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的黄金年代1988》全文章节钟援朝,何秀灵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我的黄金年代1988

小说:都市

作者:猪的理想大

简介:有人将八五年到两千年,称为最美好的黄金时代。\n经济大潮滚滚而来,造富神话屡见不鲜。\n前世搞了一辈子教育工作的钟援朝回到了1988年那个旧旧的民政局当中,离婚协议就摆在眼前。他再一次站在了命运的十字路口,果断选择及时止损!\n恢复自由身的钟援朝,他只想在这个黄金年代做两件事:尽孝!搞钱!

角色:钟援朝,何秀灵

《重生:我的黄金年代1988》全文章节钟援朝,何秀灵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我的黄金年代1988》第1章 民政局的第二次选择免费阅读

“援朝!”

“援朝,你醒醒……”

“援朝,你这么拖下去,有什么意思……”

钟援朝正处在一阵思维错乱当中,头晕脑胀的……难道这是喝多了之后的反应?

不过钟援朝很快又清醒过来,眼前的一切变得清晰。这里是一个破旧的办公区域,环境昏暗,身旁的女人是那么熟悉且又陌生。

熟悉,是因为朝夕相处许多年,再熟悉不过。

陌生,是因为明明她应该满布皱纹的脸,为什么此时如同返老还童了一般?

为什么?

钟援朝有点懵,看了看他正拉着女人小臂的手,再看看自己那只打着纸壳子夹板和绷带的手……

这里不是高大上的餐厅,也不是升迁后庆功宴,更没有嘴上说着“钟局,你随意,我干了”这类拿着酒杯过来敬酒的下属。

这里是……民政局!

墙上写着“结婚莫冲动,离婚须三思”的标语。

另一边,还有一条“计划生育,是我国的基本国策……晚婚、晚育、少生、优生……”

钟援朝拼命地摇了摇头,二胎已经全面开放了,老龄化、无子化的大趋势之下,开放全胎迫在眉睫,怎么还会在这里看到“少生、优生”这类的标语?

结合眼前的人和环境,还有受伤的自己,“一把年纪”的钟援朝也不得不接受重生的事实。

为什么不重生在十八岁呢?

为什么偏偏要选在这一天呢?

钟援朝想,也许人生当中最大的遗憾,就是从这一天开始的吧?

老天爷大概是想让我重新选择一次……钟援朝心中嘀咕了一句。

“援朝,我们不是在家说好的吗?”

“和平分手,再也不耽误对方,都到这里了,你不会想要反悔吧?”

眼前的女人再次让钟援朝认清现实,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一次是他离离婚最近的一次。

钟援朝是退伍军人,刚恢复高考时,原本可以凭推荐去上大学,由于一些特殊的原因,所以去了部队。

立功、提干、转业,分到湖城罐头厂基层搞管理。

湖城罐头厂,响铛铛的国营单位,搞出口挣外汇。他在厂车间里当一名副主任,让人眼红羡慕,也让女性爱慕、追捧。

钟援朝的老婆是厂办学校的一名语文老师,他的岳父是罐头厂的分厂长。

老国营厂的惯例,工人配工人,女工想找干部,干部的女儿要嫁干部,或者要嫁一个潜力无穷的年轻小伙。

钟援朝符合所有的标准,于是他就成了众人争抢的小伙子。

八十年代,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笔笔皆是,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抱着“都一样”,“将就将就”,“忍一忍”就过了的态度,一过就是几十年。

钟援朝上辈子大概就是这样过来的。

当然,他的婚姻和事业也在88年时遭遇到了最大的危机。

受伤调养!

工作调动!

离婚危机!

所有的困难在这一年同时压在了钟援朝的身上,一般人早就崩溃了,可是由于家庭教育,由于自己的军旅生涯,让钟援朝成就了一副不服输、不认命的性格。

那一年,钟援朝的选择挽留、隐忍、厚积薄发……劝力地让妻子觉得自己嫁了个好丈夫。

让那些在事业上打击自己的人咬牙切齿。

把生活过成了别人羡慕的样子。

钟援朝也经常反思,这样的选择真的对吗?

