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嫡女:天才控灵师》全文章节宋楹,红莲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倾世嫡女:天才控灵师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岁岁知枝

简介:一觉醒来穿越成了异世大陆无灵力无玄气的废柴嫡女身上怎么办?阅尽小说的宋楹表示当然是先抱大腿,再捡金手指,最后悄悄努力惊艳所有人啊!可是为什么她的高冷大腿变成了自己那骚包自恋的未婚夫?为什么别人穿越异能大开傲世九天而她天天受伤还被毁容?为什么别人捡神兽她捡的却是一只只会啃灵石的肥兔子?\n宋楹只能含泪苦炼,最终抱着兔子,踩着戏精王爷登上了大陆之巅。\n某王爷:“不愧是我媳妇儿,真棒!”

角色:宋楹,红莲

《倾世嫡女:天才控灵师》全文章节宋楹,红莲小说免费阅读

《倾世嫡女:天才控灵师》第1章 穿越“火”线免费阅读

梓昭国,昭明城外。

人迹罕至的荒山上遍地灌木,荒草连连,只有偶尔响起不知名鸟儿的喳喳声显示着这山上的生机。

在这山上,有三个少男少女在其中穿行。他们扒开树丛,沿着七拐八绕的羊肠小道往山上走,约莫半个时辰之后,他们来到一座破庙门前。

其中一个少年神秘地说:“四妹,这底里头藏着不少宝物,其中便有你想要的火灵石,你去取出来,就可以炼出丹药来为伯母治病了。”

被唤作四妹的宋楹没注意到少年眼中的幸灾乐祸,抬头看了看天,不知何时起,天空逐渐变得阴沉,到了此时,阳光已被乌云遮住。

是不是快下雨了?那她得赶紧进去取灵石, 然后离开这里。思及此,她快步向庙中走去。

踏进庙堂,她四处张望着。这庙里破败得很,每一个角落都布满了灰尘,而庙堂上供奉着一尊巨大的朱雀神像。除此之外,哪有什么宝物?

就在此时,天空一声惊雷响起,忽然有一股巨大的威压自神像中迸出,宋楹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挤压到了一起,喘不过气来,最后被逼得吐了一口血。

她惊恐地得大眼睛,踉跄着便要转身而出。霎时,一道霸道而猛烈的火焰轰然而起,将宋楹包围!她先前吐出的血喷到地上,似乎冲散了地上的灰尘,一朵火红色的莲花图案自她的脚下绽开,并在烈火中缓慢旋转着。

一阵阵热浪自四面八方袭来,宋楹被冲击得趴倒在地上,橙红色的火舌蹿动着,吞噬她的后背和左脸,很快,人肉烧焦的味道弥漫在空中。

“啊——二哥,三姐救救我!救救我……咳咳咳……”

呼吸愈发困难,叫喊声愈发微弱,到最后,她慢慢地合上了双眼,晶莹的泪划过右眼眼角并排的两颗小小的泪痣,随即又被大火蒸干。

娘,女儿不孝,没能像父亲那样保护您。本以为事事忍让,兄姊顾念亲情不会过多为难,苦活累活尽数扛下,哪怕遭受打骂也不曾反驳。女儿生来就是个废柴,也许本就不该存活在世上,是阎王爷勾错了魂魄让我降生玄邵大陆成为您的女儿……

又是一声闷雷响起,天空阴沉沉的,渐渐听不到宋楹的呼声。

庙堂外,另一个少女扯了扯少年的衣袖,咽了口口水颤声道:“哥,你不是说把她引来,再放几只低阶灵兽吓一吓她,看她出糗么?怎么、怎么会突然起火了呢?”

“你、你问我,我问谁去?我的灵兽还没放出来呢!”少年眼神飘忽,突然大声回道。

少女吓得嘴唇打颤,只道:“都怪你!你捉弄她,拉着我做什么?这要是出了人命,被爷爷知道了,我们还有命活吗?”所有人都知道,宋老爷子最疼爱的还是嫡孙女宋楹,所以他们虽对宋楹恨之入骨,却从不敢重伤。

“我拉着你?不是你自己非要跟过来的吗?”眼中划过一丝阴狠,少年咬牙道:“还好今天出来没有被任何人看到,是那废物自己乱跑,我与你上街玩耍去了,谁知道我们曾来过这里?”

