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大佬的顶流小奶狗》全文章节闻婷,殷茗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天文大佬的顶流小奶狗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二五毛

简介:天文女大佬VS顶流男迷弟\n互宠【本文前面一部分是男女主一同参加综艺,之后女主会进入研究所工作】\n16岁的准大一新生殷茗给16岁准高二的易哲补课期间,易哲喜欢上这个高智商的同龄少女。\n两年后,易哲终于考上殷茗所在的大学时,殷茗却已经毕业出国留学。\n5年后,两人再相遇,面对一心只有浩瀚宇宙的殷茗,多年迷弟的顶流易哲要怎么才能追上学姐。\n结婚多年后殷茗被问”为什么选择易哲“时,回答”不是选择,只有他。“

角色:闻婷,殷茗

《天文大佬的顶流小奶狗》全文章节闻婷,殷茗小说免费阅读

《天文大佬的顶流小奶狗》第1章 原来是她免费阅读

“嗡……”

正百无聊赖地在即将胜利的游戏里虐菜的殷茗,被手机突然的振动,激得手一抖,就这么将手机甩了出去。

起身慢悠悠地捡回手机,手机屏幕的游戏结算页面上,19-1-0中的那个1异常的刺眼。

唉,打破了玩这个游戏以来,零死亡的记录。

虽然事实上某人实际接触这个游戏,尚不足72小时,严格来讲,是70小时21分钟。

三天前,提前结束博士学业的殷茗,才刚回到帝都,就在闺蜜的安利下,入坑了这个5V5游戏。

殷茗退出游戏,瞄了眼来电显示,是帝都的陌生来电。

手机在不停振动,想了想,还是选择接了电话,毕竟实在是好奇,到底哪个胆大包天的,居然毁了自己的不死记录。

“您好,是殷茗小姐吗?我们是《我和我的朋友》节目组,作为艺人的素人朋友,您这边也需要来拍一下定妆照,时间是明天上午9点,地址我稍后给您发过去。”

“唉,等等,你等等,你是不是打错了,我没有要参加你们节目啊。”殷茗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您是闻婷的朋友吧,闻婷是拿着您的身份证签约的,所以您不参加的话,是需要支付违约金的。”

开玩笑,这个叫殷茗的,身份证上的照片就够让人惊艳的了,绝对不能放走她,他有预感,这素人到时肯定能提高节目收视率。

电话那头的制片人默默在心里嘀咕着。

电话这边的殷茗,都要被气成河豚了。这个闻婷,让她帮忙提个车,怎么就敢拿着自己的证件乱签合同,绝对是欠收拾了。看来是自己这几天待她太温和了。

“不好意思,请问这个违约金是多少?”殷茗最后还是不死心的问了一句。

“您们二人的片酬一共是1000万,违约金的话是10倍。”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居然带着莫名的兴奋。

行,我忍。

虽然有钱,但也不是这么造的。殷茗暴躁的挂了电话。

……

“小殷殷,你车提回来了,我还专门去大学城给你买了叫花鸡,你昨天不是不是想吃没买到吗?排了好久的队呢!看,这还有锅巴凉粉呢,是你喜欢的酸辣口味哦。”

斜躺着靠坐在沙发里的殷茗,闻言瞄了一眼刚进门的闺蜜——闻婷,凉凉地开口:“说吧,那个合同是怎么回事。”

闻婷往餐桌上放东西的手顿了顿,支支吾吾的开口,“你研究所那边的工作,不是半年后才开始吗?我就是怕你无聊,所以想带你参加个综艺玩玩,放松放松。”

说完,讨好的笑笑,然而眼珠子乱转,就是不敢直视殷茗。

天啊,殷女王这个冷面阎罗,太吓人了。闻婷的内心在绝望地咆哮。

“给你一个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你想好再说。”殷茗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开口道。

闻婷慢吞吞的挪到另一侧的沙发上坐下。

“那个,我前男友劈腿了个富二代,然后还泼我脏水,今天我被那渣男的富二代女友激了几句,一上头就签了那合同,对不起啊,殷殷。”

闻婷低头看着交叉紧握的十指,声音有些低沉。

殷茗惊讶的抬头看向她,“你这富三代在富二代面前这么没排面的吗?”

