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归来:大佬马甲飒爆了!》全文章节苏卿瓷,宋西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仙尊归来:大佬马甲飒爆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书瑾相思

简介:【双强+爽文+马甲+团宠+虐渣】\n昊天仙尊下凡历劫,豪门痴傻弃女苏卿瓷一朝重生。\n七个大佬哥哥一改冷漠,轮番宠爱。\n大哥金融大佬:卡随便刷!后知小妹名下资产富可敌国,猝。\n二哥学术大佬:题随便问!后知小妹可辨古物精通数理,猝。\n三哥某区上校:人随便揍!后知小妹是某神秘联盟大佬,猝。\n……\n娃娃亲对象傅君深:老婆!看看我!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n众人齐声:要脸不?!\n傅君深:要什么脸!只要老婆!!

角色:苏卿瓷,宋西

《仙尊归来:大佬马甲飒爆了!》全文章节苏卿瓷,宋西小说免费阅读

《仙尊归来:大佬马甲飒爆了!》第1章 仙尊归来,尔等皆为蝼蚁免费阅读

青城山上,云雾缭绕,重峦叠嶂。

一间破旧土墙屋隐匿其间。

“我不能死,宋哥哥不能有事!”

“就算是我死了,也不能让宋哥哥受到任何伤害!”

苏卿瓷脑海中残存的意识不多,唯独关于对“宋哥哥”的担心最为强烈。

“嗯?”

被捆绑在椅子上的女子低哼一声,猛然睁开了眼睛,全身的痛楚让她有些迷茫,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痛过了。

昊天仙尊,无人可敌,三千世界,皆为蝼蚁。

不过这具身体的原主,似乎是蝼蚁中的蝼蚁。

原主也叫苏卿瓷,是苏家养在乡下的女儿,回到江城不到两年,却对宋家的小少爷宋西一见钟情,整日对这个宋西大献殷勤。

今天原主接到陌生电话,对方说他绑了宋西,要挟原主拿一百万来赎人,还不许将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否则就撕票!

原主那脑子核桃一般大,只装得下宋西一个人,听见这件事儿又担心又害怕。

加上电话那头时不时传来“宋西”的惨叫,原主越发有了舍己为人以身冒险的决心!

最后还是继母的女儿苏晴柔帮她出谋划策,给她打气给她勇敢,让她提着密码箱孤身一人来了这荒郊野岭赎人。

如今她来了,没有见到宋西,反而被杀手结束了性命。

而她带来的密码箱已经被暴力打开,里面装的都是冥币。

她辛苦凑来的一百万,被换成了冥币!

真的,说原主的脑子核桃一般大,还真的是夸她的了……

一个身材魁梧的刀疤脸男子站在破屋门口,一边把玩着锋利的匕首,一边对电话那端阴恻恻地说着什么。

“江湖上都知道我老疤的规矩,一手交钱一手要命,密码箱里面的冥币老子可不要!这女人已经没气了,答应我的一百万,一分钱都不能少!”

那个唤作老疤的男人直到听见信息提示已到账“一百万”以后,这才骂骂咧咧挂了电话,转身看向捆绑“人质”的地方。

“人呢!”

老疤瞪大了眼睛,看着空无一人的椅子以及散落在地的绳索,一脚踏进了屋子。

“啊!”

下一秒,“杀手排行榜第十”的老疤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以极其狼狈的姿势跪在地上。

他的膝盖竟然被生生敲碎了!

而出手之人,正是本该任人宰割的人质,苏卿瓷。

“谁派你来的?”

苏卿瓷活动了一下手腕,神情淡漠,心里却对这具身体嫌弃不已。

这脆皮的小身板,挥个棒棒就酸软了,真是垃圾啊。

然而正在内心自我吐槽的苏卿瓷,在老疤眼里,浑然成了可怕的存在。

“你……你怎么挣脱绳索的?你……你不要过来!”

老疤看着对面这个瘦弱得跟个小鸡仔似的女孩,抡着一根胳膊粗细的木棒,一步步逼近自己,顿时吓得冷汗直流。

想不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给暗算了!

而且这丫头邪性得很,刚刚明明已经没气了,怎么可能又活过来了!

这一棍子下去,自膝盖往下已经没了任何知觉!

若是打在脑袋上,还有命活吗?!

“谁派你来的?”

苏卿瓷向来不喜欢重复第二遍,原本平静的语气有了些许波澜,眼神中的凛冽,更让对方胆颤心惊。

更何况老疤是被打趴在地上毫无反抗的那一个。

“我……我不知道!姑奶奶,老疤我有眼无珠,不知道你也是道上混的高手!”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他老疤是个杀手不假,但是也怕死啊!

“啧啧啧……不知道啊。”

苏卿瓷语调中似乎有些可惜,正要抡起木棍。

“姑奶奶我错了!我想起来了!是一个女人,是一个女人!”

老疤和买家没有直接接触过,下单付款都是在特殊网站上进行的,所以他确实不知道买家以及货物都是什么背景。

不过,能下一百万订单的人,定然是非富即贵。

苏卿瓷瞧着蝼蚁一边哭嚎一边磕头,微微蹙眉,缓缓抬脚往门外走去。

老疤见对方转身,磕头求饶的动作一顿,正要松口气,却因为对方脚步顿住而再次屏住了呼吸。

“手机。”苏卿瓷说。

老疤连忙颤抖着双手奉上手机:“姑奶奶,您请您请。”

苏卿瓷没有纠正对方称呼自己为“姑奶奶”,毕竟自己活了几千年,担得起比这更大的称呼。

只见苏卿瓷纤细的手指在智能手机上点来点去,她可是与时俱进的仙尊,这点低等科技产物可怎会难倒她。

一分钟不到,手机被扔在了地上,停留的页面赫然显示着:“转账1,000,000.00元”。

老疤看着渐渐走远的瘦小背影,看着到手的一百万化为泡沫,敢怒不敢言。

毕竟是排行榜上有名的杀手,何曾受过如此屈辱?

愤恨的眼光盯着那背影,咬牙切齿,正要拿起手机打电话喊人的时候,只见本来已经走远的白色身影突然停住了脚步。

苏卿瓷轻轻打了一个响指,微不可闻,可是背后那个破屋一瞬间轰然倒塌了。

“豺狼终究是豺狼,不可点化。”

虚无的感叹消散在乡野之间的轻风中,好似无人来过,无事发生。

……

少时,盘山公路上。

几辆黑色轿车以围剿的姿势追赶着前面的一辆越野,进行殊死较量。

正开着越野车的男子薄唇微抿,面无表情,视线如鹰隼一般,操作如闪电一般,很快就将那几辆黑车给甩在了后面。

然而下一秒,余光瞥见前方突然蹿出的一个白色瘦小身影,神色一凛,下意识往另一个方向打了一把方向盘。

轮胎摩擦着地面迸溅出火花,其中一只轮胎还因为被异物打穿迅速漏气。

事故发生在一瞬间,越野车以不可控的速度猛然冲出了护栏,径直朝着深不见底的山悬崖开去。

那几辆黑车稍有逗留,确定越野掉下悬崖绝无生还可能,这才扬长而去。

直到黑车尽数离开,蹲在草丛里的苏卿瓷这才缓步走向悬崖。

刚刚因为动用本就为数不多的灵力惩罚绑匪,以至于身体有些虚脱,结果迷迷糊糊不知怎的就走到公路上了。

刚刚那个越野车车主是因为不想误伤自己性命才掉下悬崖的?

苏卿瓷望着深不见底的悬崖若有所思,神色也渐渐凝重了些。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