两人对视一眼,均看到对方眼底的惊惶。

转身便朝山下跑去。

一个时辰之后。

破庙里的火势丝毫未减,地上的红莲图案依旧缓慢的旋转着,发出明明灭灭的光。莲阵中的少女一动不动,似已死绝。

只是当少女再度睁眼的时候,却是截然不同的一个灵魂。

宋楹猛地睁开双眼,看到无边的大火,不由得吓了大一跳。

什么情况?她不是在爷爷的书房里看书看得睡着了吗?怎么会趴在地上,周围都是大火?

这是在做梦吗……

然而慢慢恢复的知觉告诉她,这是事实!她正在被烈焰烤炙着!

后背与左脸火辣辣的疼,浓烟冲入肺腑,每呼吸一下,肺里都是撕扯的疼痛。除此之外,她还感受到有一股热气压自四面八方压迫住她,想要冲进她的体内,冲击她的灵魂。

宋楹咬紧牙关,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四肢每动一寸都令她疼得发颤,豆大的汗珠还未流下,便已被无情的大火烤干,但她执意要起来,不只为逃命,还有与生俱来的倔强性格。

让她知道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想害她,她非得把那人捶个半死不活,再送到监狱去!

宋楹小心翼翼地用袖子掩住口鼻,猫着腰,慢慢的爬起来蹲着。

她已经吸入了不少有毒气体了,脑子里一阵阵的眩晕感提醒她必须马上出去!

只是当她低头看到自己细细小小的手臂,以及身上穿的粗布麻衣——分明不是她熟悉的运动套装,不由得吓了一跳。

一觉醒来连衣服都换了?

来不及细想,她抬头想要寻找出口,却蓦地对上了那一尊神像。

青铜制的朱雀神像屹立在那里,足足有五米高。巨大的翅膀及长长的尾羽拖地,每一片翎羽都雕得栩栩如生,雀首微微扬起,不知用什么做的黑漆漆的眼珠仿佛正高傲地斜睨着她。

不对劲,不对劲。

宋楹环顾四周,发现周围火势熏天,却没有损害这屋子里的一丝一毫,仿佛这火就是冲她而来,专烧她一个人的!

庙外,有一名白衣男子面色凝重地看着庙内的火光,宽袖下的双手捏出一个又一个灵诀,而在他的脚边,所有的土块石块剧烈震动着,顷刻间碎成了粉末,化作细沙悬地而起,升到半空,只见那白衣人猛地一挥袖,漫天的黄沙便轰的覆盖住庙内闪动的火苗,火势稍减。

只是没过多久,便又有烈火自厚厚的沙土中窜上来,且更有愈演愈烈之势。

白衣男子面具下的眉头倏地皱起。

“公子,属下们的灵力都已耗尽,我们的水攻对这火通通无用!”几名黑衣人面色苍白的单膝跪在白衣男子面前,齐声道。

这火实在霸道,绝不是普通的火!

君隐用精神力探向庙内,里面仍有活人的气息,只不过非常微弱。

他答应过衍叔的……这个人,他必须要救!

下定决心,他以土系灵力化作土盾护体,便向烈火中心掠去。

邪门,这所有的一切太邪门了!

又是一阵热浪袭来,差点没把宋楹又掀到地上。

宋楹顿时怒了,这火什么都不烧,专挑她下手是吗?忍着疼痛,她一步一步踏着烈火,向那尊朱雀神像走去,却没有注意到地上那枚偌大的红莲图案,随着她的脚步愈发坚定而红光更甚。

走到神像前,她抬头,眯眼看着朱雀那蔑视的神情,磨着牙后根,抬脚恶狠狠地踢了雀足一脚,而这一脚也用尽了她最后的力气。

在晕过去前夕,她有气无力的吐出一句话。

“去你丫的,被人暗害就算了,你个石像还瞪我。”

与此同时,地上的红莲急剧缩小,直到汇成一束光,从宋楹的眉心窜入。而周围的火焰也一并随着那朵红莲涌入她的体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