“你也知道,家里不同意我当艺人的,所以我都不敢往外说家庭情况。”

说到这里,闻婷心情有些低落。

“算了,先吃东西,等下收拾收拾东西,明天拍完定妆照,我回家一趟。”半晌,殷茗开口道。

闻婷愣了下,还是问到“你准备好了。”

殷茗瞥了眼她,“不然呢,难道要让他们通过节目,才知道我早就回国了,却不回家。”

闻婷被这话梗了一下,却不敢回嘴。

知道腹黑殷现在心情不平静,理亏的闻婷急忙岔开话题。

“小殷殷,你帮我看看这两只基金,要不要卖出了。”

看着闻大婷的手机屏幕上的两只基金,殷茗挑了挑眉,有点眼熟啊。

“第一只可以卖出了,因为 # # # ……”

“不,不,你别解释了,我不需要懂,你就是我心中的神。”

闻婷赶忙打断她。这个魔鬼当初在半年内,通过股市,在M国将手上的资金翻了100倍。

让她帮忙看个基金都觉得有点冒犯,解释就算了,最主要是到时候自己听不懂,那太尴尬了。

殷茗将到嘴边的说辞又咽了回去。

活见鬼,这心底居然冒出了一股淡淡的类似愧疚的感觉,唉,看来心脏彩超是时候安排起了。

她觉得自己肯定是有病了。

……

……

“阿哲,今天我发现了一个大美女。哇,那是真的漂亮,还有那气质,真是绝了。”

缩在沙发里打游戏的,被称为阿哲的人,闻言不为所动。

他明明长着一张极为冷淡的脸,却又让人感觉浑身带着一种莫名的张狂。

“就是那名字感觉有点耳熟。好像是叫殷什么来着……”

易哲打游戏的手顿了顿,又继续操作,怎么可能会是她,只是听到个姓氏,都无法淡定了吗?他自嘲道。

“唉,我怎么就突然说不上来呢!我当时还特地去问了老高,我还说那女生名字挺特别……”

易哲的经纪人张文林还在那不停碎碎念……

“让我想想,特别,特别,殷,殷什么来着,殷,殷……对了,殷茗,对,就是殷茗,殷茗。”

这边的易哲,手虽还握着手机,但已经一脸不敢置信的看向经纪人。

“这名字是真的耳熟,怎么就没印象呢。”

“你在哪看到的。”易哲猛地起身,抓住经纪人的胳膊,急切地问到。

经纪人一脸茫然,“就,就15楼啊。”

易哲转身跑出了休息室。

“唉,人早走了,所有人都走了。”

经纪人在身后的大喊,一心想要找人的易哲根本没有在意到。

果然,不一会,一无所获的易哲失落的回到房间。

思索片刻,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

“外公,殷学姐是不是已经回国了。”

“是啊,你小子怎么知道,殷殷是提前毕业了,她前天还过来看望我了。”

“那您知道学姐在哪工作吗?”

“在研究所,但好像听她说,是半年后再去工作,现在还有些事情要处理,臭小子,你问这干嘛?”

“没什么,还以为认错人了。”

“你个臭小子,当初偏要报个天文学,结果又学不明白,现在还跑到什么娱乐圈,你看人殷殷,真的是……”

“外公,我有事要忙,先挂了。”这老头可真能念叨,易哲啧了一声。

“张哥,我要参加。”易哲看向经纪人。

“参加?你要参加什么?”正在安排行程的经纪人满脸疑惑。

“就你刚才在15楼看到的,不管是什么,我都要参加。”易哲笃定的说。

“啊,那好像是个综艺,我问问老高,反正接下来你没安排什么工作,想去就去吧,你是顶流,节目组那边肯定会同意的。”

“谢了,张哥,先走了。”易哲说完出了门。

片刻后,还在找老高电话的经纪人,突然一声惊呼。

“草(一种植物),我想起在哪听过殷茗这个名字了。”

经纪人摸摸下巴,原来是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