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局剑来,一人守国门》全文章节项明,大鹏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开局剑来,一人守国门

小说:都市

作者:夕寸

简介:【热血+守护+国土+不圣母】项明域外假死脱身,刚重回华夏便遭遇皇兽压境、王兽摧城,华国人人皆兵,身染热血死战不退,口中呐喊道:九死无悔!\n华国岌岌可危,灭国之危就在今日。\n目睹眼前残破一幕,项明心神通达,即使我手无寸铁、修为尽散本源亏损,也当于无人可拔剑时,怒斩来犯之敌。\n“剑来!”

角色:项明,大鹏

《我,开局剑来,一人守国门》全文章节项明,大鹏小说免费阅读

《我,开局剑来,一人守国门》第1章 皇兽压境,灭国之战免费阅读

高武纪元305年

全球灵气复苏,蓝球正式迈入高武纪元,当属华国天才辈出,盖世人杰层出不穷。

水满则溢就在今日,华国遭遇高武纪元以来最严重的生存危机,九级皇兽金翅大鹏联合十八头八级王兽齐齐向华国施压。

欲想逼迫华国巅峰武者空帝签订不平等条约,不费吹灰之力夺取华国半壁疆土。

……

华国 魔都

项明手遮着烈阳,刚从域外战场假死脱身的他,眼底闪过丝缕晦涩剑光,死死盯着几万米高空之上熟悉的九级皇兽。

项明没想到以前被自己单手夺取皇兽本源的金翅大鹏,现如今成了九级皇兽,还敢背着自己偷偷欺压华国,

看来翅膀真的是硬了,就是不知道你家还有几个老祖替你续命。

他刚想随手一剑了结对方,却发现自己体内元力竟空空如也,本源之力也接近枯竭。

他不由得摇头苦笑:“瞒天禁术果真霸道,好在我的本源之力还未被完全吞噬,只需潜修几十年便可重回巅峰!”

项明无奈恨了眼天穹之上的大鹏,自己夺取星河至宝被域外邪兽追杀,迫不得已施展瞒天禁术假死脱身,但修为、实力也尽数消散。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自己今日刚好实力尽散回归,华国也刚好赶上灭国之战,项明心头不禁生出一丝憋屈。

现在只能当个看客,静静等待着事态发展,最后大不了舍弃一身根基,也要护住华国。

……

天穹之上,幽幽飘落一句威胁,“空帝,你可愿代替华国签订《兽林之森》条约?”

作为如今华国最强之人,玄空面露纠结之色,胸前甲胄早已破碎不堪,肩头赫然显露三道狰狞见骨爪痕。

“自己签与不签,此战过后都愧对炎黄子孙!”

“鹰联、忍盟,我玄空如若不死、华国不亡,今日落井下石之仇,必将百倍奉还。”

华国龙眼预警受到两个联盟干扰,等高层反应过来之时,九级皇兽与十八只王兽已大军压境,边疆领土沦为元兽乐园。

挺了挺胸膛,强压下喉咙处的逆血,玄空冲天而起,周围空间出现蛛网般裂痕。

“尔等蛮夷之辈,也敢觊觎我华国疆土!”

只闻空帝一声怒吼,“咔~嚓”,空间顿时撕裂,乱流之风吹得他衣袂飘飘。

“今日就算吾等战死,也决不让尔等夺走华国寸土!”

空帝如同一位死战不退的铁血将军,周身黯淡神铠早已被洞穿,却紧紧握住手中银月血枪,蘸血枪尖对准前方十八位八级皇兽。

运转周身元力,正声喝出不屈誓言。

“死战不退,九死无悔!”

响彻云霄的誓言,激发华国诸多武者热血,众多六级以上的武者,如过江之鲫纷纷踏空而来。

冲天武者从白发老叟再到中年男人,最后就连断臂军人也震碎灵源石膏,拖着一身还未干涸的血迹,重回天外战场!

“京都大学名誉院长,精神系,李天术”

“魔都大学名誉院长,双系武者,箫叹青!”

“天恒大学特级导师,战武系,徐天赐!”

“龙牙血军少将,战武系,陈余、唐崖!”

