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涧沟》全文章节宁肯,蒙一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涧沟

小说:玄幻

作者:夋人

简介:也许天意弄人,也许早已注定,在法武水火不容的局势下,一名武者与魔法师相爱。魔法师来自的大家族,绝不容忍族内成员与武者交往,于是将其囚禁。但情到深处不由己,何况魔法师已有孕在先,武者只能铤而走险,救出魔法师,因此重伤,带着满腔愤怒和不舍即将离世时,出现一位神秘人,有秘法让他撑到孩子出生的那一天,但条件是,让武者亲手废掉孩子武脉!\n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也是一个痛苦的抉择……

角色:宁肯,蒙一

《涧沟》全文章节宁肯,蒙一小说免费阅读

《涧沟》第1章 风萧水寒免费阅读

苍穹低垂,彤云密布,浓浓黑云自九天沉沉压下;远山如墨,绵绵青峰如重重巨浪,波涛起伏。

狂风忽起,不知吹向何处,亦不知来自何处。

人生岂非也不知何处来,不知去何处?

漫天尘土中,一人踉踉跄跄自山下而来,暮野四合,落寞的身影愈发孤独而凄凉。

狂风呼啸,闪电游龙般划破云层,照亮了夜幕下的群山,也照亮了独行的身影。

他的长衫已破碎,累累的伤痕在电光间看起来狰狞可怖。尤其是自左肩到右肋的巨大伤口,深可见骨,犹如恶魔之眼,冷冷地窥探世间。

他的脸色很苍白,无论是谁受了这么重的伤,脸色都不会好看。

暴雨至,倾盆。

凶猛的雨势压弯了古树,却压不弯他头上根根竖立的银发。

他已不再年轻,眼角眉宇间蓄满了不幸和苦难,但当他抬起头仰望大山,那双眼睛却很亮,似有滔天火焰在熊熊燃烧。

半山腰亮着一丝微弱的光,远远看去,如同一点若隐若现的萤光。

这正是他一直期待着的,所以无论风雨多么急,无论这光芒多微弱,他也绝不会错过。

小小的山洞,外面狂风骤雨,洞内却安静祥和,丝毫未受到波及。

他忽然驻足立在山洞前,失神地望着洞口,目中带着萧索凄凉之色,仿佛这个散发出微光的小小洞口,忽然变作择人而噬的狰狞巨口,而他,也将变作这巨口之下的亡魂。

微光在洞前的雨中碎石尖跳跃,一闪一闪地发着光,好似无数双充满嘲讽的眼睛,在肆意嘲笑着他。

山洞内,一簇淡黄色火苗凭空悬浮,火光投在嶙峋的石壁上,显得山洞更加老旧斑驳,刻满了岁月的沧桑。

石壁旁,也立着个人。

这人蒙一身黑衣,蒙着面,火光映在他眼里,明明灭灭。

洞外风雨交加,外面的人宁愿忍受风吹雨打却也不肯进入洞中;洞内的蒙面人虽然知道外面的风雨中立着个人,却也未移步迎接。

小小的洞口将两人隔开,外面的人不想进去,里面的人也不愿出来。

过了很久,洞外的人终于抬起脚,缓缓走进了那小小的洞口。

只是,区区十寸的脚,却重逾千钧!

微弱的火光中,这人两鬓斑白,满头灰发根根竖立,两道浓眉笔直而挺拔,使他看起来颇有威严。他的浑身已湿透,雨水顺着身体流到地面时,就立刻变作血水。

他的眉头紧锁,面色漠然,目中带着强烈的不甘,使他看起来不仅很疲倦,也很绝望,犹如一只久困不脱的凶兽。

蒙面人见了大汉,目中却有难以掩饰的欣喜之色,仿佛不知道大汉已在外面站了很久,反而似刚自远方归来的故人,道:“你回来了。”

这里本不是他的家,也非大汉的家,可为何蒙面人却说“你回来了”呢?

