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夫人又犯猫病了》全文章节陈暮乔,陈暮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王爷,夫人又犯猫病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重山知吾

简介:单身御姐一夕穿越,捡到超强外挂九尾妖猫,三脚蹬趴个冷面王爷,撩回家去当夫君!21世纪女高管陈暮乔意外穿越,变成一只唯一的九尾玄猫,夜半爬墙,砸出真命天子。命途多舛的二人越走越近,王爷,我有许多不可言说的秘密,恐王爷不肯接受。冷面皇子:不就是穿来的么,好巧哦,我也是!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来了一个你,别想跑!腹黑夫妻双拼智囊团,一路削斩,问鼎天下……

角色:陈暮乔,陈暮

《王爷,夫人又犯猫病了》全文章节陈暮乔,陈暮小说免费阅读

《王爷,夫人又犯猫病了》第1章 重获新生,翻墙越院免费阅读

“哗啦哗啦”的声音灌进耳朵里来,陈暮乔猛的睁开双眼,口鼻耳目顿时灌满了水。

她想叫却张不开口,闭上眼又是漆黑一片,脑海里居然开始过电影。

不行,我才三十岁,我不能死!

强烈的求生欲冒出来,努力睁开双眼,正看见一双手在眼前乱抓,似乎还有人在一声声地叫着“乔乔”。

她奋力攀上去,借着那双手的一股猛劲儿瞬间钻出水面,明亮的阳光令她紧绷的全身登时泄气,继而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低低的呢喃声灌到耳中,“乔乔,乔乔,快醒来吧!”还带着点哭腔,她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

“喵呜——”

什么鬼?刚刚是听错了吗?她居然“喵”了一声?

陈暮乔瞬间清醒,浑身一个激灵:妈呀,她为什么躺在一个姑娘的怀里,看着那姑娘那哭得桃一样的双眼,她又是一颤,这是什么画风?

还有这木质桌椅、屏风、烛台、绣床、木格门窗,眼前这姑娘宽袍广袖,莫非她这是到了哪个片场?

“我说姑娘这里是什么地方啊,在拍戏吗?”话刚出口,屋子里便响起了几声“喵”“喵呜”“嗷呜”……

陈暮乔吓坏了,下意识地想要捂住嘴巴,却不料自己伸出的竟然是两只油黑发亮的爪子!

是的,她没看错,她伸出了爪子,而且是乌漆墨黑的爪子!

陈暮乔登时炸了,炸得一塌糊涂,像个成精的鸡毛掸子刚掉进墨池里又捞上来甩干。

略微用力一挣便从那姑娘的怀里跳了出来,陈暮乔此刻懵了,我这是穿成了一只猫吗?为什么跟个黑煤球似的,难不成拿了罗小黑的本子?

我的天呐,那我是死了还是成了植物人——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一个丫鬟连扑带滚地冲进屋里来,“小姐,快藏好猫儿,老爷来了!”

姑娘吓得一颤,伸手就把陈暮乔拎过来扔到了暖阁榻上,这一下甩得她头昏眼花。

“嗷呜——”

姑娘你刚才的温柔哪里去了,爱这么快就消失的吗?但眼看着气氛不对,她当即一跃跳出窗子钻进花丛中,偷偷观察着外面的情形。

片刻便见一位儒雅老爷带着两个小厮怒气冲冲地进了那姑娘的房间,只听得里面一阵严厉训斥。

“为父的话你都当作耳旁风了?来路不正的野猫你也敢养,何况你母亲喜爱雀鸟,府上那些鸟儿都是她的心爱之物,你养猫是什么居心?溺死它免得给你招惹麻烦,你应知道,为父也想护着你的。再说,它有重伤,原本也是活不了的,你又捞它作甚?”

“父亲,女儿知错了,只是不忍杀生,那猫儿今日突然好了,女儿已经将它放走。”话里的小心和怯懦飘出窗外。

“这半日,你自己闭门思过吧,晚间不得饮食!子柳服侍小姐不周,一同受罚!”

窝在花丛里的陈暮乔心里一惊,这就是传说中的大户人家,规矩森严?

我好端端的人变成猫都够糟心的了,还连累这主仆俩受罚,现在如果进去又让人看见,那小姐岂不又要遭殃?罢了,等夜里再去看那小姐罢。可不知此时为何周身犯困起来,她竟很快睡去,梦里的她醒来后又恢复了原样,可给她高兴坏了。

陈暮乔醒来的时候,还是那个猫样,顿时好丧气,月亮已经挂老高了,院子里一片静寂。好家伙,这哪里是刚入夜,估摸都子时了。

她活动活动腿脚,嗖嗖嗖地进了那小姐的房间。此时此刻,她觉得做猫还是蛮好的,虽然哪里都黑漆漆的,但她什么都能看清,嗯,不错不错!

唉,可怜的姑娘,脸上还带着泪痕呢,一看就是个常受气的主儿。老子要是能变成人,第一件事就是给你出气!

正这样想着时,陈暮乔突然觉得身上生出一股奇异的力量,这力量冲得她脚下发飘,浑身似要扭曲。她没来由地盯向那沉睡的小姐,忽然将她的模样记在心里。

一瞬眩晕,也不过一个呼吸而已,陈暮乔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那小姐的模样,连穿戴都相差无几,惊喜和惶恐同时袭来。

喜的是,原来她不是普通野猫,居然有法力,真带劲!她简直想哼两句就这个feel倍儿爽……

恐的是,她不知这法力该如何用,她不知自己是怎样变成这小姐的,也不知该怎么变回去,府里出现两个小姐,岂不是要大乱!

纠结一会儿,陈暮乔偷偷摸摸地摘了暖阁上的白纱帘出了房间。

万万没想到啊,她虽是人身,但行动起来仍如猫般灵巧。转眼一想,既然做猫的时候有法力,那做人的时候也不该例外啊,于是她看向院子外面的一棵大树,轻轻一跃便飞上了树梢。

喵哈哈哈哈……

陈暮乔在心里放声大笑。

老匹夫,先去扮个女鬼逗你玩儿玩儿。

然而,这棵树那个墙头地跳了半天,累得陈暮乔腿都打颤了,她还没找到那老爷该住在什么地方。

这会儿她有点体力不支了,蹲在一个树杈上气喘吁吁地望着旁边的一堵墙,这堵墙看起来略微高一点,应该是那老头子的院子吧!

这一跳足足使了十一分的劲儿,可在起跳那一刹那偏偏脚滑了一下,陈暮乔本能地乱扑腾两下勉强落到墙头,却仍没能站稳一头扎向了墙根儿。

“啊——”她失控地叫出声来。

砰!咣!

陈暮乔满脑子毛线,这墙原来是外墙啊,什么家伙大半夜在别人家院子外瞎逛?这下被砸到了吧!

便道上的人猝不及防被砸倒地,却在电光火石之间击出一掌将她冲摔到墙壁上,顺势翻身站起,抽出佩剑居高临下地指向趴在地上的陈暮乔。

陈暮乔浑身剧痛,抬头便迎上一柄锋利的剑尖,瞬时呆了,哎呀妈呀,闯大祸了!

“竟是个女贼!”方才一掌已确信这贼人毫无内力,男子不屑地收剑回鞘,半蹲下来伸手抬起了陈暮乔的下巴:“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敢暗算本王?”

头昏眼花的陈暮乔突然间对上了一张怒气盈额的脸,心竟“砰砰砰”地跳个不停。

剑眉入鬓,星眸染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