领头几位都是华国仅存的顶尖八级武者,距离九级称帝只差一步之遥。

此刻他们皆义无反顾慷慨赴死,只为用自身鲜血,铸就一座坚不可摧的城池。

空帝环视四周,一众年轻小辈与自己并肩而站,面对九级皇兽无半点惧怕之意。

金翅大鹏轻蔑打量着前方来人,除了九级武者空帝,还看得过去,能与自己斗个不分上下之外,其余都是垃圾。

处于下方旁观状态的项明,听着天穹之上的对峙,不禁攥紧手中斑驳木剑,可体内寥寥无几的本源之力,不足以支撑他哪怕挥出一剑。

项明吐出一口浊气,面色显露出一丝低沉,毕竟一路无敌高歌的他,还未如此憋屈,随后摇头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迎面却撞上一位头戴粉红蝴蝶结,手持一柄玩具剑的小女孩,对方嘴里不停嘟囔道:“爸爸不会死的,他说了要教我绝世剑法,他不会死的!”

项明望着瘫坐在地小女孩,抿了抿嘴唇,又看了眼四周无人,便轻声说道:“小妹妹,外边在打仗,赶快回家吧!”

康奈萍怔怔望着近前面容清秀,手持淡黄木剑的大哥哥,顿时抽噎道:“大哥哥,你能帮我报仇吗?”

项明扶起小女孩,握住对方手腕,他被眼前女孩所问,一时间陷入语塞。

“哥哥,现在就连一级武者都算不上,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骗人,大哥哥你骗人,妈妈也是普通人,为什么能保护萍儿!”

他注意到小女孩胸前别着一张染血纸条,上面模糊杂乱排列着几个红字。

“求您照顾好我女儿!她叫康奈萍,是一位烈士的女儿!”

项明喉结耸动,摩挲着对方碎发的手掌短暂停顿,勉强扯出微笑。

“萍儿,你妈妈她们现在在哪?”

“妈妈为了保护我,她被困在大楼里了!”,康奈萍沾染灰尘的小脸带着泪水,指着远处一栋倾斜红墙居民楼抽噎道。

项明顺着手指方向看去,“轰!”,倾斜居民楼陡然倒塌,层层浓灰铺天盖地涌来。

他果断蹲下身子,遮挡住康奈萍身形,避免小女孩吸入过多有害灰尘。

浓烟被一股劲风驱散,显露出已经沦为一片废墟的大楼。

蜷缩在项明怀里萍儿,泛红小眼死死盯着前方美好回忆,已经被吓得哭不出声。

项明眉头紧锁,眼眸被一根淡金羽翅所填满,羽翅前端将一位断臂武者生生洞穿,悬空插入地面。

断臂武者在弥留之际,注意到项明与小女孩的存在,强行运转剩余元力,替他们吹散浓烟。

布满血迹的坚毅脸颊,露出欣慰笑容,眼神带着些许不甘,怔怔凝望着天穹之上,仿佛恨自己不能多斩杀一些元兽。

“天杀的元兽,真当华国无人?”

“萍儿,听哥哥的话闭上眼睛,无论发生什么也不要睁开眼睛!”

“呼~”

项明深吸一口气,将怀中女孩背负在身后,慢步走向前方断臂武者。

他指尖触摸还在渗血的羽翅,“铿~咔!”,顿时传来金属破碎声,悬空武者荣归故土。

如果金翅大鹏在场,见到自己本命羽翅竟然被项明轻轻一碰,就化为淡金灰烬,肯定瞬间以为那个男人回来了。

那个神一样的男人,一直都是它的心魔,每逢境界突破之时,丹田处总会隐隐作痛。

天穹之上正在肆意屠杀华国武者的金翅大鹏,心头猛然一颤,它刚刚感觉到有股熟悉的力量,侵蚀了自己本源。

可还没等它细细探寻,就被一道凌厉枪意所打断思绪,不得不专心对待双目渗血的空帝。

“金耀阳,怎么你还是狗改不了吃屎,又想祸害华国平民?”

金翅大鹏幻化出的人形,戏谑打量着即将油灯枯竭的空帝,心神却掠向魔都,似乎在搜寻什么东西,“啧啧啧,华国地大物博,孕育出的武者,真是可口有嚼劲!”

空帝想起华国三座城市被元兽践踏,三位老友拼死抵御元兽群,最后落得个尸骨无存,心头不由大恨。

“华国今日,战至一兵一卒,也决不苟且投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