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后,腹黑殿下非要当我夫君》全文章节苏昭,侯夫人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下山后,腹黑殿下非要当我夫君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梧桐踏月

简介:下山后,苏昭一不小心认了个娘亲,原来,她是平宁侯府丢失十五年的千金小姐。襁褓中被师父捡去,学了一身绝顶武功,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混了个栖梧山少主的名头。谁知,京城的套路不一般啊!成了苏府小姐后,她一箭惹上了个大人物——裕王殿下,据说那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不能惹!苏昭:“有啥不能惹的,小爷还就和他杠到底了!”三日后再交锋,苏昭:“怂就怂吧,小爷小命要紧!”裕王赵骁:“……本王睚眦必报!”

角色:苏昭,侯夫人

《下山后,腹黑殿下非要当我夫君》全文章节苏昭,侯夫人小说免费阅读

《下山后,腹黑殿下非要当我夫君》第1章 平宁侯府的千金小姐免费阅读

平宁侯府,一众丫鬟捧着水盆布巾来到海棠苑。

领头的影月探头向屋里听了听,没有动静,轻声问守门的夕月:“小姐还没醒?”

夕月赶紧拍了拍她的手,指了指里面:“叫公子。”

影月抿嘴笑道:“公子……”

话未说完,就听里头传来声音:“小爷我醒了,进来伺候!”

影月是平宁侯夫人跟前的人,自从半年前,侯府丢了十五年的小姐被找回后,她和夕月就被吩咐来海棠苑伺候。

她们这个小姐生得冰肌玉骨,凤眼黛眉,穿着夫人精心挑选的绫罗衣裳,头戴金钗,发挽珠翠,浑身环佩叮当,那端的是倾城美艳,无人能比。

只是一张口,画风突变。

“小爷我今儿打了两个街痞,真他娘的痛快……”

“叫公子,叫公子,叫什么小姐,小爷我不够俊俏?”

“美人儿,来,给小爷宽衣……”

影月长了这么大,从没见过如此清奇的小姐,只能说她家小姐天生反骨,不爱香粉爱男装,端的是一副公子哥儿的风流倜傥。

往那大街上一走,可招了不少京城女子的相思梦,也招了不少京城公子们的嫉妒心。

影月无奈在心中叹气,如此下去,小姐可真嫁不出去了!

夕月推门进去,影月将小丫头手里的洗漱用具接过,跟着进了屋子。

“夕月,今儿穿月白的那件儿窄袖衫,影月,来给小爷束发。”

影月将布巾打湿,拧了水递给眼前的美人儿,明明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楚楚可人模样,怎的皮囊下是一具铮铮铁骨。

打起人来,眼都不眨!骂起人来,脸都不红!

比起他家世子,有过之而无不及!

苏昭接过布巾直接扔进水盆里,手往盆儿里一掬,一捧水哗啦泼洒到脸上,浑身一激灵,立马清醒。

她当初跟着师父在山里就是这般,山里有一条小溪,无论春夏秋冬,她常常捧着水往脸上洒,那感觉,舒爽,畅快!

