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小郎君》全文章节李平安,林云娘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大明小郎君

小说:历史-无金手指

作者:一笑破苍穹

简介:穿越嘉靖四十年,李平安成了十六岁的少年。\n小郎君能有什么坏心思呢?无非是寻欢作乐、夜夜笙歌。亦或是如花美眷、佳人长伴。不过在此之前,得赚一大笔钱,再把碍眼的对手们打发掉。\n李平安:都让开,本郎君要开无敌了!

角色:李平安,林云娘

《大明小郎君》全文章节李平安,林云娘小说免费阅读

《大明小郎君》第1章 绝不相亲李平安免费阅读

李平安睁开眼皮,由梦中惊醒。

在梦里,他因不遵男德,被无情的浸了猪笼,水都淹到了下巴。

“淦!幸好不是真的!”

李平安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他扭头发现,自己还睡在张破板床上,苦笑着摇了摇头。

数日前,他和朋友们聚餐,喝断片了。

谁知醒来后,就来到了这个陌生地方,变成了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少年。

这三天里,李平安整天逼着自己睡觉,很是希望再度醒来,能回到自己原来的那个世界。

“奶奶个腿的,真的回不去喽!”

他丧丧的坐起身子,扭动着酸麻的脖颈。

“我手机和电脑里那么多爱的学习资料,怕是要被发现了,这可咋办啊!”

李平安以手抚额,十分的不甘。

早知道要穿越过来,非得把手机和电脑砸了不可。

自己如白纸般纯洁的形象,在那边肯定是破灭了。

李平安不由感叹,现实好残酷鸭。

好在他天生是乐观之人,既然回不去,就得好好琢磨一番,如何在这边过的快活。

于是他接受了新身份,认真读取着这具年轻身体的原本记忆。

能确定的是,今天是二月二,龙抬头。

而今年是大明嘉靖四十年,公元1561年。

少年李平安,也是他自己,家里的情况有些不妙。

五年前李平安亲哥在婚礼当晚亡故,第二年母亲陈氏病死。

父亲李峰是个秀才,数次秋闱不第,也在陈氏过世后外出游学去了。

现在的李平安,由嫂子林云娘带着两个下人照顾着。

幸好,家里还开着的一家南货店,尚能维持一家子的花销。

李平安挠挠头,这个开局不算差了,起码他的日子不会难过。

正欲展开进一步思考,决定怎么走出第一步时。

只听咕咕两声,肚子传来抗议声。

“好饿!”

李平安干饭人的体质毫无意外的觉醒了。

“先搞点什么东西吃吃吧。”

他七手八脚的把一件半旧不新的灰色布袍套在身上,胡乱的把头发束起来,带上个唐巾走出房间。

外间是正厅,摆着漆面油亮的长条供案和一套八仙桌。

供案上摆着一副画像,画像里的男子身着绯红官袍,头戴乌纱帽。是自己的爷爷李峥,号忠勇公无疑了。

李平安凑近了看,官袍上的补子绣的是云雁,四品大员无疑。

“可惜,怎么没给老爹荫个官呢?”李平安有些扼腕,不然自己也是个正经三代啊。

站在画像前惆怅良久,李平安才出了房门。

此时外面已经日上三竿,初春的阳光格外温暖。

李平安伸个懒腰,扫视四周。

这是个坐北朝南的一进小院,李平安住正房东屋,中间是客厅,西屋是书房。

嫂子林云娘住在东厢房,西厢房则是改成了厨房和杂物间。

两个下人,则住在与院门一排的倒座房里。

院子虽然不大,但在寸土寸金的苏州城里,定然也不便宜,李家大约算是小财主级别吧。

打量了一圈,却一个人都没见到,李平安喊道:“林九,人呢?”

林九是嫂子从林家带来的小厮,目前贴身照顾李平安。

“少爷醒了啊。”

一个约莫二十岁,穿着发黄的褐色袍子,面带憨厚的青年,从西边的厨房里跑了出来。

他手上提着把斧子,刚才大约是在劈柴。

“那个,有没有吃的,本少爷饿了。”李平安倒是不客气。

“有,有的,锅里还热着粥和生煎包呢。”林九丢下斧子,擦擦手道:“我这就给你盛来。”

李平安回到客厅,大马金刀的坐在八仙桌旁,等着吃现成的。

还别说,这小厮林九的手脚很麻利。

不一会,一盘生煎,一碗米粥,一碟萝卜干,就摆在了李平安面前。

“饭来张口的感觉真好啊!”李平安感叹一声,便开动起来。

毕竟是只饿虎,自然不会去细细品味,只消半刻钟,李平安就把面前的早饭一卷而空。

“嗝!”李平安感到些许的满足。

林九端着木盘,屁颠屁颠的来收拾残局。

“嫂子和娟儿哪去了?”李平安把腿搭在椅上,十分没有坐相。

“这不是月初了么,小姐去柜上支钱去了。”林九低声答道。

“哦!”李平安点点头,记忆里好像最近银子不太够花了。

正聊着,院门被推开来。

一红一绿两个人影,缓缓走进院中。

当先一个穿着大红色对襟褙子,内罩粉红百褶裙,约莫十八九岁的女子走进厅来。

她黛发如瀑、眉间宽长,圆宽小脸上未施粉黛,却依旧显得十分柔媚。

尤其是那双明亮的眸子很大,很无辜。

李平安感觉心头一重。

她正是照顾了李平安五年的林云娘。

见到李平安在厅中坐着,粉面含霜的林云娘脸上终于露出笑意来。

“安哥儿,你醒了,今天感觉如何?”

“感觉还好。”李平安作势就要起来。

他要给予支撑起李家天地的林女士,以充分的敬意。

“别起来,坐着就好!”林云娘忙走过来,将李平安按回椅子上。

此时李平安才看清,跟在林云娘身后的绿裙女孩,是丫鬟娟儿,正气鼓鼓的撅着小嘴。

只听她恨声道:“那个什么胡掌柜,每次都找借口,都半年没给我们支钱了。”

“那这半年我们是怎么过来的?”李平安心中一惊。

“娟儿,安哥儿身子刚好,你在这咋呼什么?去把我屋子收拾收拾。”林云娘却不由分说,遣走了娟儿。

“放心,一切由我,饿不着你的。”林云娘话语轻柔,拿起搭在李平安肩上的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额头。

李平安心中一暖,在他记忆里,近些年来确实并无少衣缺食。

‘这几年,一个女人家带着我,也不知是怎么熬过来的。’

李平安心生怜惜,他连忙站起来道:“嫂子,辛苦你了。”

“说这些干什么啊!”林云娘眼圈一红,马上转开话题道:

“我给你买了身新衣服,你赶紧换上,跟我出门一趟。”

她指了指刚才娟儿放在桌上的包袱。

“出门干啥?”李平安脱口而出。

“去相亲啊。”林云娘笑盈盈道:“我们家的安哥也长大了呢。”

“相亲?”李平安顿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想不到作为后世宅男最讨厌的事,来到了明朝也要遭一回。

他想也不想,整个人跳起来,斩钉截铁道:

“我李平安就是孤独终老,老死外边,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去相亲的!”

——

作者有话说:

新人新书,请兄弟们多多支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