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御天下》全文章节杜鼎,刀疤脸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瞳御天下

小说:玄幻-无线流

作者:嘉陵江畔上

简介:千年后的苏醒,只为手刃仇敌,寻找失去的亲人,重拾对实力的渴望。\n风雨欲来,唯有踏足山巅,才能堪笑荣华枕中客,醉卧遨游天地间

角色:杜鼎,刀疤脸

《瞳御天下》全文章节杜鼎,刀疤脸小说免费阅读

《瞳御天下》第1章 千年之后免费阅读

北荒……

冰天雪地里,迎着刺骨的寒风,一道人影漫步走来,身上素衣寒袖,显得特别单薄。

“这是什么时候了?”凌修喃喃道。

停下脚步,抬头看着漫天的雪花,凌修只觉得日子过了好久。

只是那触及心灵之痛的事仿佛又发生在昨天。

凌家,曾风光无限的大家族,如今已是泡影,全族上万人,除却数位不在族中之人外,只有自己一人幸免于难,可谓是千不存一。

这一切,都要拜南宫清弦所赐。

摇摇头,凌修努力的让头脑清醒几分,当务之急,便是走出北荒,看看外界过了多少年。

用力的挥了挥手臂,只见周围一阵阵破空之音,空间似乎都有些扭曲。

“咦~修为不降反升,倒是意外之喜。”凌修仿佛想起了什么,从怀中拿出一枚戒指,脸上露出一丝自嘲之情:“想想都觉得可笑,我的命竟然是你救的……”

空灵戒,本是南宫清弦送给凌修三十岁生日的礼物,只是任谁也没想到,它竟有这么大的能耐。

“南宫清弦,我来找你报仇了……”深吸一口气,凌修将空灵戒放入怀中,眼睛露出一丝坚决。

灭族之仇,不共戴天。

作为偈阳国最靠近北荒的城镇,冬原镇的冬天自然是银装素裹,此时寒风呼啸,熙熙攘攘的路人仿佛也表达着人类对此天气的敬畏之心。

一位穿着破烂的青年迈步走入其中,镇上有人见状,尽皆露出嫌弃之色。

“哪来的野人?真是晦气……”有人道。

“小声点,这男的衣衫单薄却能抗住这等天气,一看就不简单。”旁边有人连忙阻止。

先前那人脸色一变,连忙从青年身边跑过,生怕惹到什么灾星一般。

凌修摇摇头,看着自己这幅模样,也觉得有些不妥,便朝一旁的服饰店走去。

店内掌柜是位风烛残年的老妪,行为举止颤颤巍巍,见到凌修来后,连忙喊道:“轩儿,有客人。”

“好嘞……”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随即,从店铺中走出,来到凌修面前。

来者不过十七八岁,一身麻子,与这满屋子的绸缎棉衣显得格格不入,或许是天气冷的原因,显得其脸色有些苍白。

“请问这位客官,有什么需要?”被称为轩儿的青年盯着凌修说道,眸中不卑不亢,对于凌修的穿着也没有丝毫的惊讶之情。

凌修淡淡的说道:“我需要一身衣服,但是我没钱,不过我可为你们做几天工。”

轩儿眉头微皱,转头看向老妪,待到后者点了点头后,才说道:“也行,正好家中缺一个打杂的,你便来做段时日吧。”

说完,便从货架上拿出一件衣服,递给凌修。

……

三天转瞬即逝,隆冬也彻底来临,凌修这三天的主要工作便是收集足够多的燃料,帮助这一老一少御暖。

对于这冬原镇而言,收集燃料可不容易,除了花大价钱买,便是去外界一望无际的雪原下收集枯树枝。

好在凌修非凡人,不过三天,便把整个寒冬需要的燃料都收集齐了。

通过这几天,凌修也知道自己已经沉睡了上千年,不过冬原镇相对闭塞,因此很多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都打听不到。

凌修也知道了那老妪与轩儿脉是祖孙俩,轩儿名为程轩,这一老一少相依为命,不过一技在手,衣食倒是无忧。

那老妪虽说年迈,但纺织一技可谓是名满冬原,甚至于,都有外乡人慕名前来。

今日是第四日,凌修本欲今日辞行,毕竟燃料已备足,自己在此也没有什么意义。

“砰……”凌修找到老妪,正准备说辞行一事,一声巨响,大门应声而破。

还好凌修挡在老妪面前,老妪才未受伤。

凌修顺着破门往外看去,只见一位中年人瘫在门外,面露痛苦之色,腿部鲜血直流,将这白茫茫的雪地染的通红,而不远处,只见三位青袍人正缓慢的走向此地。

闻着巨响,程轩连忙跑来将老妪抱入怀中,那老妪此时也是浑身颤抖,显然吓得不轻。

“这是……雪月宫的人。”程轩见到那三位青袍人后,失声惊道。

雪月宫,乃是冬原镇附近唯一的宗门,冬原镇虽隶属偈阳国,但天高皇帝远,雪月宫宛如地头蛇一般,除非有王室中人来临,否则雪月宫就是此地的霸王。

而距上一次的王室来人,已过了八年,毕竟这鸟不拉屎之地,那些养尊处优的王室子弟并不愿意前来。

凌修眉头微皱,这几日他在程轩的口中知道了冬月宫的存在,雪月宫虽不至于滥杀无辜,但称其为蛮横无理倒是不为过。

“那小子竟然没死……”片刻后,三人之中的矮个子略带诧异的说道。

看着中年人痛苦的神情,高个子脸上露出一丝寒意,狠声道:“就这么杀死他倒是便宜了他,把他带到雪月宫去,我要好好折磨他。”

剩下的一名刀疤脸走在最前方,看这气势,显然是领头的,目光看了看中年人,顺着房门看到了凌修。

“有意思……”看着凌修淡然自若的看着他,刀疤脸嘴角微扬,这冬原镇的人,看到他们后皆是大门紧闭,不敢露头,没想到竟还有人能直视他。

刀疤脸转过头对着高个子说道:“你去把他带过来吧,对了,那房里有个有趣的人,也顺便带过来。”

高个子点点头,此时,他也看到了凌修,虽说内心有些诧异,但却是没将凌修放在心上。

在冬原镇,冬月宫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杜鼎,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我了……”高个子眼中露出一丝凶狠之色,这杜鼎三番五次坏他好事,因此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

“呸……”杜鼎强忍痛意,一口唾沫吐到喊个人腿上。

“你他娘的找死……”高个子怒道,随即一刀朝杜鼎砍来。

不过他倒是有点分寸,这一刀只朝着杜鼎下半身而去,若是中了,杜鼎倒不至于当场死亡,但下半身恐怕是没有了。

“叮……”

一道白芒闪过,刀身应声而断,高个子来不及收力,一个踉跄,便摔倒在杜鼎身旁。

杜鼎见状,用尽全身力气,一掌朝高个子头颅拍去,高个子怒目圆睁,来不及躲闪,只好将双手挡在头顶,但仓促之间,如何能挡住这全力一击。

“噗……”高个子一口鲜血喷出,此时再看,高个子已是七窍流血,即便未死,恐怕也相去不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