大汉只沉默地点了点头,微弱的光线里,他的神情更加悲凉。

蒙面人怔了一怔,同情地望着大汉,道:“我知道你独自承受了一切后果,也知道你无法开口向她解释清楚,你明明深爱着她,却不得不狠心伤害她…这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大汉缓缓抬起头,嘴角动了动,却依然未说话。

蒙面人轻声叹道:“天意弄人,你选择了她,虽然不能和她厮守终老,但你也为了她心甘情愿地付出一切,从这点上来说,你就已经能称得上真正的男人了。”

大汉面上忽然露出嘲讽之色,第一次开了口:“我算什么男人?我只是一个懦夫而已……”

嘶哑的声音也正如他的人,疲倦而绝望。

蒙面人打断他,道:“眼下这世道,法道与武道水火不容,谁都无法圆满地处理这件事,但你可以放心,你虽然未能和心爱之人白头,但以后却有人因为你今天的决定,而能厮守在一起,于天下而言,这岂非已是一件很伟大的事么?”

大汉面上的嘲讽之色更浓:“我连自己的妻儿都保护不了,还有什么资格为天下人?”

蒙面人摇了摇头,道:“如果仅从你自身角度而言,确如你所说,但从法武两道的处境来说,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

大汉忽然抬起头,眼睛亮了亮,望向蒙面人。

蒙面人道:“你为何不肯放下执念?”他看着凌空摇曳的火苗,道:“就像这火焰,从狭隘的角度看,它焚毁了世间万物,令人无家可归,生灵涂炭,无不谈之色变,但从广义上来说,它能烹煮食物,令食物变得可口,也能寒夜取暖,照亮黑暗。”

他接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世间万物,都有其特性,这种上天赋予的特性谁也改变不了,只取决你如何看待。”

大汉目中有思索之色,但眉头依旧紧锁。

蒙面人道:“你宁肯背负骂名和妻子误解,为的就是不让她再受法武成见之苦,你为孩子所做的一切,也是让他不再卷入法武敌对的漩涡中,但你却没看透表相之下的本质原因:物极必反,盛极而衰。当年法武决裂一战时,皆是鼎盛时期,所以互不退让,针锋相对。然而几十年来,武道日渐式微,法道亦裹足不前,并非人才凋敝,而是偏离正道,堕入自私的恶报之中。”

大汉眼睛亮了亮,随即又黯淡下去,涩声道:“何为正道?”

蒙面人道:“在我看来,正道即中庸之道,武偏体,法重神。当今天下,武道炼体弃神,只是空有蛮力;法道重神轻体,虽有撼天之威,却局限于身体的承受能力,无法修习高深法术。”

大汉默默地点了点头。

蒙面人接着道:“也许,只有法武再度重修于好,才有可能重现当年盛世之况。”

大汉默然,蒙面人说的话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但他只是个普通人,只想过属于自己的生活而已,想到此,便厉声道:“我只知道,他们通通都该死!”

大汉语气中充满了怨恨,目中再度燃烧起熊熊火焰。

蒙面人闻言身体一震,那种至死不休的怨气,正是他一直以来想要的!

他凝视着大汉,却叹了一口气,暗暗忖道:我生平本最厌恶恶毒之人,但想不到今日我也将要做如此恶毒之事。你可知并非我有意为之,只是当今世道下,你我都没有选择的权利…

大汉目中的愤怒之色很快就被绝望取代,他长长地叹了口气,颓然道:“只可惜苦了孩子……”

蒙面人道:“大任于人,必苦其心,劳其体,空其身,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如果你愿意,十几年后,你还能再见孩子一面,只是这过程……”

大汉闻言一惊,耸然动容道:“当真还能再见面?”

蒙面人傲然道:“法道传承了不知几千年,无数惊艳绝才一心想参破无上大道,虽然无一人得道,却也留下许多不为人知的秘法……”

大汉嘶声截断道:“我只想知道,我是不是还能真的再见孩子一面?”

蒙面人道:“办法自然是有的,只不过,这其中的过程之痛苦,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大汉面色惨然,厉声道:“将死之人,何惧所有!?”

蒙面人吃了一惊,他已听出大汉语气中的决然之意,肃然道:“今日我以神识起誓,他日你父子二人必有再见之时,若有一丝欺瞒,天打雷劈,魂飞魄散!”

风更疾,雨更密。

但有经验的猎人知道,暴雨虽疾,来得快,去得也快。

明天,一定会是个晴空万里的好天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