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和暴躁小火龙一起重生了!》全文章节严洛,伊索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危险!和暴躁小火龙一起重生了!

小说:纯爱

作者:大雨将歇

简介:【双男主+双重生爽文+高甜】【精神控制大师VS暴躁小火龙】\n一朝被害,重生回十年前\n严洛:钱(晶核)没了,房没了,养的小龙人也没了!淦!\n—\n得知严洛被害,炎帝当场暴走,火烧了自己外加整个基地。\n一睁眼,自己骑在严洛身上,尾巴卷着严洛双腿,一手掐着严洛脖子,差点把心上人送走。\n—\n畸变日后,所有生命体进化的目的只有一个——活下去。\n末世之下,善恶界限已模糊不堪,但只要有光…

角色:严洛,伊索

《危险!和暴躁小火龙一起重生了!》全文章节严洛,伊索小说免费阅读

《危险!和暴躁小火龙一起重生了!》第1章 幸幸苦苦干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免费阅读

“严洛,怪就怪你不但占了那么多资源,还独占那位大人。他是我的,所以只能让你去死了。”

恶毒且掺满恨意的声音缓缓传进严洛耳中。

严洛头上戴着特制的黑色头盔,这种头盔可以限制他使用精神力。其实就算不戴头盔,他也不太能听得清了,因疼痛太过尖锐,别的感官已经被模糊。

除了十年前最初那段时间,他已经很少受伤了。

血液争先恐后地涌出伤口,冰冷顺着掀开的皮肉浸入身体,失去意识前,严洛有点感慨。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么……

如果他死了,那个人大概会疯吧。

————

“老庄,你今天钓了个大家伙,应该够整个小队的人吃两三天了吧?”

“嗤,给小队的其他人吃可以,拖后腿的家伙,吃了也是浪费。”

严洛醒来的时候,脑子里嗡嗡作响,耳边是这么两句意有所指的对话。

————

破了玻璃的窗户被几根木条钉住,不能防风,但能防止一些小型动物钻进来。

身体仿佛还残存着被刀刃削去皮肉的痛楚,严洛缓了足足十分钟才从床上坐起。

床边是一张脏兮兮的小桌子,上面摆着一个电子日历。

日历偶尔闪烁一下,像是电量不足的样子。日历的外壳上还带着褐色的痕迹,严洛盯了许久,才想起来那应该是血迹。

日历上被最新的日期是2110年10月31日——畸变日后的第三个月零一天。

————

严洛有点回不过神,他记得自己被队友阴了,所以他应该死在畸变日后第十年零二个月最后一天的夜里。

那种程度的疼痛,绝不会是他的臆想。可眼前的种种、包括干渴到漫出血腥味的喉咙都在提醒严洛,眼前这些是真实存在的。

他这是……回到十年前了?

还没等严洛仔细琢磨,肩膀忽然被人用力推搡了一下。严洛一个没坐稳,倒回了枕头上,眼前冒出一片金星。

“醒了就起来,装什么柔弱,不就是下海游了一圈,又没真让你被鱼吃掉。别像个弱鸡似的,不干活别想吃饭!”

说话和推搡严洛的人是刚刚那个叫老庄的家伙,他生的壮,力气大,总能带回猎物,队里很多人都喜欢巴结他。

之前只是让严洛当诱饵下海游一圈去吸引一点畸变鱼,结果鱼是引来了,人也吓晕在海里,最后是被小队里另一个人给捞上来的。

当诱饵的活除了小孩和50岁以上的老人外,所有人都得干,并不是故意欺负严洛。所以严洛这般没用,老庄自然瞧不上他。

没想到严洛弱的一推就倒,老庄脸色黑了黑,骂了句“弱鸡”扭头向外走去。

刚跟在老庄身边拍马屁的人看了严洛两眼,赶忙追着老庄跑走了。

————

等眼前乱窜的金星散去,严洛扶着床边的小桌子再一次坐起来,这次他能确定了,他确实回到了十年前。

严洛掌心向下抬起右手,手背带着病态的苍白,能看清血管的走向。

太久没有如此虚弱过,他一时间还有点不太习惯。

发了足足三分钟呆后,严洛突然意识到,他回到了十年前,不但畸变等级降回最初,还有他那300平的A区中心大别墅和一地下室的晶核也没了。

最最重要的是,小火龙没了!他辛辛苦苦一整年才泡到手的小火龙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里玩泥巴呢……