师父是个隐士高人,她还在襁褓中就被他捡去,一养十五年。教她读书识字,说姑娘家要明理,教她功夫,说姑娘家不能被人欺负了去。

半年前她下山,才刚入了京城,就因为跟人打架,撞了平宁侯夫人的马车,而被平宁侯府盯上,再然后她就成了平宁侯府的千金小姐。

后来,她的娘亲,平宁侯夫人,拉着她的手,眼睛哭得红肿,说她当年马车受惊,摔下车昏迷不醒,还在襁褓中的她也不见了,家丁寻了很久也找不着人。

她的师父说,当年在山中瞧见树上挂了个娃娃,就捡了回去。

十五年后,平宁侯夫人头一眼瞅见苏昭就心口钝痛,那眉眼和她年轻时有七八分像,骨子里的倔强和平宁侯年轻时一模一样。

于是她暗暗留意,邀她去府里做客,又探出她的身世,之后去山里询问了她师父,问清了当年捡下她的地方,正是当年马车受惊的青石山坡道。

苏昭的师父还拿出当年的襁褓和一只平安锁,平宁侯夫人看了失声痛哭。那银锁后面刻着“昭昭”两个字,还是当年平宁侯亲手刻上去的。

她的女儿丢了十五年,终于又找到了。

苏昭站在晨曦微透的窗前,双手伸开。夕月一边给她穿衣系扣,一边问道:“公子,早膳已经备好,侯爷和夫人正等着呢!”

苏昭伸手在夕月脸上捏了一把,见夕月脸上腾起两片红晕,故意将身子往前靠去,调笑道:“瞧瞧这水嫩的小脸儿,小爷真想咬上一口,赶明儿给你许了人家,我心都要碎了……”

夕月的脸更红了,头也不敢抬,连手都不利索了。苏昭则笑得没心没肺,她就爱逗夕月,谁让她脸皮儿薄。

影月在一旁看着直摇头,平宁侯府规矩森严,侯爷不耽于女色,连个小妾都没有,世子是个行事得体规整,严肃冷厉的人。

可偏偏她们小姐,调戏起人来,脸不红心不跳,自己还笑得贼欢乐!

“公子,世子今儿也一起用膳,您收拾好了,咱就赶紧过去吧!侯爷和夫人还在春晓阁等着呢!”

苏昭一听苏策也在,脸一下垮了下来:“他在,我就不去了,故意等着训我的吧!”

夕月感激地看了眼影月,这小姐太魔性,终于逃脱魔爪,这个家里也就世子,她还怕那么一点儿点儿。

影月笑眯眯地哄着:“世子也是为小姐……为公子你好,他可是你的亲哥哥,哪有哥哥不疼妹妹的,哪次说了重话,随后不都是拣好吃好玩的东西往这儿送啊!世子若知道你这么嫌弃他,他该多伤心啊!”

苏昭撇了撇嘴,在影月的催磨下,不情愿地迈开了脚:“我哪儿是嫌弃他啊,我是怕他!小爷我当年在山上赤手空拳打死了一只猛虎都不怕,怎的见了他就瑟瑟发抖呢?真是兄长猛于虎也!”

影月和夕月紧绷着脸,不敢笑,嘴角抽了抽,跟着苏昭一路朝前行去。

苏策正陪双亲在春晓阁等苏昭,忽地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肯定又是那个臭丫头在偷偷骂他。

他比苏昭大五岁,还模糊记得小时候,趴在她软乎乎的小脸跟前,偷偷捏她的脸,有时也忍不住上去啃上一口。

那软糯糯白嫩嫩的脸,娘亲说了,比自己的还娇嫩可爱,他听了就不乐意,非得把她弄哭才高兴。

谁让她霸占了爹和娘所有的目光!

后来那个小肉团子丢了,爹娘很伤心,他也哭了很久。直到后来她这个妹妹又从天上掉下来般,失而复得,他开心地整夜睡不着觉。

他想着一定好好补偿她缺失的亲情,好好护佑她。

谁知……

头一次见面,她开口就是:“你就是小爷我的亲哥哥?还怪让人惊喜的!”

他满脸黑沉,想了一晚上的开场话,硬生生卡在喉咙里,嘴角抖了半天,一个字儿也说不出来。

见他不吭声,她接着第二句就是:“原来是个哑巴!”

苏策记得当时脑子一懵,双手紧紧握着拳头,又极力克制着,张嘴哆嗦了一瞬,指着她气急败坏道:“你,你……你……”你了半天也没憋出一句话。

他这一生从没这样窘迫尴尬过。

“哦,原来是结巴,不是哑巴呀!”苏昭一脸同情地望着他,眼含悲切。

苏策彻底凌乱了!

这梁子也从此结下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