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劫失败,重生九零年代》全文章节季文梁,翟一飞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渡劫失败,重生九零年代

小说:都市修真

作者:心咫尺爱天涯

简介:当灵气复苏之后世界陷入一片混乱,财团各自为战,分崩离析,成为混乱的源头,季文梁为了改变局面不得已渡劫,渡劫后却意外重生到了九零年代,既然前世财团为混乱源头,那么这一世我便要成为最大的财团,将一切扼杀在摇篮之中

角色:季文梁,翟一飞

《渡劫失败,重生九零年代》全文章节季文梁,翟一飞小说免费阅读

《渡劫失败,重生九零年代》第1章 算命的免费阅读

门梁村旁有一座大山,山高直插云霄,山顶云雾缭绕,山下的村民常说山上住了一位仙人,但没人真的见过。

季文梁站在削平的山顶上,望着远方万里晴空喃喃自语:“天劫将至,我终究只能走这一步了,不知道能不能度过。”

忽然,远处出现一道如洪水般翻滚的黑云。

它如长城,浑厚,又如海啸,遮天蔽日,逐渐靠近。

天空变得暗淡,渐而昏暗,最后完全被黑暗笼罩。

黑云盖住一方天地,在季文梁头顶形成一个漩涡。

“轰隆隆”

“轰隆隆”

狂雷在黑暗中咆哮,闪电的亮光从云层中射出,门梁村的村民躲在屋里,隔着窗户看着远方一道又一道闪电。

“轰隆”

直到最后一声惊雷落下,黑夜闪过耀眼的白光后一切又恢复平静。

……

“文梁,文梁,快醒醒。”

季文梁睁开眼,看着头顶用来做横梁的木头,心道:“我这是?”

他又看了看眼前的妇女,下意识的喊出:“妈”。

“我的儿,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妇女名叫丁丽,是季文梁的母亲。-

她身形枯瘦,脸上尽是岁月的痕迹,一双手充满褶皱,粗糙。

泪水从她眼角滑落,见季文梁没事,她喜极而泣道:“妈给你做饭去,你可不要再想不开啊。”

季文梁四处打量着小平房,心想我怎么会在这里,随着视线的移动,他看到墙上的挂历,一九九零年六月十五日。

他惊讶的从床上跑到挂历前,往后翻了几页,又对着厨房喊道:“妈,今天是多少号?”

“今天十五号啊”

“九零年十五号?”季文梁不确定的问道。

“是啊,文梁,你不要吓唬我啊。”妇女端着一碗蛋花汤过来,忧心道。

“我没事”

季文梁心里犯嘀咕,我不是在渡劫吗?怎么回到了九零年,这到底是算渡劫成功还是渡劫失败。

此前他已经到了元婴后期,正准备踏入渡劫境,一次渡劫却让他重返时空。

他提了一口气,发现修为从元婴降到了炼气期后期。

“哎”

季文梁叹了一口气,他是当世唯一一个敢于渡劫之人,至于渡劫是什么样子,没有人知道,他现在也不确定是个什么情况。

“文梁,你千万不要再做傻事啊。”

“傻事?”

季文梁仔细回忆才想起,原来他之前寻死从大桥上跳了下去,至于怎么回来的就不清楚了。

他看着母亲笑了笑道:“妈,你放心,我不会了。”

现在他已经完全接受自己重回一九九零年的事实,看着小平房,他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

丁丽见自己儿子没有了轻生的念头,而且开始叫她‘妈’,开心的流下了眼泪。

以前的季文梁是什么样子?好吃懒做,脾气暴躁,经常和镇上的那些人鬼混,一言不合还会殴打二老。

“妈,你别这样,我这不是还好好的吗?”

季文梁心中最为遗憾的事就是没能好好孝敬自己的父母,前世他是一个孤儿,一直跟着一位老道士学算命之术和道门术法。

父母的模样在他的记忆中是没有的,重活一世,让他有了父母,找到了家的感觉。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还是赶紧去镇上摆摊去吧,千万不要再和那些人来往了,他们会带坏你的。”丁丽抹去眼角的泪水,看着重新振作的儿子笑了笑。

季文梁这才想起,这一世他也是算命的,而且他喜怒无常,经常对二老大吼大叫,有时还动手。

“好,我这就去镇上。”

他收拾好东西,临出门时,丁丽走到门口看着他叹气道:“文梁,是我跟你爸没用,对不起你,你千万不要怪我跟你爸。”

“妈,我是你的儿子,哪有儿子怪父母的。”季文梁发自内心道。

丁丽望着儿子的背影,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她感觉今天的季文梁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但具体哪里不同她也说不上来。

……

季文梁提着东西走出家门,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象,这里不就是门梁村吗?

经过一段时间的跋涉他来到了镇上,小镇不大,相互之间都认识。

他们见到季文梁,都躲在后面窃窃私语,小声的议论着什么。

“老季家的孩子前天从桥上跳了下去,不想活了。”

“哎,没办法,谁叫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自家什么条件心里没数吗?”

“就是,据说啊,田家的闺女前两天和县里一个姓程的定亲了,这小子想不开从桥上跳了下去。”

“从桥上跳了下去都没死,这小子也是命大。”

“我看啊,还是死了的好,免得祸害他人。”

季文梁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心想我的风评就这么差吗?

他来到街边一直摆摊的地方,将台子搭好,嘴里吆喝着:“算命了,算命了,不准不要钱。”

远处一名中年男子带着一个小孩走了过来,中年男子开口道:“小先生给算一算,我儿子今后能不能富贵?”

季文梁看着小孩一米二的个子,掐指一算,道:“你儿子今年八岁了,是也不是?”

“没错,小先生算的真准。”季文梁说的很准,中年男子心头一喜,又问道:“那我儿子将来能否富贵?”

季文梁将小孩拉到跟前,看了看他的面相,又看了看手相。

这才说道:“你儿子今后会黄袍加身,天天都有大鱼大肉为伴,放心吧。”

“啊,多谢先生。”

中年男子高兴的朝着季文梁拜了一拜,又从兜里拿出五毛钱放在摊子上,随后拉着自己儿子高兴的走了。

看着小孩的背影,季文梁又提醒道:“小子,切记今日的话,你会大红大紫的。”

小孩回头看了一眼季文梁,疑惑的很。

等中年男人走远后,季文梁将五毛钱收起。

九零年,五毛钱可以买许多东西,那个时候的钱才是真的值钱。

在他等待下一位顾客时,一位小年轻跑了过来,朝着他招手喊道:“梁哥”。

季文梁一看跑来的小子便笑了,这是他的铁杆粉丝,经常被他忽悠,不,是教导的好兄弟。

“一飞,你小子火急火燎的跑这么快干啥呢?”

“梁哥,不好了。”

年轻人叫翟一飞,是镇上的,季文梁第一次来镇上摆摊算命就是给他算的。

经过他的一阵忽悠,把翟一飞这小子忽悠的什么事都给抖搂出来。

从此之后,翟一飞便认定季文梁是高人,只要有什么拿不准的一定要跑过来找他算一算。

他也不客气,每次都给他算,当然,酬金肯定是少不了的。

“一飞,什么事不好了?”季文梁问道。

“田钰和她那个男朋友过来了”

翟一飞刚说完,他身后便响起了一道声音:“你就是季文梁吧,听田钰说你是算命的,还真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