生气!:(

————

2110年7月29日晚八点,伊索星*迎来一场罕见的流星暴,许多天文学家为此激动不已。观测最佳地点虽位于高斯山*,但这场持续了三个小时的流星暴却足以照亮整个伊索星的北半球。

7月30日凌晨三点,位于塞拉斯市*的北边的伊赫尔平原*上勘测到一小组陨石坑,有天文学家连带着团队去采集陨石样本。

所有人都没想到,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自这场流星暴中来到伊索星。

从这天开始,伊索星与联盟*的通讯突然中断。动物、植物、甚至是人类中,有一部分发生了可怕的变化。

温顺的动物开始具有强攻击性,体型也在一天天变大。而植物也和过去不太一样了,严洛就亲眼看见邻居家阳台上那盆咳咳草*张开叶子时,叶子表面那一层细密如同钢针一般的……牙齿。

部分人类也在改变,马路对面正对严洛出租屋的那扇窗户里就有个人发生了畸变。

严洛凭借着5.2的视力看清了对面那人变化的全过程。

男人倒在阳台上,先是浑身抽搐了一阵,接着骨头像被融化了一般,整个人软成一滩泥。足足过了半小时后,他才重新变成了人类该有的形状。

之后严洛亲眼看到那男人把手垂下窗户,像面条一样越拉越长,最后伸入楼下破了窗户的便利店中捞了一包速食面上去。

严洛满心绝望,他觉得不是自己疯了,就是这个世界疯了。他想自杀一了百了,但实在鼓不足这个勇气。

之后短短一个月,这种诡异的变化开始以塞拉斯市为中心,完成全球辐射。

————

塞拉斯市的紧急事件防控中心试图与首都利威市*取得联系,但通讯被全面切断,只有部分市内通讯线路还在勉强维持。

城市内的公共场所和通信开始逐步瘫痪,学校相继停课。

严洛被迫待在出租屋里,直到消耗完所有食物。

饥饿能迫使人做出很多之前做不到的事。

至少平日里有些内向胆小的严洛,都愿意为了寻找食物,强迫自己越过门口不知名植物的藤蔓去往更危险的外界。

马路上到处都是杂物,街道两边的商店玻璃全部被外力打破了,一眼望去店内凌乱而颓败。

街上看不到人,这让严洛想起曾经看过的丧尸电影。但他知道,这无人街道的角落藏匿着比丧尸更可怕的东西。

严洛是被人从一只变异鼠*口下救回来的。

畸变后的老鼠比一个壮实的成年人还要大两圈,毛发泛着灰褐色的光,根根直立。

严洛比较内向,平时也基本都待在家,很缺乏锻炼,根本就抵挡不了变异鼠。

钢条一般粗细的尖牙穿透大腿,严洛当即就痛晕过去了。

————

等他醒来,人已经到了多兰市*。

多兰市跟塞拉斯市相距一千多公里,说是市,其实就是一个四面环海的小岛,出入全靠船。

在畸变日过了半个多月后,多兰市就自发成立了一个幸存者基地。

救了严洛的人是一对中年夫妻,开车逃难路过豫市时正好看见严洛差点命丧鼠口。救下他后原本想北上,但北边的高速路被巨型藤蔓堵住了,无奈夫妻俩只好开着车掉头去南面。

中途遇见有个从南面赶往利威市的人,说多兰市有个幸存者基地,就跟着一道来了。

许多人畸变日过了没两天,甚至是当天就发生了变异。

有人就像严洛出租屋对面那个大哥似的,可以改变外在形态。也有人的畸变方向发生了比较魔幻的转变,变得可以控制自然元素,比如风火雷电。

但像严洛这种过了一个多月都毫无反应的人,已经被认定为普通人了。

在当下的环境中,严洛这种人,被称作废物,甚至他自己都是这么认为的。

直到2110年10月31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