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归来:本宫赏你一碗孟婆汤》全文章节苏茉儿,苏丫头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归来:本宫赏你一碗孟婆汤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枫叶眠

简介:怨气让她千年都投胎不成功,成为地狱的长住居民……\n一场对赌,她重生成苏茉儿。\n那就借她的手替天行道吧!\n惩治恶奴,报复苏家,手撕负心汉……\n什么,任务还未结束?\n苏茉儿百思不得其解时,大夫颤抖着双手说:“这位夫人,恭喜你有喜了!”\n麻痹,竟然还有隐形剧本!\n苏茉儿一手扶着孕肚,一手端着祖传秘方熬的孟婆汤。“1、2、3……孩子爹,您藏好喽,最好别让我抓到您!”

角色:苏茉儿,苏丫头

《重生归来:本宫赏你一碗孟婆汤》全文章节苏茉儿,苏丫头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归来:本宫赏你一碗孟婆汤》第1章 重生为人免费阅读

清晨耀眼的阳光透过破烂的百喜花纹的窗框照耀进来,落在床上那个弱小的人儿身上。

“好暖和呀!”

活过来了!

以苏茉儿的身份重生过来了!

她作为一只千年鬼魂接受了对赌协议—重生到别人身上改写她悲惨的人生,完成任务的标准是向所有的仇人讨债,过程中不许伤害到无辜的生灵……

地狱那位答应她,只要她对赌成功就替她找回前世的记忆,让她重生去报仇。

若是输了……

呸呸呸,她才不会输。

在地狱徘徊了千年,那彻骨寒气哪里是这微弱的日光能驱散的。

苏茉儿强忍着心口那口郁结千年的恶气,快步走出房门,咣当一声,在苏家人异样的目光下走出来,眯着眼睛贪婪地沐浴着春光。

“鬼呀!”

刺耳的惊叫声传来,苏茉儿不悦地皱着眉头,心里咒骂着:不是说好重生为人吗,怎么会被知道她是鬼?

“苏茉儿,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苏茉儿冷漠地看着眼前这个叫嚣着的女孩,心里又将牛头和马面骂了一百遍,说好的神使在哪里?

任务清单还没有送到她手里,眼前这个嚣张的小屁孩又是谁?

我可以一巴掌扇死她吗?

苏茉儿任务就是要报复所有欺辱过原主的人,看她这么嚣张,估计没少欺负原主,那就拿她试试刀吧!

女孩明显被苏茉儿突如其来阴冷的笑意吓到,一边哆嗦地挥舞着手里的扫把,一边往后退着,嘴里不忘叫嚣着:“你…你笑得这么难看吓唬谁呀,死到临头了,族长一会儿就要来抓你浸猪笼,你这淫娃荡妇……”

浸猪笼?

作为有千年鬼龄的苏茉儿思想不知道多先进,什么跪榴莲壳,双11剁手 她倒是知道,这浸猪笼?这丧心病狂的惩罚只有做了伤风败俗事情的女人才会有的下场,没想到她重生的身份竟是这么…不堪?

或者说是那人故意想她输掉而为…..

苏茉儿想起地狱的某人,眼里闪过一丝精光,狠狠地磨着后槽牙,唇红齿白的嘴里发出骇人的咯咯声。

苏杏儿看着眼前这个性情大变的堂姐,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丢下扫把转身就跑进堂屋大喊着:“奶奶快来呀,苏茉儿那贱人醒过来了……”

苏黄氏是苏茉儿的奶奶,拄着拐杖匆忙从屋里出来,当看到昨日明明灯枯油尽的苏茉儿惊奇活过来时竟受惊地后退了一步,差点摔倒:“不可能,你明明……”

“不可能什么?不可能没死吗?”

到嘴边的话因为对上苏茉儿阴冷的眼神生生地咽了下去,顿了一下,恢复了长辈的威严,拐杖重重地敲击着地面,厉声咒骂着:“你这小贱人,怎么不死呀,活着玷污了我苏家门楣……”

“奶奶,族长爷爷说过,要是她死了就不追究,可现在她又活过来,那是不是要拉她去浸猪笼呀?”苏杏儿小巧的嘴里说出这恶毒的话,毫不掩饰地带着几分兴奋。

苏奶奶听到乖孙女这幸灾乐祸的话慌忙拉住她手臂,浑浊微凸的眼珠狡黠地转了一圈,极力压低声音与苏杏儿吩咐着:“快,找你爹回来收拾她!\”

“奶奶你就这样放过她?”

“我们苏家绝不能出这样的丑事……快去,快找你爹回来!”

苏杏儿还未待会意就被奶奶推了一把往前走,不甘心的她紧咬着嘴唇满眼怨恨地瞪着苏茉儿–她这个死而复生的堂姐,然后头也不回地飞快跑出家门。

苏茉儿恶鬼见多了,自然没有将老巫婆放在眼里,不慌不忙地走到院子中间的石桌石凳,沐浴着春光悠闲地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起来。

“反了反了,苏茉儿你这小贱人竟敢无视我,看我不打死你。”

平日里这苏茉儿性子怯懦,像个软柿子被他们拿捏在手里,纵使那丑事发生后还跪地求饶,反观现在这幅目中无人又透着诡异嚣张的样子,让苏黄氏无由地心生胆怯。

昨夜里,她明明亲手灌了苏茉儿一碗断肠草水,浓浓的汤汁别说是人了,十头牛都得去地府报到。

不可能!她不可能还活着!