也许对,但并不快乐。

是梦也好,或是重生也罢,既然有了这次机会,那么就怎么爽,怎么来吧!

钟援朝放开了拉着女人小臂的手,看了看穿着小翻领花棉布衬衣的工作人员,“同志,给我们办吧!”

“真的不再想想了!”

钟援朝摇摇头,“我已经想了一辈子,早就已经想通了!”

女人显然没想到钟援朝突然就放了手,还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就露出了轻松的笑容,显然,她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天下之人熙熙皆为利来,天下之人攘攘皆为利往……

婚姻有时也是如此。

工作人员也许是看钟援朝的样子可怜,手上还缠着绷带,同情地问,“何秀灵同志,要不……你再考虑考虑?”

“你看看你丈夫的手还缠着绷带呢!”

钟援朝知道工作人员是好意,可是现在说这些话确实不太合适。

何秀灵一肚子委屈的样子,她从来都是这样,只要一瘪嘴,眼睛里就像有泪水在打转,让人觉得她可怜。

其实钟援朝这个时候只要再求何秀灵两句,离婚这事就不了了之,再之后,离婚的机会也就不再会出现了!

然而当着工作人员和何秀灵的面,钟援朝开始拆绷带,然后活动了一下肿胀的手,“我的手早就好了,是因为装可怜,才一直缠着,同志,没关系的,给我们办吧!”

钟援朝这么坦白让何秀灵意外,他这是想通了?还是迫不及待地想离婚?

人就是这样,主被动关系一旦发生变化时,心理也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钟援朝大大方地在离婚协议上签字,然后把笔递给了还在愣神的何秀灵。

何秀灵的笔尖快要落在纸上的时候,居然停顿了那么三秒钟的时间。

这一个小小的细节,居然让钟援朝有种莫名的爽感。

两人走出大厅,工作人员还皱着眉头自言自语,“这两人奇怪了,来的时候,男的不想离。真到离的时候,女的又犹豫了,呵……呵呵!”

“援朝!”

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何秀灵叫住钟援朝,“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

钟援朝摇了摇头,“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

何秀灵原本以为钟援朝会时时让着自己,顺从自己,就算离了,也还有情份在当中。

可是,钟援朝态度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让何秀灵还有点不太适应。

何秀灵磨了磨牙,说,“我希望我们的关系到今天就结束!”

“以后,你别来我家!”

“也别以什么再追求的方式想着重新挽留我,想着复婚!”

“别做那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

“援朝……你保重吧!”

大概是对钟援朝坦然的态度的一种报复,何秀灵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还有一种快意。

但是,何秀灵突然发现,钟援朝的脸上并没有出现她期待的落寞、伤感……甚至连一丝不甘的神色都没有。

钟援朝的表情是轻松惬意的,“秀灵,答应我,如果有一天我出息了,你千万别来找我复婚好吗?”

何秀灵脸色沉了下去,“哪个狗曰的才来找你复婚!”

钟援朝还是不太放心,“你发誓,你要是来的话,你全家……”

何秀灵不等钟援朝开口,大叫,“我何秀灵要是来找你复婚,全家死绝!”

呼……钟援朝长长地舒一口气,看着何秀灵的背景,大声喊,“秀灵!”

何秀灵愣在当场,只听身后的钟援朝大叫,“别走好吗?”

何秀灵的嘴角上扬,不是窃喜而是得意,男人的不舍就是女人得意的本钱,她要大声地拒绝。

只是没想到钟援朝接着补了一句,“别走,用跑的,跑起来……”

何秀灵:……

——

作者有话说:

老猪带着新书来蕃茄了,不用小号猪的理想打跟你们互动了,那些闹着要送礼物的,机会就在眼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