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990:姐,我回来了》全文章节李东方,陈子佩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1990:姐,我回来了

小说:都市

作者:风中的阳光

简介:上一世,相貌娇艳的陈子佩,被村民们称之为扫把星,李东方怕被她“克”,对她非打即骂,终于在七夕节晚上,逼得她投河自尽。\n此后数十年,李东方始终深陷愧疚中,不可自拔。\n2021年七夕节,李东方重生到了90年的七夕节——\n李东方:“陈子佩,我回来找你了。”\n陈子佩:“嗯。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

角色:李东方,陈子佩

《重生1990:姐,我回来了》全文章节李东方,陈子佩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1990:姐,我回来了》第1章 姐,我来给你赎罪了免费阅读

2021年,七夕节傍晚。

一声山羊的叫声,让跪在陈子佩坟前,深陷痛苦回忆中的李东方,轻颤了下,睁开了眼睛。

“姐。天快黑了,我要回去了。来年的今天,我再来看你。”

李东方低声说着,抬头。

陈子佩的坟,没了!

不但陈子佩的坟没了,就连不远处的高楼大厦,也没了。

李东方只看到了满山坡的荒草,和远处的村落。

还有一个小孩,正在旁边不远处放羊。

“这是怎么回事?”

李东方彻底傻眼,慌忙爬起来,四下里看:“难道我跪的时间太久,产生了幻觉?”

半个小时后。

在和放羊小弟交谈过后,李东方抬头看着天,心中狂喜:“我,竟然重生到了1990年的七夕节!”

今天——

是李东方死一万次,都不敢忘记的一天。

陈子佩就是在今晚,被他活生生逼上了绝路。

这一年,李东方21岁,陈子佩24岁。

不知是哪儿人的陈子佩,刚出生,父母就因意外去世,被一个小杂技团收养。

李东方九岁那年,陈子佩随团来李家村演出时,全团住在了村头的一个破庙内。

可他们住进去的当晚,破庙就塌了。

除了陈子佩之外,其他六七个人都死了。

村长了解过情况后,看她可怜,就问谁家能收养这个孩子。

村里的“仙姑”林翠花,却说陈子佩小小年纪,就腰细奶大满脸狐媚的样,就是个白虎扫把星转世,谁要是收养她,娶了她,早晚都会被她克死的。

但李东方的父母,都是村里的民办小学老师,却不信邪;不顾大家的劝说,收养了她,还给她起了“子佩”,这个不符合当代潮流的名字。

林翠花当时就满村的嚷嚷,说李东方的父母,收养陈子佩是因为看她是个美人胚子,想把她当童养媳来养大后,嫁给李东方;可他家根本压不住这个白虎扫把星,早晚会出大事的!

果然——

陈子佩来到李家一年后,李东方的父母在小学修缮危房时,房倒墙塌,双双遇难。

如此一来,陈子佩白虎扫把星的凶名,再次远播。

父母去世后,十三岁的陈子佩,和十岁的李东方,俩人相依为命。

李东方长大后,听信了村里的传言,开始痛恨陈子佩,动不动就打骂她。

陈子佩则逆来顺受,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尽管她从小行走江湖时,练就了一身的拳脚功夫。

这也让李东方养成了好吃懒做,酗酒的坏习惯。

可陈子佩那点薪水,哪儿够他挥霍的?

李东方不管——

只要能弄来钱给他买酒,陈子佩去卖,都行!

陈子佩对李东方彻底绝望,终于在今晚,选择了以死,来保全自己的清白。

也给李东方留下了,终生难忘的痛苦和内疚,让他清醒。

他把陈子佩安葬在这个荒坡上后,离开了家乡,通过多年努力打拼,从组装自行车开始,创建了市值百亿的公司。

但这些年来,李东方始终生活在痛苦中,甚至都从没碰过女人!

每年七夕节,李东方跪在陈子佩的坟前时,都会去想:“如果,我能重回1990年的七夕节,多好?”

现在——

老天爷给了李东方赎罪的机会!

“姐,我回来了。”

李东方站起来,看着不远处的村落,低声说:“我来给你赎罪了,用一辈子的时间。”

暮色四合。

李东方回到了家。

一个女孩子正背对着大门,蹲在厨房门口,择豆角。

即便她是蹲在地上,只能看到她的背影,而且穿着很破的碎花衬衣,依旧能看出她纤细的腰肢,桃形的臀,和她的削肩一起,形成了标准的葫芦形。

看到这个背影后,就算早就有所心理准备,李东方还是想扑上去,用力抱住她,对她哭着说声对不起!

他不敢。

他怕改变的太快,会吓到陈子佩。

陈子佩听到脚步声,下意识的回过了头。

时隔一世,李东方再次看到了那张,让他魂牵梦绕数十年的脸。

眼前竟然一黑——

陈子佩,美的让人窒息。

他连忙深吸一口气,再次平息内心的激动后,才像往常那样,语气冷漠的问:“有没有,按照我说的去做?”

“有。今晚九点,一个叫黑子的会来咱家。”

陈子佩眼神飘忽了下,回答。

黑子,是县里铁矿上的一个混混。

陈子佩低头继续择着豆角,语气平静的说:“因为我以前,从没有被男人碰过,他非得来咱家,所以他才给一个高价。今晚,你能出去吗?”

她希望李东方出去,是想等他拿着钱走后,她就马上把黑子打昏,然后再外出投河自尽。

上一世,李东方也确实出去了。

但这次——

李东方却说:“不。我就在家里。”

陈子佩一呆,随即低头,很小的声音:“可你在家里,我怎么和黑子。”

她说到这儿后,闭上了嘴。

李东方要是在家,她怎么打昏黑子!?

李东方快步走向了门口,冷声说:“我不管。反正,我就是不出去。”

他刚走进屋子里,泪水就哗的一声,流淌了下来。

他坐在破椅子上,泪眼模糊的打量着屋子里。

三间北屋,西边的是卧室,和客厅相连;东边,就是厨房。

李东方记得很清楚,他小时候家里还是有一些家具的,甚至十五年前就有了一台收音机。

可是现在——

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也不为过。

那台收音机,也早就被李东方以三块钱卖掉,换成了酒。

想到自己做过的那些混账事后,李东方抬手,就要给自己一个大嘴巴!

外面却传来了脚步声。

李东方清醒,连忙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陈子佩摸黑走了进来。

因为李家太“有钱”,电灯都用不起。

擦的一声——

陈子佩划了一枚火柴,点燃了煤油灯。

一灯如豆下,身高一米七三的陈子佩,那张“狐媚脸”看上去更模糊,却依旧是那种逆来顺受的安详。

陈子佩像往常那样,把饭菜摆在李东方面前,又放上了一瓶啤酒。

她看着煤油灯,低声说:“东方,姐姐求你了。等会你拿了钱,就去县城耍。今晚,都不要再回来了,好不好?”

李东方张嘴——

还没说什么,就听柴门被人推开的声音传来。

他抬头看去,就看到两个黑影,做贼那样溜进了院子里。

陈子佩回头看去时,身躯剧颤了下,咬了下嘴唇:“黑子,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