以防万一的苏黄氏还特意让二儿子下地干活前去了苏茉儿的房里,明明确认过她已经咽气……

苏黄氏一想到苏茉儿挡了她富贵的路,倒三角浑浊的眼里毫不掩饰地露出杀意,张嘴露出满口黄牙叫嚷着,高举着拐杖就要打向苏茉儿。

即使情报未到,但冷眼观察到现在,苏茉儿也算是捋清楚,眼前这个老虔婆就是原主的奶奶,刚才那个大呼小叫的小鬼头应该是堂妹吧!

女主的枉死分明就是跟这两人脱不了关系。

呵呵,老太婆,恭喜您了,黄泉路上您拿到了一号牌!

一炷香后,当苏杏儿从二里地找到父亲赶回苏家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院子里晒架翻倒,簸箕里的粮食洒了一地,沾血的鸡毛落满院子,鸡窝里传来了鸡惨叫声,众人赶去,只见一个背对着他们的人一头扎在鸡窝里,嘴里发出渗人的嘶吼声。

跟着苏杏儿回来的还有苏爷爷,见状喝了一声忙跟儿子上前将人抓住拽出鸡窝。

定睛一看,吓得众人倒吸了一口。

只见这人头发沾了鸡粪,粘稠的鸡蛋液和血沾满在布衫,口水横流,目中无神却精准地张开血盆大嘴就咬向手里扑棱挣扎的鸡的脖子,狠狠一扯,鸡毛带皮咬了一嘴,这只可怜的鸡脖子鲜血直流,抽搐几下就断气了。

凶狠诡异的样子宛如恶鬼附身。

没错,她正是被苏茉儿附身蒙了心智的苏老太。

鸡在古代农村可是很重要的家禽,一家人难得的荤菜,对于不富裕的家庭来说更是指望鸡下蛋拿去镇上卖了换钱。

这下好了,被疯婆子生生咬死了母鸡三只,七八只的鸡仔更是被她掐断脖子尸体丢了满院子,气得苏老爷子抡起刚才地里干活用的扁担就往她身上打去。

恰恰在苏老爷扁担落在苏老太身上的前一秒,一缕烟魂迅速地飘身离开,肉眼不可见地翩然回到门外树荫下的那具身体上。

片刻后,苏家老宅里传来的杀猪般求饶声哭喊声,夹在着苏老爷的咒骂声,声声入耳,竟是如此地动听。

时近午饭时间,苏宅这么大动静自然吸引了不少无聊的村中妇孺,即使苏老爷有意紧闭家门,但仍旧难不倒八卦者。

一个肥胖的妇人就轻驾熟地透过门缝窥视着门内,并为众人做着现场转播。

“哈哈,天收这死老太婆了,她竟中邪,疯了,哈哈哈……”

“真的假的,难道是苏丫头她娘来索命了?”

“不会吧,苏大嫂要索命的话不用等到这时吧?”

“也是…人都凉了十二年,生前被欺负,死后更没这本事索命吧!”

“唉,要我说这苏丫头真可怜,出生就没了娘,被亲爹丢在老家自生自灭……”

胖婶撅着肥硕的臀部继续窥视着:“哎呀,还真不见苏丫头,怕是真的出事了…..,昨晚那么一闹我就知道她凶多吉少了……”

众人从她话里隐约闻到八卦的味道,围上来就是一顿询问。

“唉,你们知道了,我家围墙矮又破旧,昨夜的吵闹声自然……”

婶,不用解释了,以你新闻中心主任的地位,大家都懂的。

大家短暂对视后,眼角微微弯着,期待地望向胖婶,起哄着:“快说说是怎么回事呀!”

是非之地阴物不由地被吸引过来,苏茉儿肉眼看到昔日的同伴也在阴暗处围过来。

“哼,前天苏丫头从族长家哭着跑出来你们知道吧,族长来过后她就被打了一顿,今早她奶就到处说苏丫头得了重病。可是你们不知吧,族长半夜里偷偷进了他们家……”

“不会吧,这都出了什么事呀,敢情苏丫头犯了什么事?”

要知道,今儿一大早苏老太到处撒播着消息说苏茉儿病重,想必是想过几日就让她“自然”死去……

小年轻不比老人家,突然死去终归会让人生疑……

只是他们没料到胖婶可以八卦到蹲在墙角喂了半天蚊子……

“你们都知道族长的儿子上个月刚中秀才,是他们的金菠萝,我隐约听到族长说什么断不能让一个淫妇毁了栢儿的前途……”

“不会吧……”明显这瓜有点大,众人震惊了。

“淫…妇…胖婶,真话你可不能乱说呀,可是出人命的事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