

李伍拿起杯也喝了一口,辛辣的酒水流过嗓子仿佛能喷出火来。

“猜到了!”李伍微微点头

“刚才吃完饭,每个人发防护服的时候,我就猜到了”

说完,又深深叹了一口气。

“刚才发牢骚,就是因为想起这个,真是特么倒霉催的”

“您说我还没结婚呢,一会再给我辐射一个不孕不育来,我找谁说理去”

老汉听完哈哈大笑。

“没那么夸张,核电厂都炸三十年了,辐射也散的差不多了,我看你年龄也就二十多岁吧?”

李伍点头

“二十二,核电爆炸时我妈还没对象呢”

说起核电爆炸,仿佛一下打开了话匣子,老汉笑道

“那你知道死亡之海以前叫什么名字吗?”

李伍摇头,新时代的文艺小青年谁还关心这个?

他就知道那里有四座核电厂爆炸了,死亡之地和死亡之海就是由此而来。

“那里曾经叫马六甲海峡”

老汉喝了一口酒,缓缓道出了真相。

“好像是三十年前吧,当时联合国正式通过了禁用煤炭与石油公约”

“这是由五大常任理事国共同提案,联合国全票通过的一条国际法”

“当时执行力度挺大的,所有用石油的设备都在改,影响最大的就是海运,地上能充电,海里怎么充?”

“所以就在死亡之地建造了四座核电站作为电力中转,那里当时好像叫大马国”

“这四座核电,聚集了全球最先进的技术与防护手段,不夸张的说,即使十级地震都无法撼动分毫”

“那怎么就炸了?”李伍好奇心大起,连忙追问。

老汉抬了抬眼皮,没说话。

李伍看对方闭嘴了,满脸诧异。

什么意思?您老倒是说啊,我衣服都脱了,没下文了?

被李伍盯了半天,老汉嘴角扯了扯。

“我也不知道”

噗,一口老血,险些喷对面一脸,李伍本以为这老头文采奕奕是个王者,谁想到是青铜假扮的。

郁闷的挠挠头皮,继续喝酒,啥也不是。

就在这时,船上的广播响了。

‘全体通知,预计一小时到达死亡之海,请在三十分内换好防护服,不要出舱,预计六个小时后离开该海域’

广播刚完,就看见老汉迅速起身,爬到自己床上开始换装。

李伍惊愕,“不是还有半小时吗?”

“屁的半小时”,老汉一脸愤愤,“我第一次也是这么想的,结果二十多分钟后就开始头晕了”

李伍一听,瞳孔瞬间睁大,一滴冷汗从鬓角滑落,滴在了酒杯里。

随后就看见一道残影飞扑上床,拿起防护服就往身上套,末了还把枕头塞进了裤裆。

兄弟你要挺住。

这一幕看老汉目瞪口呆,卧槽,上船前干过消防员吧。

李伍撇了一眼已经整装完毕的老汉,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屁的消防员,这是爱情的力量。

“睡会吧,几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老汉的提醒再次传来。

李伍本想有样学样,可腿刚弯半截,他就尴尬了。

尼玛,坐不下!

就在他思考要不要把枕头拿出来时,广播大喇叭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原本还悠闲的老汉,面容突然一肃,随即快速起身,骂骂咧咧的就往外跑。

“快去帮忙,海盗来了”

看着一阵风飘出去,李伍明显迟钝了半拍。

“海盗? 这破地方还有海盗?”

低头看了看那厚重的防护服,他第一次感觉,这年头当海盗也不容易。

顺着过道往外跑,不时能看见船员拿着武器在来回穿梭,紧张的气氛也让李伍心中一紧。

“水枪,水枪,后面又有小船过来啦”

“倒刺防护网拉起来”

“快让船转头,前面有人往上爬呢”

刚走到甲板,李伍就听见无数人的呐喊,这时不知从哪窜出一个人,看见他空手,当即就把手里的鱼叉扔了过来。

“快去,围着船看,防止有人爬上来”

拿着鱼叉,李伍明显一愣,可下一刻,他选择了加入,他虽然不是船员,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快速在甲板上奔行,但凡看见海盗射上来的抓钩,李伍就给它弄下去,他也不看海面,谁知道对方有没有枪。

嗖~

刚跑到船尾,一道破风声在耳边炸起,李伍快速弯腰躲避,可他忽略了一件事,抓钩的前端并不伤人,而后面…..

下一刻,抓钩被狠狠一拽,锋利的倒刺瞬间刺破防护服插入大腿,李伍的眼睛一下就红了。

这里的动静惊动了很多人,有船员眼尖,拿着刀就往这边赶。

船员的动作很麻利,砍断拉绳后,就要把李伍往医务室抬。

“没事,帮我把抓钩拔出去”李伍咬牙道。

“胡闹,扎的那么深怎么拔?”船员大喝!

他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遇见这种狠人。

没事,拔!李伍握紧拳,语气很坚决。

此时的李伍双眼通红,给人一种嗜血的感觉,船员深深看了眼对方,一咬牙,手中用力。

闷哼与撕破衣服的声音同时响起,船员只觉得手中一轻,这是抓钩被拔出来的感觉。

可下一刻,他就惊呆了,这满天的荞麦皮是怎么回事?

李伍脱下防护服,一手把枕头扔进了海里,引起漫天的荞麦雨甚是壮观。

低头看了看伤势,扎出点血并不深,但这个位置让他暴怒不已。

就特么差一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